台灣的文化上越來越講民主然而過度民主與凡事泛政治化的惡果已經在各方面顯現。各大學的系主任一職就像是政府首長的縮影。由於過度民主導致台灣系主任的權力縮限不若國外大學系主任大。在台灣擔任系主任的薪水加給有限、吃力不討好且承擔得罪其他教授的風險,結果導致只有被輪到、熱心公益或是別有政治目的的學者才會當此職位。對比台大管理學院各系與台大經濟系系主一職,台大經濟系似乎加倍容易出現有政治色彩的學者擔任系主任。很多民眾不知情還以為台大經濟系的系主任學問好又中立。筆者本文的目的就是要用客觀證據證明台大經濟系歷任系主任少有政治中立。現任系主任鄭秀玲的論文發表更比亞洲其他頂尖大學差遠了。

筆者不是反對優秀學者學而優則仕。畢竟學術論文對實務的直接影響有限。如果有論文發表成果優秀的學者願意為國家社會貢獻所學是美事一樁。相對的,如果有學術水準不佳的學者假藉系主任的名位誤導社會大眾,光用教授誤國一詞來批評都嫌太溫和。

(新增於2014/4/28: 關於本文,鄭秀玲系主任於蘋果日報有相關回應,超連結已附上,對本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一併閱讀。筆者的相關補充可以詳見:[回應] 鄭秀玲:在學術殿堂,良知是最終審判。)

筆者用表格整理了鄭主任對比於中國清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等三所大學經濟系主任的論文發表成果。我們先從最客觀的博士畢業學校一比就已經很難看了。其他三位系主任都畢業至經濟學五大名校(US News把除了Stanford外的四所並列第一,前四名另兩所為 MIT 與 Princeton。)然而鄭主任畢業自大多數人都沒聽過的RPI。筆者客觀的說這是間大約美國50名左右的學校。US News排名是連前75名都未排進,而且75名之後就不排了。

 

大學

台灣大學

中國
清華大學

新加坡
國立大學

香港
科技大學

 系主任

鄭秀玲

白重恩

Julian Wright

梁兆輝

博士畢業

1987

1993

1996

1987

博士學校

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

Harvard University

Stanford University

Chicago University

US News
經濟所排名

75名之後
無排名

#1經濟
五大名校

#5經濟
五大名校

#1經濟
五大名校

A級期刊

0

7

11

10

B級期刊

2

12

15

5

C級期刊

0

0

3

0

英文其他

12

12

4

9

中文期刊

12

32

0

0

期刊論文
發表總量

26

63

33

24

來源

根據更新至2011網頁與
3
篇近期論文

根據更新至2012網頁

根據更新至2014網頁

根據更新至2007網頁

 

該表格的 A B C 期刊論文等級分類是按照台灣國科會的經濟學門期刊分類,尤其鄭主任的論文發表可以詳見(鄭秀玲PK朱敬一:經濟學家的論文發表大評比)。關於鄭主任的論文發表若有人可以舉證我有疏漏,歡迎留言我可以更正。我的表格中有附上另外三位系主任的網頁可供查證(另外三位系主任的論文發表量皆不少,有小誤差請見諒)。換言之,其實該分類是對台灣的經濟學者有利的分類。然而我們可以看到縱使鄭主任年資最深,但是她的學術發表成果與其他三位系主任有極大的落差。而其他三位系主任的論文發表狀況相去不遠。鄭主任的論文發表水準在三所亞洲頂尖大學都未必能升等到副教授更遑論擔任系主任一職。以鄭主任的學術論文發表成果擔任台大經濟系主任實在有欠妥當。台大經濟系其實不乏哈佛、芝加哥畢業且論文發表傑出的青中壯年學者,鄭主任要是真心愛台灣,不希望讓外人誤以為台灣尤其台大經濟系的學者論文發表都很差,就應該要好好考慮去留,不要讓台大經濟系的年輕教授在華人學術圈中抬不起頭來。

撇開台灣政治,真要評斷另外三位名校系主任的論文發表請參見(如何評斷經濟學商學教授的研究成果?),在國外經濟學界其實只注重比較A++跟A+等級論文發表量。坦白說,我看到的是香港科大的梁主任略勝另外兩位一籌。本文主要目的是凸顯鄭秀玲論文發表的品質差的離譜,而且反正她的論文A級以上都是0所以我把所有A++A+A三等級的期刊合算在A級期刊中免得像是讓三位亞洲頂級學者在較量就有點傷和氣啦!

這份表格剛好也可以當作新加坡相當國際化的一例。因為只有NUS的系主任是非本國人擔任。不光如此,而且我2007初到NUS時系主任是印度學者,之後換了一位論文發表很厲害的大陸學者。現任系主任剛上任不久為紐西蘭籍。台灣真的不容易有這麼國際化的一天。

 

筆者還整理了近25年台大經濟系歷任系主任如下。在網路年代,這些學者的從政經歷與媒體發言的藍綠光譜都可以輕易Google查證他們是否專注於學術,與他們的媒體發言是否公正。大家也可以公評我所加的註解有沒有錯。有沒有參加公職或是發言立場與那一個政黨一致就是比較客觀的定義。我的注解盡量避免主觀判斷好壞。除了何志欽之外,我只陳述客觀的部分。

  1. 陳博志 (1988-1990): 綠營曾於民進黨時期歷任政府重要公職常於媒體發言,發言立場永遠與民進黨立場一致。
  2. 薛琦 (1990-1993): 藍營。曾於國民黨時期歷任多項政府重要公職
  3. 張清溪(1993-1998): 綠營台灣法輪功理事長。應該沒有擔任過政府官位但是曾多次參與綠營選舉活動。媒體發言大多與民進黨一致,尤其是反中國與反國民黨的部分。但他也偶有批評民進黨做不好的文章
  4. 劉錦添 (蔡英文姊夫) (1998-2000): 泛綠如果我沒搞錯不曾任政府公職。不常於媒體發言。然而少數發言立場多與民進黨一致。
  5. 林建甫 (2000-2004): 泛藍如果我沒搞錯不曾任政府公職。常於媒體發言。發言立場多與國民黨一致。
  6. 何志欽 (2004-2006): 綠營。曾任民進黨政府財政部長。(我個人主觀認為覺得他類似另一位前財長且曾任台大經濟系教授的林全一樣。雖曾在綠營為官然而媒體發言尚稱中立專業比較有學理根據。)
  7. 周建富 (2006-2010): 純學者。
  8. 王泓仁 (2010-2012): 純學者。
  9. 鄭秀玲 (現任): 泛綠早年為學術研究欠佳的純學者。接任系主任後媒體發言與綠營立場一致。

筆者在台大當學生的90年代中後期更可以說是綠色恐怖的尖峰。當年台大經濟系一口氣流失了三位在台灣論文發表居前五名的優秀學者 (另有網友提供資訊知名的熊秉元教授也因為類似原因離台大經濟系): 巫和懋教授(1997離開台大經濟至台大國企),朱敬一教授(約90年代末期轉國科會,台大為兼任),管中閔教授(1999離開台大經濟至中研院經濟所)。坦白說我當年也只是個學生,老師間發生的事情我知道的也有限。從台大經濟系的立場來看,少掉三位在台大經濟系內當時論文最多的前三名學者,那不是一定有非學術的考量嗎? 另外一個客觀證據是巫教授曾經在專訪中婉轉的說 (見巫和懋堅定不移向前走/李彥甫)

" 不過,巫和懋心中仍有一些不平與擔憂,尤其是人事的傾軋。他表示,人事派系的糾紛,使得學術成績必須靠關係,一度讓他感到失望,甚至想回去美國,但最後仍在堅持信念及家人朋友的支持下,繼續為理想目標奮鬥。他自認,雖然人事傾軋讓他離開母系經濟系,來到國際企業系(前台大國貿系),但何嘗不是重新出發,另 立一番天地,一如他當年對於自己理想的堅持一般。"

巫教授明確表示不滿"人事的傾軋"至於是否跟政治相關外人無從查考。至少客觀的事實顯示2000年後擔任系主任的學者的政治色彩明顯淡去。而且如果筆者沒有搞錯,周教授跟王教授應該算是從不碰政治的純學者。然而自從鄭秀玲系主任接任後,政治干預學術似乎又死灰復燃。

經濟學是高度量化只講客觀證據的科學。經濟學與一般大眾理解的社會科學不同。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學術論文一定要有統計與數學。鄭秀玲系主任近期引起軒然大波的服貿相關投影片與懶人包裏的內容卻鮮少有經濟學術理論或是實證研究支持,光這一點就已經跟她的經濟學者身分不符。這種行為不光讓台灣一般民眾誤解經濟學,也會讓外國人誤以為台灣的經濟學界水準皆是如此。尤有甚者,鄭秀玲系主任更扭曲諾貝爾得主Joseph Stiglitz對於自由貿易協定的三條建議 (詳見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一): 扭曲Joseph Stiglitz 的三條建議)。根據Joseph Stiglitz的英文原文,他從未說過經濟規模要對等與自由度要對等才能簽貿易協定。原文本意只有一條: 那一條就是反對鄭主任不斷宣稱的服貿條文要對等。錯誤引用直接影響了一位諾貝爾獎得主的聲譽,鄭主任不該主動澄清公開道歉嗎關於Joseph Stiglitz對於黑箱作業的批評,鄭主任也隱瞞了原文主要批評的是行之有年的美國貿易協定黑箱審查流程。在一般人心目中最民主最自由的美國其實審查自由貿易協定時也沒有逐條審查。為了減少國會議員對自由貿易協定審查的延宕與利益關說干擾,美國有特別法使得國會議員只能對貿易協定整份接受或是整份否決。如果鄭主任中立客觀,不是有義務讓社會大眾知道黑箱審查貿易協定是美國的實務嗎? 身為台大經濟系主任不是應該有義務客觀的告訴大眾 "黑箱審查" 與服貿協定有利也有弊嗎?

綠油油的台大社科院

這張台大社科院的新大樓鳥瞰圖還真夠綠。

結語:

  1. 鄭秀玲的英文論文發表很差是客觀事實。如果有人能拿出客觀證據反駁很歡迎。
  2. 筆者對於鄭秀玲懶人包的直接批評詳見四篇相關文章: 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一): 扭曲Joseph Stiglitz 的三條建議
  3. 綠營支持者常給我的回應是"英文論文發表差又如何?" 我在PK朱敬一那篇一開頭就有提到。以後如果你看到不分藍綠有任何教授當官或是在報紙上發表評論,你都可以用類似的方法去看看那個教授的研究做的如何?他在學術界是被認可的專家嗎?台大或是中研院有很多論文發表很好讓人尊敬的真專家,也有很多博士畢業後就偶爾勉強擠一點時間出來做一點學術研究的假學者。那些假學者在學術界沒有成績也不是專家。假學者說的不一定有錯但是假學者不能算是一般民眾心中想的專家。假學者的發言不見得比銀行分析師,財經記者,財金名嘴,政治人物說的正確多少。
  4. 在台灣要發表學術論文在英文期刊是比國外難。所以能上A級期刊的老師都很值得尊敬。如果鄭秀玲一輩子都專注在教書跟上美容院洗頭,我今天一點也不會想拿她出來"研究"她的論文發表。重點是她仗著外人不知道學術界的狀況用台大系主任的頭銜招搖撞騙。我們就來看看這位系主任的學術水準到底如何? 結果是幾乎0蛋。其實我拿三大系主任還有朱敬一院士跟她比,就像我下面提到的是空軍對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孺。經濟學界的人一看標題就知道一定是看笑話。如果是台大經濟的林向愷或是其他人當系主任還不會這麼難看。 綠營支持者有興趣我還可以找一些朱爺管爺的徒孫輩來比比鄭秀玲,那論文發表水準就可能比較勢均力敵一點了。要是拿徒弟輩的來比鄭秀玲恐怕還是輸多贏少。
  5. 博士念不好的學校又怎麼樣? 第一:她可能博士前的成績不好。因為據我所知跟經驗,台大經濟系的學生蠻容易進前50的學校攻讀博士每年台大經濟最好的一兩位都是念前十名的博士班。其他幾乎都是前50名的學校。第二:博士念不好的學校會使得學到的知識差一點,像坦白說我在NYU都少學到一些只有在更好學校才能學到的頂尖知識。在NUS我們也不斷思考怎麼改進我們的博士班。NUS經濟商學系的博士班還是跟美國前10差很遠第三:第一第二點確實在學術界也不是那麼嚴重重要。如果自己個人很努力自修作研究,還是有不少後來成功可以研究作很好的例子。但是鄭秀玲的情形顯然不是。她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平凡。在她的例子上博士念很差就有兩個涵意。(1) 她的學歷跟論文發表狀況互相佐證她從來不是個好學者(2) 不要忘了她是台大的系主任。她差還影響到台大。下面很多教授朋友提到台灣系主任不一定研究好,我同意我文章也一開頭就有簡短討論。讓社會大眾知道系主任學問可以很不好也就是我的目的。
  6. 我正在寫另外一篇跟政治無關的大學生選系的文章,突然領悟到其實台灣老用學術水準差的學者當系主任是有傷到台大的國際學術印象那是台大世界排名不高的原因之一,台灣(經濟商學)學生想出國念博士跟碩士申請學校也不如香港新加坡中國容易,跟台灣系主任用輪值日生的方式多少有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ealth of Nations

黃克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9) 人氣()


留言列表 (69)

發表留言
  • 標題錯了吧?
  • 附上真正的政治干預學術的舊聞來平衡
    http://www.epochtimes.com/b5/13/10/23/n3992663.htm?photo=2

    系主任乃是主任身兼研究人員
    並非卓越研究教師代表....
    你真想比應該以全系來評比

  • 第一,我沒有說中國學術界比台灣少政治干預,我要證明的是台灣號稱自由但是還是連台大都有政治干預。我會把你的LINK留著。就像你說的當作平衡。但是台灣不是自己覺得自己比中國香港新加坡都"民主進步"嗎? 那鄭秀玲系主任的情形怎麼解釋?台灣有比較好嗎?

    第二,"系主任乃是主任身兼研究人員,並非卓越研究教師代表...."
    這就是台灣才有的情形。我一開頭等於也有為這個怪異現象提出一些解釋。我這篇文章用客觀證據證明另外三所大學不是這樣。 我可以拿香港新加坡的其他7-8間大學的系主任來比,鄭秀玲的論文發表差成這樣怎麼比都輸都很難看。

    在國外當系主任還是要有一定的學術研究水準。不是像值日生用輪的。而且一般台灣民眾也可能還以為台灣系主任就是學問最好。本文一開頭也有提到本文目的就是要告訴讀者台灣系主任學問可以很不好。

    第三,你可能沒有看懂我文章的意思,我一點也沒有說台大經濟系年輕教授論文不好。我也沒有暗示台大經濟整體而言輸清華。我有明說台大經濟很多論文表現不錯的年輕教授,我還可以加碼告訴你論文不錯的包括前一任的系主任。那為什麼要讓一個論文發表這麼差的鄭教授當系主任?

    我沒有好好算過,台大經濟系約30-40位教授,我猜鄭秀玲的論文發表可能排在25甚至30名之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去算算。其實那樣比較也蠻有趣的。不過既然鄭秀玲的支持者通常很喜歡跟中國比較,很喜歡說什麼都要對等,我們對等比較一下很有趣吧?

    我可以澄清我就是針對鄭主任個人,沒有批評台大經濟其他教授的論文發表的意思。 評斷其他教授的的論文發表狀況不是我的目的。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統計。 鄭秀玲不一樣在於她藉系主任的身分一直作出誤導民眾的言論。 所以本文希望讓大家看清楚她在過去27年來的學術表現。

    黃克威 於 2014/04/21 18:53 回覆

  • Lazywind
  • 作者還漏列一位在法律經濟學領域的學者熊秉元,他也是因為台大經濟系政治偏向嚴重而離開。至於鄭秀玲,我不曉得她當初如何在台大經濟系混到教職,所寫的反服貿報告品質還遠不如大學畢業論文應有的水準。
  • 非常感謝提供! 我個人不像鄭秀玲可以信口開河講話一點證據都不用。 我對我提到的三位教授都有或多或少的了解,所以敢作上述指控。 我跟熊教授比較不熟,所以就不方便隨便把他也牽扯進來。我個人心裡猜測跟您的意見是一樣的。

    我對鄭秀玲的看法與您一致,看看台灣的經濟學者沒什麼人敢出來講話,所以決定出來把他們的惡行都公諸於世。反服貿照著經濟學理論實證等也可以說出不少支持的道理,實在不能接受鄭秀玲用電視名嘴的方式亂寫報告。

    黃克威 於 2014/04/21 20:06 回覆

  • Lazywind
  • 黃兄大概是我的學弟 :)。台灣雖有不少經濟學家支持服貿,但能夠一直出來講話的,卻是屈指可數。就我所知,大概只有台大農經系副教授羅竹平寫過幾篇文章,還在天下的獨立評論一一回答反服貿者對他文章的意見。

    熊秉元從未公開說明他何以離開台大經濟系,但他曾私下與我一位學妹提起,台大經濟系十分偏綠,他覺得受到排擠。這也是很可惜,在台灣願意以法律經濟學為領域的學者其實不多。

    我希望黃兄多寫一點。ECFA有四大項,而服貿是其中的一項,四大項若能簽訂,就等於是完成了台灣與大陸之間的FTA,也能夠因此順利與他國協商洽簽FTA。這不只是台灣的經濟利益,也是在全球生存的思考戰略。反服貿的不但完全無法理解其重要性,死都不相信,而且一直將之貼上統派標籤,也不斷將自己貼上民主、自由的標籤,以示其「正當性」,沒有什麼比這更荒謬了。

    觀諸施俊吉(他算是我半個師兄)的服貿觀點,居然可以寫出這麼外行的論點。我相信他其實知道,但就是基於綠營立場,鐵了心,胡說八道,這是台灣的悲哀。至於陳博志,他以前教過我,是綠營中我比較敬重的學者,人很聰明,思考細密,不免受到政治立場的影響,他的言論不見得正確,但可以想一想。至於鄭秀玲,那是個不入流的學者。
  • 我是B80和R84那一屆的。當年申請學校不順利所以多耽誤幾年,所以我當教授的資歷不算長。去美國前其中有一年我也在經濟系當助理所以雖然我沒念過經濟系,但是聽過不少事情。

    我想你聽過的熊教授的事情跟我聽過的三位教授的故事算是相當一致。只是我盡量拿出可以查證的事實才寫。

    有機會我會多寫ECFA相關的經濟評論。多謝提醒這部分。只是有時候也會心虛自己的專長不是總經。不過看到那麼多人可以隨口說出連經濟系大學部學生都知道不對的事情,也是有所感慨。

    我不認識施俊吉但是他的幾次評論都很好笑。可能就是要用那樣的言語才比較容易煽動群眾。就像我這一個月來也有點體會,好好說經濟學只有20-50個人看,講些跟服貿有關比較有攻擊性的話就上百上千人讀。這是種有趣又無奈的社會現象。

    我到經濟系的時候陳博志已經開始從政路了,我倒是聽過幾次張清溪說他類似的好話。我修過兩門課的老師劉憶如聽起來跟陳博志現在有幾分類似。我想人的政治立場是會影響他們的評論。劉憶如以前當老師的時候說的話跟今天不太一樣。15-20年是很長的時間,可以了解這些老師的說法會隨時間跟人生經歷而有所改變。

    黃克威 於 2014/04/22 01:55 回覆

  • 悄悄話
  • 就事論事就好 就論論人大概搞錯方向了
  • 立論觀點是野蠻特殊的
  • 經濟系跟商學院的教授就是這樣評等論文表現。我沒有任何扭曲造謠,不信你可以去問任何你相信與熟識的經濟系或是商學院的教授。關於期刊分等有不同意見歡迎來POST文。尤其英文期刊分類我不介意換成對鄭秀玲最有利的期刊分等來比比看。

    所以如果你相信我說的是真的,至少第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台大要選論文發表這麼差的學者當系主任? 其實不管藍綠心裡都有數。

    甚至我也不怕再多得罪一個親綠學者。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台大社會科學院院長的論文發表,只比鄭秀玲好一點。我沒辦法比她是因為社科院長不一定是經濟系的教授。而且台大社科院長畢竟比鄭秀玲少在公開場合說不符合經濟學家身分的話。

    黃克威 於 2014/04/22 11:40 回覆

  • 路過路過
  • ABC級期刊是怎麼定義的??
  • 可以詳細參考跟政治無關的

    如何評斷經濟學商學教授的研究成果?
    http://kerwinhh.pixnet.net/blog/post/104398991

    每一個大學為了評鑑自己的教授的表現好壞,都會有一個期刊分等表。我待過的NYU跟NUS都有。同樣的台灣國科會也有一份分等表。任何分等表上面的頂級期刊(約前五名)大致都會相同。名次越後面的期刊就越沒有公認的排名。甚至坦白說每個學校的期刊分等都是自己的教授造出來的。所以每個學校的教授或多或少會把自己常常發表的期刊塞進TOP5-10名的排行。

    像鄭秀玲的例子剛好比較極端所以很好評比。因為如果照台灣國科會的期刊分等,他27年只發了2篇前100名的英文期刊。在這種期況下不管用哪個大學的期刊分等表都一樣慘。

    黃克威 於 2014/04/22 11:33 回覆

  • Lazywind
  • 代為補充作者黃兄的一些意見:

    1. 黃兄在其所寫的「鄭秀玲PK朱敬一」這篇文章中,即已根據國科會列出經濟學A、B、C 級期刊。這個名單是可信的。仍有懷疑的網友不妨以Ranking of Economics Journals 等字眼在Google上搜尋,也可以得到其他的名單,差距不大。

    2. 關於台大經濟系主任的任用,就我過去的理解,該系的教授們並不熱衷於這個職務,這是因為它屬於為系上服務的職務,而不是權力地位的象徵。因此出任該職的教授,不一定是學術有卓著聲譽的,但也有相當優秀的(例如王泓仁教授),但鄭秀玲是最弱的一位。也有的本身有一定的成就,但來到台大教書之後,卻喜於學術行政,本身的研究實力下降。林建甫即為其中一例。

    3. 即便是非技術性的研究報告,還是有一定的基本規範,絕對不能踰越。很不幸,鄭秀玲的反服貿報告處處違反了這些基本規範,包括移花接木、張冠李戴、主觀臆測等等。在我看來,鄭秀玲其實是以台大經濟系主任的身份,去唬弄年輕學生。學生不懂事,猶可理解,但大人帶頭惡搞,使服貿議題blown out of proportion,令人不可思議。

    4. 其實只要與學界有些淵源,一看作者黃兄相關系列文章(如學術期刊評等)的寫法,就會知道他一定是學術中人。我之前有這種感覺,後來才知道黃兄是紐約大學博士,這是相當優秀的學校,而且能在國立新加坡大學任教,也不容易。

    5. 這算是建議。黃兄不妨也在聯合報網站建立部落格,或可以將你在這兒寫的文章,也在該部落格發表。
  • 非常感謝您的補充。我百分之百同意您的論點。我以前也沒有經營過部落格會去研究了解一下聯合報的網站。再次謝謝提醒。

    黃克威 於 2014/04/22 17:48 回覆

  • 心如石硯
  • 在台灣當今的學術環境下,其實行政工作大家是能推就推,換言之,
    系主任所代表的,往往並非全系最強的老師,也非整個系的看板人物.
    聽過很多教授對於系主任這個工作,其實都是興趣缺缺...

    所以,系主任的研究成果不怎麼漾這回事,自己倒不怎麼意外就是了...
    (當然有更多的,是有著學術以外的事務要忙,才導致論文產出之匱乏...
    您知道的,台灣政界最喜歡找"學者"背書,也讓許多教授的"兼差"都比本業精彩多了.)
  • 台灣這些情形我大致知道,我有不少台灣教授同學朋友。 不過就是不知道非學術界的民眾知不知道? 很多人都把鄭主任稱為"專家",把她的"投影片"當"研究"。 我只希望這篇文章能戳破這兩個假像。 也希望民進黨要是再利用台大經濟學者出來講話時能有所收斂跟顧忌。

    我是猜想鄭主任一定會快快樂樂繼續作下去。 要是鄭主任真下台換一個研究好的學者,那一個教授說不定比鄭秀玲還恨我。:)

    在美國好大學,系主任通常是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他們因為年紀較長所以比較少作研究,但是早年都是極度優秀的學者。因此擔任系主任各方面都很合適。 我還是菜鳥剛到NUS就問過我們NUS的長老級學者說為什麼我們要讓研究很好的中生代學者擔任系主任,那不是浪費他們的時間嗎?我得到的答案是新加坡的系主任權力很大,可以決定(主導)雇人跟升等(沒有投票這一道手續),如果不把權利交給研究好的學者,研究不好的學者不會在意學術研究很容易會把系帶往很"local"的教學型大學的方向。

    我不確定HKUST跟清華的考量是什麼,但是我看到的是通常會希望系主任像門面,要有一定的國際學術能力,不然是會有點難看。 中國現在很有銭,很樂意砸錢作門面。 所以白主任跟鄭主任比才真的是比空軍對陸軍還差的遠,應該是空軍對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孺吧?


    黃克威 於 2014/04/22 20:35 回覆

  • Nobody
  • 分享一下我對文中黑箱的看法。
    在面對與中國之間的任何交流,只要套上統獨等相關疑慮問題,絕對就會陷入無限迴圈,但不可諱言,我們中國的關係是特別的,引述 姚立明 的話:「簽完服貿,中國將會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但我接下來兩個命題,各位覺得可以相容嗎?第一、中國是政治上最大的敵人。第二、中國是軍事上最大的敵人。(但是服貿簽下去以後)中國成為台灣最大的經濟夥伴,將來不會有問題嗎?」。這句話,難然不完全100%完全對,但至少至少有1%的可能性。哪怕是這麼1%,我們不應該因為是美國的「黑箱審查貿易協定」or國際慣例都是這樣,我們就也要跟黑箱,面對這1%的可能性,難道不該透明、僅慎一點嗎?
  • 本文主要討論鄭秀玲的行為,並沒有要討論服貿的好壞,更沒有要討論統獨。你如果有看我其他文章就知道我一直說的是服貿有利有弊當然我對總和判斷是利大於弊。既然要說我也不怕。

    已經轉貼發文,其他回覆詳見
    http://kerwinhh.pixnet.net/blog/post/118277585

    黃克威 於 2014/04/23 18:06 回覆

  • AUSL Via
  • U mean a guy is not good enough, then what he said is not right?Are u good enough to say she is not good enough?
  • 你的語氣有種像是念哲學系社會系或是政治系的感覺。就只玩弄字面上的邏輯。

    鄭秀玲不好不是我的主觀判斷,有客觀事實可以查證。歡迎拿客觀事實來反駁。所以跟我好不好無關。

    鄭秀玲的論文發表很不好事實,那又有什麼影響? 我猜你沒有看
    我另一篇跟朱敬一院士對比的那一篇一開頭我就寫了。
    http://kerwinhh.pixnet.net/blog/post/104675138
    我可以再COPY一次

    以後如果你看到不分藍綠有任何教授當官或是在報紙上發表評論,你都可以用類似的方法去看看那個教授的研究做的如何?他在學術界是被認可的專家嗎?台大或是中研院有很多論文發表很好讓人尊敬的真專家,也有很多博士畢業後就偶爾勉強擠一點時間出來做一點學術研究的假學者。假學者說的不一定有錯,但是假學者不能算是一般民眾心中想的專家。假學者的發言不見得比銀行分析師,財經記者,財金名嘴,政治人物說的正確多少。

    黃克威 於 2014/04/22 23:40 回覆

  • SL
  • 這篇點出重點:很多時候國立大學的資歷是用來"普渡"用的,
    魏啟林算是很成功的例子, 只是拿來當官後反而綁手綁腳, 一要放棄歐洲國籍, 二當官後不方便隨時進出中國要申報, 現在悠游"重視學歷"的商界群挺好,
    鄭主任相較有什麼料? 商界連名校耆老都見過了, 只有政界勉強可用一下,
    黃俊英也普渡了羅世雄, 搞政治畢竟要和個性有關, 藍綠喜好不同, 鄭教授為了市場口味難免重了點, 至少他沒拿鞋子給聞, 感恩!
    之前看網友分享什麼教授寫的服貿文, 完全不懂,
    拿印刷業來說, 這是個在台灣已經混不下去的傳產, 因台灣人不愛看書只能印選舉傳單, 實務上來說"單價高品質差", 如果量大都會到中國福建下單, 因為藍燈書屋的高價精裝書都在中國印, 台灣要印什麼鬼報什麼價? 中國公司承攬印刷的英文開發信發的非常勤, 還有白痴認同服貿對印刷業的開放不公平, 說中國能到全區台灣只能到福建, 我舉了印佛書也不會增加多少佛教徒的例子(助印是佛經寫的之功德說, 在路邊放到發黃浪費資源, 助印者根本不在意), 其實是中國比較怕台灣或其他國能到處設, 如何思想控制? 這種沒實務經驗而且無視政治人性心理的言論, 還有人相信, 真是蠢到不思議, 就算中國能設台灣全區, 印刷業也不會來, 成本太高是也, 來台灣印選舉文宣則是活得不耐煩,
    我倒是評估如果服貿通過, 台灣一半的教授都會被中國的優秀教授比下去失業, 1個月前服貿剛搞就鐵口直斷, 在這篇獲得驗證, 實在開心不起來!
    樓上有學者分析加入優劣, 台灣不用"中華台北"名稱和旗幟, 能參加國際活動嗎? 這是國際霸凌社會的政治問題, 民進黨連這小小名稱問題都沒膽到國外絕食抗議, 淨會欺侮自己人, 老是像小孩要同胞選邊站畫中隔線, 然後陷入一種循環(找議題->搞社運->倡立法->談統獨->美國中國反對->從頭開始), 敝人不學無術不看電視不投票, 都能在好好研究服貿一個月後導出這邏輯, 從法律切入國家統獨定位來搏眼球和選票, 反正在美國中國反對下只是廣告一場, 根本不是愛台灣只是愛自己,
    江揆藉機搞個房產政策, 李登輝任內就開始發明的奇招, 地產是"不動"產,供給和需求要以"地點"為準才能供需平衡, 蓋一堆養蚊子的爛房擺明就是想貪汙,在媒體扯半天, 一堆相好已經準備擬好標單要投標了吧!
    鄭教授要是有料, 混商界比混政界賺太多, 而且可以安心養老不被丟鞋, 這些不需要念太多書不需要懂經濟, 只要了解人性都可以猜出一二, 就像想買賺錢的股票就不要碰沉迷宗教或女色不專心經營的公司啊!
    鄭教授如果誤判形勢, 中國現在勢力愈來愈強, 美國都不得不當上賓來商量, 看中國扣押日本船報仇真爽, 什麼漢賊不兩立以德報怨(來搶利益就打, 不搶就裝清高), 為了自己利益利用權位犧牲同胞的戲碼, 演來都不覺得良心不安嗎?
  • SL
  • #8
    當時留言不敢罵太多, 這年頭沒錢的人更要學著懂法律, 很多有錢的爛貨超會欺侮窮人, 不過現世報的不少所以還是不要做壞事,
    台大還有一位很妙的教授, 退休後以基金會名義在台大占地蓋別墅, 這位很值得研究一下,
    目前我最想看交大女校長的研究, 他到底是怎樣迷上白狼的邏輯?
    某國立大學還不知哪來的預算, 聘一個自稱是藝術家的奇怪人物, 不是美術學歷專業也沒有任何得獎作品, 卻常常雇請裸模拍照, 可能藉機"調姿勢"才是重點, 因為網站作品毫無才華也不可能得獎,
    版主要寫"珍希"教授我可以貢獻ㄧ些奇人異士名單, 鄭主任要閃邊還不夠格呢!
  • RU31
  • 一樓和十樓的大概是法輪功的人,見不得大陸人比自己人好,特地幫自己人講話。
    鄭秀玲是法輪功的人。
  • 每個板都很容易有不同的意見來POST文囉。;)
    歡迎有空再來分享意見。

    黃克威 於 2014/04/23 17:19 回覆

  • y
  • 經濟學並沒有那麼"學術" 因為那畢竟只是對於已經發生的事情做統濟上的結果 但除非"慣性不變" 否則是難以準確預測未來的
    重點還是哪個政治掌控的經濟阿
    因為貨幣的信用擔保本來就是政治阿
    不懂政治的經濟學家是真的經濟學家嗎??
  • 我想你應該從來沒學過經濟學吧? 主修經濟商學的同學就知道經濟學的研究就是數學。沒有辦法證明因果就沒有辦法上我所提到的A+ A++期刊。你可以去看年輕人愛看的彭明輝對經濟學者的批評,基本上就是經濟學太數學不實際。這麼說我會接受是一般人對經濟學的批評。

    "除非"慣性不變" 否則是難以準確預測未來的"
    這句話不錯,所以當慣性存在時統計就有用,不然就沒用。
    慣性不同時就只能靠理論模型來幫助預測

    你心中想的應該是總體經濟學
    經濟學有很多子領域 很多子領域有很聰明的經濟學家發明了巧妙的方法可以證明因果。比方說朱敬一教授是勞動經濟學家,那領域特別多可以證明很強因果的研究。

    "重點還是哪個政治掌控的經濟阿"
    也許你是念政治的吧?這句話對我而言看不懂也邏輯不通

    "因為貨幣的信用擔保本來就是政治阿"
    我念財金系出身,當年還一心想念財務博士,你這句話也很奇怪? 什麼是你所謂的政治? 世界上三大貨幣 美元歐元日圓擔保的算是政治嗎? 古時候有一陣子貨幣的擔保是黃金,限在黃金不是貨幣但是還是有類似價值,這算什麼?

    "不懂政治的經濟學家是真的經濟學家嗎?? "
    你完全不懂經濟學,你可以去問你信得過的經濟系教授這句話
    下次你看到陳博志林向愷也可以問這個跟政治無關的問題。不過你問的時候要小心喔 不然他們兩個搞不好還誤以為你要諷刺他們攻擊他們...

    經濟學裏頭有數學經濟學,連對我而言都會說那是無聊的數學。沒那麼數學的有賽局經濟學,台灣最好的學者之一是巫教授。還有管教授的專長是計量。而且台灣國際級的經濟學者(那些中研院士)一半都是計量經濟學者。計量經濟學基本上就是統計學。這三個領域的研究都是數學。跟政治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講的話最直接有關的就是大家在吵的總體經濟學,就算是總體經濟學家,也不用涉及所謂的政治。因為經濟學本身是科學,讓科學發揮實用與應用價值是政府部門的工作。教授應該專注研究跟教學是個科學家,官員才該管政治。你可以批評的是教授發明的東西有沒有實用價值。要讓那些東西有實用價值可能會牽涉到政治但那是政府的工作。不是發明理論或是預測模型的人的工作。台大某些教授就是常年不做研究沒有學問沒有知識居然還敢東指西指不知羞恥。


    黃克威 於 2014/04/24 11:21 回覆

  • 訪客
  • 拿新加坡、香港來比?用語言優勢拿加強你的觀點嗎?
    拿中國清華來比?是因為中國人擅長灌水嗎?63篇?不覺得太極端?
    20幾年前畢業什麼學校能證明什麼?
    管中閔朱敬一這些「爺們」水準如何?大家都已經看得很清楚
  • 妳要幫鄭說話換方法吧。她27年來沒作研究就算跟台大其他教授比也輸。跟朱爺管爺的徒弟徒孫比還是輸。跟英文灌水都無關,因為鄭幾乎0蛋。反正顯然妳主觀已定沒必要多説。有本事拿出客觀證據來辯。妳上面每一個問句都代表了你的偏見。不信我,你可google查證,我都有提供證據給你查證。還有啊,如果鄭比朱管爺的徒孫論文還差就跟英文無關了吧?妳想看我也可以比,就怕妳們傷心失望。

    黃克威 於 2014/04/24 17:58 回覆

  • Lazywind
  • 黃兄在上一篇回文中提到經濟學的方法,我想我應該可以表達一些這方面的意見。

    年輕的時候,我常感到困惑甚至反彈,為什麼讀到大學程度以上的經濟學,會需要那麼多的高等數學做為學習的基礎?經濟學難道不就是分析人的行為嗎?數學可以擔此大任嗎?奧地利學派對這些問題的看法,是經濟學不需要這些東西。

    後來我的年紀漸增,才逐漸瞭解到它們的必要性。簡單講,數學是邏輯性最強的工具,幫我們修飾並檢證推論過程中所可能產生的錯誤(人的腦袋有其極限的)。它也是一種「語言」,使經濟學家們可以透過這種共同的「語言」彼此「對話」(論文發表也是一種對話),而不會過於受到使用自然語言或文字本身不夠清晰或價值判斷上的障礙。朱敬一教授曾在其所著的研究所級個體經濟學教科書序言中,也有討論。以黃兄的程度,應該可以理解我的說法。

    以前我曾在學校教書,每次第一堂課會告訴學生,學習經濟學(不管是其中那一個領域)有兩個層次:to understand and to feel。第一個層次其實算是容易的(但要有不錯的數學基礎),第二個層次才是真正困難的,但如果能到第二個層次,就可以返璞歸真了。一般年輕且資質不錯剛畢業的博士,可以達到第一個層次沒有問題,但那一種學生可以在學校當中就達到第二個層次呢?大概美國top 10的經研所學生可以,但也不會是全部。
  • 您說的非常好。 我以前開始學經濟學主學的是財務相關的應用賽局。 我有類似的想法。 就是那些數學那麼難跟實際的世界不同學了作什麼? 沒有了數學模型,就沒有了客觀的共同語言,也就不容易有客觀證明因果的方法。 也就很容易流於現在大家在網路上的你一言我一語的那種經濟學。

    您說的後半我也同意。 比方說克魯曼跟Stiglitz基本上也是反對美國跟別國簽FTA。 他們的報紙上的文章也是沒有數學只有邏輯。 但是他們這些真大師不用數學只用推理基本上都是對的。 甚至他們的邏輯推理比差的數學模型還要對。 我看他們的文章也常要停下來思考消化。 而其他"銀行經濟學家"跟鄭秀玲寫文章也是只用推理沒有數學但是什麼樣奇怪的話都會跑出來。 沒有經濟學造詣的人看起來都一樣。 這有點像是武俠小說中那些武功絕頂的人不用真的拿刀槍(數學或是統計) 出來比劃就可以分高下。 旁觀者沒有一定的造詣也看不出來誰贏誰輸。

    黃克威 於 2014/04/24 20:44 回覆

  • lichen1943
  • 感謝你這麼用心地分享
    人生幾何
    目地或觀念偏差就可惜了滿身的學識學位與地位
    國父說
    有千百人的智慧應服務千百人
    可惜的是
    一般人的智慧陷入偏差
    心不中正
    言不篤信
    行不端正
    這樣的謬誤
    卻不知不覺
    大搖大擺
    大張旗鼓
    為年輕人做出了最壞的示範
    很令人痛心

    古時,要想成為博士:其一,必須恪守孝道;其二,必須精通《易》、《尚書》、《孝經》、《論語》;其三,在學識上必須兼綜載籍,窮微闡奧;其四,必須有潛心治學的志向;其五,必須身體健康;其六,必須社會關係清白。

    今人確定不如古人嗎
  • 非常感謝分享。 在這裡寫多了或是回不順眼的留言,有時也會讓自己的修養變差。

    黃克威 於 2014/04/24 20:32 回覆

  • 悄悄話
  •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 我幫你整理一下
    1.她論文很少
    2.他是綠的
    所以這個經濟學教授不可信

    兩行話可以解決你大一大篇廢話

    對了 這篇可以請多少錢?
  • 因為很多人寧可相信沒有證據的廢話
    看到有證據的話還是不相信
    我在新加坡當教授薪水很高不需要錢

    黃克威 於 2014/04/25 17:48 回覆

  • 公平正義
  • 鄭秀玲這樣回答,你怎麼看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8415687.A.283.html
  • 她等於沒有否認我上述的客觀事實吧? 顧左右而言他一直說自己很有良心做的是對的。還有 Joseph Stiglitz 的錯都不算了嗎?

    關於學歷,她聲稱
    "我當時拿到眾多名 校如Cornell University 和 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入學許可。但為減輕家裡負擔, 最後我選擇了提供全額獎學金的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 。"

    這我沒特別意見。 我也認識不少人為了金錢原因只能念比較不好的學校。 我同情任何這種經歷的朋友。 但是我認識的台大經濟的朋友不少是有更好的學校不給獎學金,為了獎學金屈就TOP20-50的學校。 我們不用爭論這部分太多了吧? 我想她的文字等於默認我指控她念的學校不好了吧? 我也同意學校不好不是那麼重要,只是她論文發表不好的佐證。

    至於她要辯解她論文不好的說詞要我回應亦可。我考慮另行專文。在我看來我覺得他在為她論文發表不好找藉口。就像她自己說的 "...我和一般純粹的經濟學者不同..." 就代表他跟學術界的經濟學家不同囉。 "不同" 可以是比較好比較壞或不能比,那就自己判斷囉。

    至於她說
    "一直著重於跨領域研究並發表論文於跨領域期刊,例如Scientometric,在資訊科學領域排名 前5名,包含有電腦資訊、管理和經濟等文章。"
    她的第一篇Scientometric發表於2009年,那1987-2009年之間都在作什麼?

    然後她2009年之後只能發Scientometric,連發了8篇。任何混學術界的就知道這樣有兩種可能(1)那期刊很爛 (2)作者跟期刊編輯很熟所以只有發那本期刊才容易上。

    然後評Scientometric這本期刊本身,她可能沒有去看我的經歷? 就像我一直說的總經不是我的專長,產經才算。 他提到的資工資管跟經濟正好就是我在學術界的最大的特色。 這也是為什麼我先前是經濟系跟資管系合聘教授。 簡單的說我很夠格說那本期刊不是好期刊啦! 聽她又在騙外行。要不然我另外專文再寫一篇找客觀事實證明Scientometric不是TOP5。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必要?

    黃克威 於 2014/04/25 19:05 回覆

  • 訪客
  • "在國外當系主任還是要有一定的學術研究水準", 我在美國TOP5,我們的系主任怎麼是用輪的? 大陸經濟系怎樣我不知道,大陸理工科系是金字塔,正教授下面一堆副教授助理教授帶人做事,成果上頭都掛名,跟台灣單一老闆的研究團隊比發表不是很奇怪? 然後比畢業學校就更噁了, 吳茂昆校長畢業的學校哪個排名你看得上眼? 沒有邏輯關係的就不要列在同一章表好嗎
  • 你是說管理學院或是經濟系嗎? 我一直強調我說的是管理學院或是經濟系。 如果你待的TOP5是這些系的話可以分享出來。 上面有人說我寫太長,不寫長也會有人東挑西揀。

    第二段我也不用回吧? 我在說經濟系。經濟系很多論文單一作者,通常1-3人。不懂就不要亂說。

    如果你講話這麼不客氣我也不用對你客氣。你眼睛有瞎嗎? 我有明說不好學校畢業也可以成功。另外就是你又拿物理系來比經濟系。不同領域差很遠,沒學問只懂理工就不要亂扯。 諾貝爾獎得主中醫學跟化學很多都是"非傳統英美名校"的教授,物理學中等,經濟學幾乎都是名校教授。這是不同領域就有不同的特性。 我想你也沒看我其他兩篇在討論鄭秀玲論文的文章吧? 我一直說不同領域不一樣。 我說的是經濟學跟商學。

    黃克威 於 2014/04/25 19:01 回覆

  • picky
  • 台大經濟系的問題,是書生太多,有學術能力、見解的人,不願出來,只願自己關起沒來舒服舒服。結果半瓶響叮噹的就出線了。
  • 這我同意。 台大經濟那有很多讓我佩服的人。 所以我才一直強調我是針對鄭秀玲。

    黃克威 於 2014/04/25 19:00 回覆

  • 訪客
  • 所以你是說...台大經濟系主任不可以對台灣政治社會有看法嗎?隨便一個草莽匹夫都可以挾帶政治目的批評台大系主任了,人家成就高度勝你百倍豈有不能說的道理?

    完全不懂拿其他系主任出來究竟是什麼意思,要比也是你把自己學經歷貼出來證明你比台大經濟系主任有立場評論吧?按照你的邏輯是不是全台灣考不上台大的以後都不要投票了,因為他們學養太差不足以行使公民權力,知識太淺不夠格有政治意見?好險我們有個連草莽匹夫都可以恣意發言的民主社會,不然人家位高權重又這麼會玩政治手段,你似乎該煩惱一下身家性命安全對吧?

    再來,姑且不論你那藍得發紫的有色眼鏡究竟能不能看到事實,即便人家泛綠是又礙著誰?針對政府的批評也要言之有物人家才信嘛,現在就是政府發現自己政策漏洞百出快被人民看破手腳了才派一堆政治打手出來抹黑轉移焦點,你要不要自己檢查一下這篇是在反駁對方論點還是在謾罵抹黑轉移焦點?

    沒學問只會嘴砲就不要出來丟臉了啦^.<
  • 你有好好看過我的文章再批評吧! 有邏輯的人看就知道你說的有道理還是我。

    你眼睛瞎到看不到我有說我的學經歷嗎?

    黃克威 於 2014/04/25 18:43 回覆

  • r-one
  • 對你批評鄭秀玲的部分沒有興趣,但是對你將經濟學的重要性看得這麼高非常有意見。

    經濟學向來就是個尊崇「理型」的學問,因此,無論是自由市場,還是各種模型,都是簡化了非常多因素而得的結果,這樣的學問,卻在政策界有這麼大的影響力,這是很可悲的一件事。

    相反地,重視階級正義的社會學者,或是體制正義的政治學者卻一直不被政策界重用,你能說是因為經濟學很科學,或是因為經濟學很厲害所以才被用嗎?錯了,因為經濟學給予簡單的數字,並且那個數字可以透過加減參數來改變,很容易變成幫執政者背書的棋子。

    你說經濟學是科學,所以只要做好研究,給執政者參考就好了,但是你卻無法否認,經濟學家本身已經被捲入了自己研究的"經濟"之中,在影響經濟,透過什麼力量?就是政治和權力,若經濟學永遠無法考慮這些複雜的因素,就永遠不該聲稱自己有多麼重要,頂多是眼盯"理型"的不切實際的學究而已。

    如果鄭秀玲是法輪功成員,也深知中國的步數,那她為什麼不能利用經濟系主任的位置來說話、來影響大眾?你說她說的不對,有陷阱,那就是你經濟學家再次看不透真實世界,世界本來就不是一堆架空的模型,模型裡永遠算不到中國以經促統的巧思,算不到經濟系主任的位置可以這樣被使用,如果版主繼續自詡為"科學家",那就勢必要隨著時代的洪水被淹沒。
  • 我對政治學不了解也無法評論。如果要我批評政治學,我會說政治學似乎也沒有解決台灣的政治亂像吧? 政治學也沒有告訴我們為什麼現在民主國家看起來也很多問題? 我年輕時也都跟現在的學生想法類似,你們也許不信,但是我沒有投過國民黨任何一票。我到了美國住六年時期,一部分是陳水扁,一部分是美國的"民主"在在都讓我對民主失望知道民主制有很多問題,這些帳應該算政治學者頭上吧?

    至於社會學,我算是學過一點社會學的皮毛。我學過的社會學告訴我社會學是反科學反因果跟反客觀證據的。尤其你可能不知道,在商學院最早的時候就像是各個社會科學的戰場,有心理學 社會學 經濟學 統計學,漸漸的相信社會學的人越來越少。因為社會學在商場上不能幫公司什麼,那些數學統計模型可以幫銀行公司賺錢。

    我終於可以幫鄭秀玲說句話了,她自己否認自己是法輪功by"從未參加宗教活動"。我自身經驗是沒有證據她是法輪功(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法輪功是其他數位台大經濟的教授。

    就算她是法輪功也不代表她知道中國的步數吧? 她知道的步數跟平民一樣多吧?

    "那她為什麼不能利用經濟系主任的位置來說話、來影響大眾?"
    我說過幾次囉,她當然可以評論。但是要有客觀證據跟理論根據。她的話都是主觀的臆測。就像一般電視上的名嘴一般。

    "你說她說的不對,..."
    最客觀的錯就是我那四篇中第一篇關於諾貝爾獎得主的文章。她誇張了一點吧? 你覺得她是不小心的還是故意的?
    對不認同她言論的人來說整篇投影片都是類似的謊言。

    "模型裡永遠算不到中國以經促統的巧思,"
    也許這是你價值觀的重點。你可以去看
    "[評論] 姚立明在新聞追追追談的人民抗爭正當性"
    http://kerwinhh.pixnet.net/blog/post/118277585
    直接跳到第三點開始看我有回應。我覺得那邊我應該還算中立。

    "算不到經濟系主任的位置可以這樣被使用"
    也不盡然,經濟學一向假設人是自私的。 我都把經濟系系主任的歷史都列給你看了,我當然很清楚為什麼她要做這個系主任。

    其實個人事小,我一個人可以輕易的移民到我認同的國家。但是人很特別,對自己出生成長地有特殊的感情。我想也許我跟鄭秀玲都只是在作我們自己覺得對的事情。

    黃克威 於 2014/04/25 23:01 回覆

  • lichen1943
  • 加油
    用有色眼鏡
    而且邏輯觀念不強
    大概很難用心思考你的說法
    不過
    有邏輯訓練
    可以理解你的立基點
    我想我可以理解你想表達的是
    不要用頭銜來誤導群眾
    事實上用黨派意識( 狂熱失去清晰的頭腦 )加上利用頭銜
    誤導群眾
    這不是一個學者的作為

    感謝你用心的揭發不為人知的細節
  • 再次謝謝支持!

    黃克威 於 2014/04/25 22:16 回覆

  • Chihwei Chang
  • 看的出來您對自己的學術能力與成就相當有自信,以及您相當痛恨假知識分子。少數幾個人基於甚麼立場說甚麼話,那是政治的範疇。相比於政府、我對您利大於弊的判斷更有興趣。不知可否撥些時間,以經濟專業的角度,詳細說明您的立論基礎,而非只是片段的、被動式的反駁。如此能省些無謂的筆戰,也才是真正的重點。
  • "您對自己的學術能力與成就相當有自信..."
    這我不敢當。在流覽台大經濟系年輕教授的論文成果的時候不止一次讓我慚愧跟對自己的成就不高而反省。

    "...我對您利大於弊的判斷更有興趣..."
    所以您是指服貿的立場嗎?
    我同意我沒有完整的說明我如果說利大於弊,理由到底是什麼?
    我在各處片段有提及各式各樣的局部看法。
    也許我是應該好好整理我自己的論述。

    不過任何一個有良心的學者如果要給建議不是有政治目的話就更要客觀小心不要犯錯。這也是一個為什麼我沒有整理我自己的論述的原因。

    我在別處也有提及服貿牽涉很多產業,幾乎沒有人可以每個產業都了解細節。所以我也不可能都知道。我最有資格評論的是電子商務產業因為我是資管系的教授而且研究大多與電子商務有關,我反而一句話都沒說過,因為我沒有去研究過找到客觀的數據,我就不應該像鄭秀玲一樣直接用主觀去猜測一些事情。

    像我念過財金所也曾經修過財務博士的課,我另一個熟的產業可以算金融。我一部分的論述在最新寫的那篇文章中。我也可以承認我那篇文章的語氣不夠中立客觀。但是施俊吉他們比我有身分地位多了,說話不是更應該謹慎客觀嗎? 但是他們有嗎? 像我有提及綠營論文最好的經濟學家可能是胡勝正院士,不光如此,他的研究還是總經為主台灣可能他是第一。 他最有資格評論可是我都沒看到他說任何話? 也許就是一樣希望如果發言就要盡量客觀正確不要不小心就說錯話。

    黃克威 於 2014/04/25 22:58 回覆

  • 訪客
  • 鄭秀玲 (現任): 泛綠。早年為學術研究欠佳的純學者。接任系主任後媒體發言與綠營立場一致。
    發言一致就泛綠喔?
    那我說馬英九當選 蔡英文當選算什麼?
  • 我解釋的不夠清楚。我對泛綠的定義確實是=發言與綠營立場一致。
    所以我把林建甫前系主任歸泛藍,他說不定也不高興。但是我覺得很公平。
    不然你可以提供你對泛綠的定義為何?

    黃克威 於 2014/04/25 22:16 回覆

  • 訪客
  • 看來有人認為黃兄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書,只能拿到22K。還有人幫你的長文準備了只有兩行字的「懶人包」哩。:)

    壬色列理工學院經濟學研究所,在美國的很多經濟學排名名單上找不到。即使有名單能夠找到排名,也列到很後面。例如,根據NAP排名,它是第107名;根據IDEAS排名,它是第80名。

    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參考美國經濟學會所列出的各排名名單聯結:

    http://www.aeaweb.org/gradstudents/Rankings.php

    有趣的是,我在網上找到一份全球200排名:Rankings of Academic Journals and Institutions in Economics。台大經濟系排行184,壬色列理工學院呢?在那裏?

    再來看看以前鄭秀玲喜歡投稿的Scientometrics這份期刊,很不幸,它也經常不出現在經濟學術期刊的排名當中,甚至不在排名100名之內。例如,以下的聯結:

    http://www.journal-ranking.com/ranking/listCommonRanking.html?selfCitationWeight=1&externalCitationWeight=1&citingStartYear=1901&journalListId=294

    去年六月底我第一次讀到鄭秀玲的反服貿報告,我不禁搖頭三嘆。這樣一篇所謂的報告處處違反了最基本的規範,連大學畢業論文應有的水準也沒有。就以鄭秀玲提到Stiglitz的任何貿易談判應對等為例,要不就是鄭秀玲英文太差,沒有讀懂Stiglitz整段的意義(Stiglitz原文還附了例子說明),以至於整弄錯;要不然就是為達到特定目的,而斷章取義。

    有網友認為經濟學會淪於幫執政者造假。真實的情況是,不論是經濟學、社會學或是任何一個領域,都會出現學者不以誠意、正心為出發點,幫執政者或者是反對者刻意造假的情況。

  • 非常謝謝您幫我解釋。

    黃克威 於 2014/04/25 22:14 回覆

  • Lazywind
  • 我在上一篇忘了打上我的匿稱Lazywind。:)

    上一篇提到Scientometrics這份期刊,其實根據上篇我所提供的聯結,它列上319份經濟學術期刊,Scientometrics都沒列進去,也就是連排名319名都沒有。

    有些網友對經濟學的瞭解實在很欠缺,提出的辯解說法,我看了也只能搖頭。鄭秀玲做為一個個人,她當然可以表達對服貿的意見,但是她以經濟學家的身份寫成報告,就應該遵守最基本的寫作規範,即便是非技術性的報告也是如此。而從她的報告內容中,有很多對實際情況也不清楚,心中先有了反服貿的「答案」,然後再去找所謂的「理由」。就算是在投資銀行工作的二、三流經濟學家,膽子都不敢這麼大。

    除了黃兄的文章以外,網路上其實也可以找到不少批評鄭秀玲所寫的報告,如果有心瞭解,不怕找不到的。但是那些將鄭秀玲當「英雄」的跟隨者,都對這些批評很不高興。黃兄做了正確的事情,為了讓他不要太孤單,必要時我也會插進來寫幾句話。

    最後,從鄭秀玲反服貿報告事件來看,不少年輕人實在是很好騙,這麼輕易就相信一份沒有遵守基本規範的「報告」。

  • 感謝支持!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14 回覆

  • Rocky
  • 很多人說,為什麼鄭秀玲不能有自己的意見?我的見解是,她當然可以有自己的意見,但是當她以臺大經濟系教授、甚至是系主任身份發言時,就要知道這個身份讓她的發言格外受到社會重視,而這個重視來自於這個社會給予「一流大學」的「一流學者」的「專業知識」的「信任」。但她如果不珍惜這個社會給予的信任與託付,謹言慎行,而任意以自己的「二流專業」、替自己信奉的「政治立場」服務,那麼就辜負了這個社會的期待,該被撻伐!

    這裡牽涉到兩個問題:「二流專業」與「政治立場」。政治立場,了解情況者就了解,其它不用多說。即使不談政治立場,格主這篇談的「二流專業」,我覺得是最重要的問題:錯誤的分析比沒有分析更糟糕!格主提到她錯誤引用 Stiglize 文章的例子,充分顯示了她寫懶人包的態度:不明究理、強詞奪理、缺乏邏輯!如果這是一般學術文章的 citation,那麼顯然是不及格的。不令人意外的,那個懶人包的內容充斥著這種禁不起檢驗的內容。這就是二流學者、二流專業!很遺憾地,許多學生、民眾沒有專業的訓練(不怪他們,這是學者專家的工作),卻因為她的頭銜而全盤接受了懶人包的內容!哀哉!

    我不否認鄭有強烈的使命感和愛臺灣的心,但若沒有嚴謹的專業能力做後盾(這就是格主的重點),以二流的分析得到錯誤的結論,則愛之足以害之!
  • 完全同意,謝謝!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14 回覆

  • 訪客
  • 看了你的文章我覺得你犯了邏輯謬誤
    你的文章大部分都針對鄭秀玲的學歷以及他的論文不好
    又說他的主張與民進黨相同所以說她泛綠
    進而說明他的主張是錯的
    我覺得要反駁就要針對他的言論主張比較有說服力
    不然就像在抹黑
    只著重在人身攻擊而不討論他所提出的說法
    還有我當初投馬英九但我反服貿
    以你的說法我是泛藍還是泛綠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二分法的
    難道因為跟執政者意見不同就一定是泛綠!?
  • 這篇文章主要確實是說鄭秀玲的學歷以及他的論文不好。
    我對泛綠的定義是與綠營主張一致。

    關於鄭秀玲的言論有誤,請參見
    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一): 扭曲Joseph Stiglitz 的三條建議
    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二): 扭曲CEPA(香港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
    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三): 扭曲服貿協議對中國人民來台的規定
    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四):"大規模經濟"跟"垂直整合的好處"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17 回覆

  • 訪客
  • 樓上大概沒仔細看或根本只從PTT連來看完這篇就急著po文,你質疑的部分不是他這篇的重點,你要的討論格主另以專文一部分一部分的討論了
  • 是的,謝謝幫我澄清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17 回覆

  • SL
  • 請教授不要生氣, 網友背景百百種, 不懂也不可能靠幾句留言教到懂(敝人承認自己不學無術), 就跳過去吧!
    數學是科學之母, 任何研究的科學最後都會用到數學,
    經濟科學本來就是數學, 剛開始學的個經總經其實只是教導名詞定義和彼此關係, 但是關係強度和時間等太多變量, 只有高微等數學才能建立模型, 模型就要用來未來預測, 並且利用預測結果來制訂有效的經濟政策, 統計數據可以隨時代進公式中, 來判斷是否政策需要調整,
    台大有非常多公費留美名校博士, 我不太清楚這些同事看著鄭主任表演不夠專業的行為, 為何沒人出來做專業上的補充? 許多網友就算學有專精確實沒見過這種學術世面, 所以鄭主任靠著台大名聲比天高啊! 教授要教井裡的人天有多大, 最好請人先用力跳上井, 不然教授打字把手打斷把自己氣死人也只是看到井口的天啊!
    很多人也不知道藝術是數學, 從遠古繪製圖像常是記錄科學方面的經驗, 以便在未來預測並改進技術, 比如比例就可以算出長度和時間, 多少笨蛋最後淪為圖手沒在想, 做出來的作品是垃圾罷了!
    魏啟林是不太熟的長輩, 還有不認識的許士軍到元智開創超級事業第二春, 目前有不少國立大學教授都是他們的學生, 這些大老忙自己的, 就是看出服貿是政治找議題的鬧劇之一吧!目前金融業有非常多金融model設計者是數學高學歷者, 金融業很多高薪工作考高微, 如果數學邏輯好, 法律文字邏輯也不會有破綻,
    版主說鄭主任專業不足, 論文有問題, 所以鄭主任是以不專業假裝專業來包裝觀點,如果觀點代表政策就大有問題, 所以質疑版主的人, 更該以比版主更專業和更多數據資料等來反駁, 鬼打牆咬住版主有偏見, 卻拿不出料來反駁有料的結果, 就是證明自己既笨又呆, 這是基本邏輯謬誤還能再談什麼邏輯?
    台灣教授的薪水至少約100K(起薪約70K還要加研究), 新加坡行情是台灣3倍, 香港行情是台灣2倍, 基本上敝人不學無術認為版主教授寫得很好, 內行人就會去查專業, 外行人才會看背景因為其他看不懂, 拿著台大招牌更要小心點, 不然用私人身分學歷為自己政治意見背書不要怕沒人聽不是更清爽點?
  • 非常謝謝您分享意見。

    如果先前已經有人出來指證鄭秀玲,我也只會在電視前看看就好。就是看連Stiglitz這麼明顯的士都沒人敢說? 鄭秀玲在學術界沒發論文在電是頤指氣使像是自己是台灣最懂的人? 我就決定我來試試看能不能讓一些民眾改觀。

    其實魏啟林當年也教過我最基本的行銷學。我只是一個很大的班裏的小學生。他其實是另一種不好的教授的典型。每次上課講笑話從頭講到尾。學生都哈哈哈了一學期結束後, 我連那個什麼幾P幾C最基本的通通沒學到。

    有機會我會寫寫國外教授的薪水,先前有一陣子這話題很熱門。其實美國州立大學教授的薪水在網路沒有隱私的被公開的。新加坡香港卻實薪水是再多兩三倍。這算是間接我想在這裏POST文的遠因。我想在香港新加坡的台灣人教授如果可以在台灣領7-8折的薪水應該都會回台灣了吧?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29 回覆

  • SL
  • 教授竟然改個人介紹把資歷都寫了
  • SL
  • 看到版主在#21的回覆大吃一驚, 記得申請密西根應該比康乃爾容易? 我知道台大就有個公費留學康乃爾的博士助理教授還是副教授, 傳奇的聯考類組"榜首", 鄭主任在高手如雲的同事間解釋這些是幹嘛?
    像敝人說自己不學無術, 他直接說"考不上公費"不就好了, 而且很妙, 我印象中美國商學院很挑家世不給獎學金, 商學院不是用來普渡眾生是用來服務有錢人的, 不然華頓收辜仲諒在台灣只能上私大的程度是怎樣? 就是想要增加學校捐款和擴大學校影響力呀! 獎學金的資歷應該不難查吧!
  • 我畢竟只是有不少經濟系的朋友,有些申請學校的資訊不夠精確。您說的事情我一回完我也有想到。縱使台灣沒有錢,每年都有至少一個公費名額。而且其實嚴格講,鄭秀玲的家庭負擔說沒有真的為自己辯解到。因為大部分的經濟系教授應該都是靠自己不是靠家裏,但是有人可以有頂級名校的獎學金啊? 有人可以有公費有人可以有TOP20-50的獎學金啊? 跟我同期的經濟系公費同學就念我們NYU。

    商學院我可以澄清一下。美國商學院很有錢。但是博士生收很少。如果是Business Economics, 一般只收1-2人,每個系都只收1-3人,只有財務比較大可能收3-10人。所以這些博士生每個都有獎學金。NYU大約第10名可是因為在紐約而且哥大商學院小,所以NYU有很多MBA所以很有錢。我當年獎學金是學費全免加22K(美金)一年。那是基本款。老師可以靠加獎學金搶人。我聽過最多的是3萬美金加價值12K的宿舍免費。等於是42K美金一年。所以窮學生念商學博士不會有錢的問題。

    看家世收人的是MBA。那很挑家世。其實我們NYU是有名的學店型的商學院。不光MBA大學生入學也是挑家世。所以其實我也反對台灣改什麼繁星制度。因為有一天就有可能會變成那樣。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41 回覆

  • L, S (not SL)
  • 可能因為我不稱自己是很會唸書的那種聰明人,所以你文章批評他的一些邏輯我不太懂.我的疑問是,就算是在學校成績很好,念的學校超強,全額獎學金,發表文章很多等等的人,並不代表他看法就一定是對的或是他的立場沒有任何其他原因使他偏向某一政黨.我一直以為智力跟智慧是不能畫上等號,而且服貿議題也不只是經濟問題,所以用他的資歷等來評斷他這次作為怎麼覺得搭不起來.我知道這些頭銜多少都會有影響這個人的可信度,不過我向來都是比較推崇以說話的內容來決定要不要採納這個人的意見,而非他哪個學校畢業寫了多少篇論文等等.
  • 一直到第三行我同意。可能文章太長您沒空看完,最好有同樣的評語。

    關於直接評論鄭秀玲的言論可以參見
    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一): 扭曲Joseph Stiglitz 的三條建議
    等四篇。

    如果您有空看完後有不同意見歡迎來表達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43 回覆

  • 張笠聲
  • 凡事泛政治化會有惡果 有何科學證據證明或政治判斷否?
    問地球表面上可否有任何國家因為過度民主造成惡果?
    「台灣過度民主造成許多惡果」是一科學主張與否?其真值為何?有科學根據?或是你身為學者的科學猜想?亦或是可作政治猜想?
    包括你本人利用科學討論政議題治時不都是「泛政治化」的嗎?「因為他是科學所以應避免觸及政治主張」,「科學歸科學,政治歸政治,科學不應有政治目的」這篇文章和你的部落格本身就是是政治主張非科學的主張不是嗎!
    「研究作得爛,其政治主張必然是災難」是一科學猜想還是政治猜想?
    你在政治議題上自己是以學者身分包裝政治主張的人因為當你想要在意見上影響他人時,本來就是政治行動,並且你也是穿上科學的外衣的人,沒有比鄭秀玲好,也沒有比較差。
    但這是不好的事情嗎?那是因為你的前提是「政治比科學低下」
    也就是「民主治理遠不比(科學)精英治理來得對眾人好」
    以你的邏輯來說,你可以宣告你是泛藍,因為國民黨就是這麼想的一個政黨。
  • 關於你前四行的問題,請參見
    "過度自由是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那一篇。
    當然那些論述不能算科學證據。

    比較可以算科學證據的是台灣的經濟數字。那跟政治無關可以參看
    "亞洲四小龍 2000-2014 的經濟表現"

    "部落格本身就是是政治主張非科學的主張不是嗎!"
    這不算我的本意,我大半文章跟服貿沒人看,只有服貿有人看,有2-3篇文章是真的回應網友的問題。所以變得越變越多。

    「研究作得爛,其政治主張必然是災難」
    我從沒這麼說過。我文章最後有相反的論述。我說研究不好說的不一定有錯。請參看結語第2點。

    我覺得我比鄭秀好一點點的是我有拿出比較多的客觀證據來。她幾乎沒有。這是我的政治目的。我希望他們以後發言時謹慎客觀一點。所以像另一位樓上網友說的我只有批評他們沒有自己對服貿的論述。

    我那一句說"政治比科學低下"?請找出來?

    "「民主治理遠不比(科學)精英治理來得對眾人好」"我也沒說過。我承認我覺得新加坡的政府跟制度比台灣好。新加坡是菁英治國但是不是教授治國。科學學術與政治本來就應該是兩條不同的生涯。

    照我自己的定義,發言與國民黨立場一致算泛藍。關於服貿這件事情我不否認我算泛藍。我默默無名第一次大量公開發表評論,我不會永遠跟國民黨說一樣的話。但是陳博志林向愷永遠都說綠營好話。客觀來算鄭秀玲可以算只有兩次。 我可以保證我不會說連勝文的好話也不會去投他。但大概也不會罵他吧? 我對現在熱門的核四也中立。這樣算藍嗎?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2:02 回覆

  • 張笠聲
  • 對不起我真的有點生氣
    民主的價值就是在非科學人和科學人都有平等的一票去決定他們的未來
    不是科學可以代替每個人去決定公共政策
    科學可以去影響別人的想法 但不應站在上位
    因為得到科學資源的人
    是社會的既得利益者
    但社會不是完全由這些人組成的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下科學判斷
    但是每個人都可以下"他們自己對自己未來利益"的判斷
    這全部的人才是政治的主體,所以每個人選擇立足點是平等的,不論科學與否,這才是民主的價值核心
    所以相信精英治理可以作出較好選擇的人,包括共產黨,國民黨,都令人憤怒
  • 你的科學說的是什麼我不理解?
    台灣教授不多科學資源?

    "因為得到科學資源的人是社會的既得利益者"
    這不通吧? 是政治人物 成功的企業家 有好老爸的才是既得利益者,台灣學者很沒錢沒權,馬政府確實是很愛用教授當官。那也只是他自己的偏好,以前沒那麼多教授部長,換下一任總統也不一定用教授當部長了。

    我沒反對你說的一部分? 例如"他們自己對自己未來利益的判斷等等" 其實你要抗議我好像也錯篇了吧?這邊我只有討論鄭秀玲的學經歷,你的指控很多我都沒說?

    也許你先看完我那篇"過度自由是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那一篇再來抗議吧? 那邊有一大半你期望的回應。我相信我的答案不全然是你想要聽的。但是也不會完全是對立的。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2:24 回覆

  • Lazywind
  • 樓上有網友做出太多的延申性的說法,並不是在黃兄的文本與邏輯之內。西方有句話"put words in one's mouth",將話放在別人的嘴巴裏,可以形容這個現象。

    「相信精英治理可以做出較好選擇的人,令人憤怒」,這句話我個人完全同意(但也不是在黃兄的文本裏)。鄭秀玲最大的問題就是她不是精英,卻以精英自居,以台大經濟系教授的身份,寫出完全脫離應有專業水準的反服貿「報告」。坦白說,那是寫作文,不是寫報告。

    「民主政治,票票等值」,我個人也完全同意(有誰反對嗎?),因此每一個人都有權利發表意見。鄭秀玲當然也有這個權利,但她若以專業自居(她已經多次公開如此表示),就必須接受更深一層的檢驗。爛意見也是意見,但並不表示爛意見應該成為政策,否則大家每一件事都公投就可。民主政治下,最難做到的是如何在民粹與專業之間做出平衡,這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中最大的挑戰之一。

    再以鄭秀玲對扭曲Stiglitz「貿易談判應對等」看法為例,鄭秀玲可能是英文太差,完全沒有讀懂,也可能是刻意斷章取義,以使讀者產生錯誤的印象,誤以為連諾貝爾獎得主也是如是觀。如果問題在於前者,那就是鄭秀玲的英文專業有問題;如果問題是後者,那就是鄭秀玲違反了她自己在ptt版所宣稱的良知。其實她整篇報告處處出現了這些基本問題,既缺乏查證、也充滿臆測,這不是一位以專業與良知自許的教授應該做的事情。

  • 路人甲
  • 姑且先不用管鄭教授的學術不用管她有多少篇論文發表,看到有人說鄭教授的研究成果和能不能當系主任有沒有直接的關係,看到現在說法兩極。
    當1天和尚敲1天鐘,請大家的焦點注意在鄭教授當經濟系主任是否稱職?
    鄭教授是否真的有做好系主任份內的工作?大家可以去打聽一下。

  • 這件事情的根本是她用她系主任的身分大量對公共政策評論而且不符合經濟學的一般推論。 一般台灣民眾不知道以為她學問好所以盲從專家而被誤導。

    我在這篇稍早的回應或是另外一篇朱院士那篇有提過,如果她只作純學者,縱使她論文發表不好,我一點也不會想寫文章討論她。

    你說的另一部分其實台灣也應該反省討論一下,就是為什麼系主任變成用輪值的。 說值日生比較難聽 說像軍中的值星官就好聽一點。 我舉了三個例子,在國外好大學的系主任論文發表的狀況也要被考慮啊! 像是那些世界大學排名很容易有一項是學者對該大學或是該系的學術印象。 如果不熟悉台灣或是台大的狀況很容易來逛網頁的時候就從系主任看起。 論文發表不好就會讓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以為那個系作研究的風氣不佳。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8:22 回覆

  • 訪客
  • 中國清華大學白重恩那63篇是「真的.....」?
    那不但台大鄭秀玲慘輸而已,連新加坡國立大學Julian Wright及香港科技大學梁兆輝都一樣慘輸
    現在是在演「中國隊長」嗎?
    你當其他人吃素的嗎?還是當大家不知道研究多難作?
    到底中國清華大學白重恩那63篇是真的?還是造假?
  • 如果你是學生的話,真的該反省一下,你有看我整篇文章嗎?
    你只看那個表囉? 台灣學生真的都這麼懶惰嗎?
    光看我這篇文章的內容就已經跟你的問題很不一致
    更不要說我在PK朱敬一跟另一篇文章中有詳盡解釋怎麼比。

    首先是我說了好幾次中文的不算分,連鄭秀玲要幫自己說話辯解也不敢拿她的中文論文發表來辯。

    第二是我三篇相關文章都有提到在國外只比較A++ A+ 兩個等級的文章 通常對這些系主任來說 A B C等級的文章都是跟學生寫的甚至是幫忙或是指導學生寫的。大師甚至會覺得有BC期刊是丟臉的事情。

    第三 我有明說我看到的是HKUST的梁主任最好
    因為他的A++最多。 他是重質不重量的好學者

    你可以幫我檢查白主任的中文論文。 我承認我懶得仔細中文的論文一篇篇看就是數有幾篇。 有錯我更正。 基本上我再強調一次,我在比英文論文發表狀況。 國外也是一樣。 不然你叫我們紐西蘭系主任怎麼寫中文?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8:25 回覆

  • SL
  • 我對版主關於魏啟林的經驗有點失望, 魏是個外務非常多的教授出身董事長級經理人, 當教授是"工作需要",社會上本來就會有很多人利用"職權"來愚弄勒索別人, 魏是用來結交權貴和找投資機會, 所以不專心在專業, 會給學生這樣的印象和教學是不能意外的, 他還算好, 我遇過因工作需要認識的理工背景台大教授, 直接以公事為由要求提供看起來不像公事用的"贊助", 就看評估對方價值後自行決定是否買單,
    我和版主一樣, 有一咪咪沒死的理想性, 所以才會加入討論, 台大有非常多校友分布在中國香港和新加坡等地工作,這種半移民的侯鳥形態, 就是因為在台灣沒錢途也看不到錢途(在中國外商銀行的台大人很多有1000k), 很多對台灣已無熱情, 版主算很難得,台灣人如果再不用功,以為拿一張選票證明自己高級可以決定台灣前途,厲害的人移民落跑, 克里米亞的自爽式無腦民主將會是借鏡,
    既然網路總有專業不夠還不找專業打手來筆戰的愚民, 把經濟科學硬要扯上政治社會學, 實際上宗教鬼神更可以扯上政治,以前"神權統治"應該有學過, 什麼都可以扯上政治因為是"管理眾人之事", 國父當年革命奔走外國演說募款, 後來得到國際同情, 各國官方應允只要革命成功, 中華民國成立之時就給予承認, 如果沒有"外交承認支持", 中華民國不可能存在, 所以只要涉及到國際事務都是國對國的政治事務, 一國決定自爽但其他國不承認是無效的, 鄭主任經濟專業被同行批得不堪, 政治上無視國際現實, 老是把自己專業背景搬出來愚民, 如果臺灣簽的服貿很爛政府無能, 就該效法國父到美國中國等關鍵國遊說演說尋求國際支持, 也沒國父當年的政治暗殺風險, 如果只想上媒體靠半桶水專業向多數不懂專業不用功只愛抱怨22K的愚民取暖, 實在太大才小用, 所以任何"對等"談判在國際實務上是不可能的, 因為經濟體不同供需條件不同, 小的經濟體只有配合大經濟體的條件, 不然經濟制裁等國際霸凌就會出爐,
    敝人一向不學無術也不愛念商學書籍, 也把服貿條文看完, 因為接觸行業有限所以一直等專業人士的討論, 目前為止都是看到用專業綁架, 仗著專業唬爛的居多(有些醫師背景還扯健保法規唬爛),以為大家沒有實務和法律常識, 政治意圖明顯, 不爽的人何不藉此用功來請教版主順便踢館? 反正實務上考不上當不成版主的學生也算一種撈到,
    當年巧遇某台大助理教授, 震驚於為何升遷如此緩慢? 大概會讀書會考試還考得上公費但是做人沒有教怎麼做, 某升遷迅速的國立教授說, 過年過節都送校長和系主任超貴水果禮盒, 教授們在評鑑制度的自由心證下, 沒學起來就是對自己過不去, 可見專業不是真的會影響升遷的問題啊至少在台灣的圈圈裡
  • 唉...台灣需要改革進步的地方真的很多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21 回覆

  • 訪客身份
  • 很快掃了一下留言,幾項負責任的更正:

    (1)鄭秀玲不是法輪功的。
    (2)熊秉元是年資到申請退休的,不能算半途離開。退休後到私立大學。至於他未退休前是否受到排擠,我不清楚。
  • 謝謝分享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21 回覆

  • 訪客
  • #42
    臺灣就是很多你這型眼光的人, 所以林毅夫才會為了有更大的舞台而離開, 中國經濟統戰自鄧小平決定開放時就開打了, 而且廣納世界人才, 現在毒品嗑久了突然要戒毒的臺灣, 不想漸進式的妙招只會愚蠢斷然拒絕, 會有什麼後果自己想吧!
  • 台灣太封閉了些,不光沒中國技術人才'教授或是白領來工作(這不要緊) 其他亞洲各國都很少。 相對的,台灣是這些人才的輸出國。 這也是GDP不高的一個原因之一。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23 回覆

  • RU31
  • 鄭秀玲不是法輪功?
    第一學府的經濟系主任講的 好像有點特別 有台大經濟版友嗎?
    可以翻譯一下,你們系老大的話嗎?

    kougousei:法輪功思考都比較特別
    sdhpipt:練法輪功的,你覺得呢?
    huchihkuei01:法輪大法好
    vonnewman:從系主任開始全都是...........法輪功
    amimi0629:法輪功思惟獨特 吾人難以跟隨
    zerowingtw:低能至極。法輪功害人不淺
    推 arenc:法輪大法好
    http://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395592063.A.393.html
  • 我個人經驗 "小時候" 台大經濟系我很肯定有4-5位老師是法輪功,鄭秀玲那時候是新老師小咖我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加入一起練。所以我個人完全無意見。歡迎有人有真相可以分享。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20 回覆

  • SL
  • 看了一下白重恩的資料:
    目前担任《世界银行经济评论》等国际期刊编委,《经济学报》联执主编,《经济研究》等顶尖国内期刊编委、学术委员或学术顾问。并曾担任国际期刊《比较经济学杂志》(2004年至2006年)编委。
    林毅夫2008年出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兼負責發展經濟學的資深副行長,
    也看了一下主任們的連結, 我們給這些優秀學者的舞台是什麼?
    白重恩的論文題目非常精彩, 多數是關於總體經濟和政府經濟學, 對國家經濟策略或產業策略制定有重要的幫助, 光是經濟模型的設定就非常巨大, 難怪需要數學博士的背景, 資料的蒐集也需要政府提供數據和其他重要協助, 很多研究報告只要是資料蒐集有問題, 不必看選擇的統計方法就可以丟垃圾筒,
    其他兩位主任專注在個經領域, 研究報告內容有效於個體經濟的相關法規制定, 或者企業策略的擬訂, 資料的蒐集比較簡單, 模型也不龐大複雜,比較像是一般大學教授拿手的範圍,
    版主這麼用心蒐集資料和連結, 尚有人不用心閱讀查證, 就貿然猜測他人可能造假, 只是顯示某些人若有機會, 就有公開偽造國際學經歷, 不怕貽笑國際不知羞恥的傾向, 台灣確實有這種不老實被抓包還能全身而退的環境, 所以版主人在比較文明的新加坡工作, 不領台灣薪水不繳台灣所得稅, 沒太多利害糾葛, 週圍沒有不學無術者隨意誣陷, 才能安心大聲說真心話, 如果很多台灣人是這種品質, 沒專業又愛造謠生是非, 22K算很高, 外籍幫佣的水準, 都不會亂傳雇主是非吧!
  • 白主任在國際學術界是真的有一定知名度的。他先前在美國BU作過一陣子,在國際學術界做研究有比較好的論文結果並不奇怪。中國很肯砸錢請有學術成就的海歸中國人回去擔任系主任或是院長等等。對他們而言,這是一個快的辦法讓清華"看起來"有進步,"門面上"看起來追上香港新加坡。實質上,請這些人回去也是會讓中國的學術越來越進步。

    總之有人如果有客觀證據說白主任灌水的歡迎提出來。我是直接用他們的網頁來比較的。確實沒有查證他門網頁有無造假。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17 回覆

  • 訪客
  • 如果鄭主任不是出身數學背景大概也玩不起總經, 分析服貿是哪招啊? 果然是演給外行看的熱鬧戲, 信什麼教信什麼黨是個人自由, 是專業就要分清楚
  • 這我完全同意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18 回覆

  • Lazywind
  • 熊秉元是30歲的時候,也就是1987年進入台大經濟系教書,他那一年離開我不清楚,但如果要以大學教師25年退休年資計算,他的退休年會是2012或稍早一些(例如,是否有當過助教)。但實際上他離開台大的時間比上述的2012年早很多。

    在國外發表論文的確不容易,根據黃兄的統計,中國大陸清華大學白重恩教授在美國A與B級期刊,共有19篇之多。這是相當不容易的成就,即便排除其他論文,就已經足以顯示白重恩是真的。

    嚴格講,要寫出關於服貿的分析報告並不需要相當優秀的論文發表經驗。但學術界有個習慣,如果我們看到一篇很爛的研究報告,通常會問,他(她)是那個大學的研究所畢業的?或者是,他(她)過去的學術研究成績好不好?因為這些資訊是重要的參考資料。

    關於鄭秀玲的反服貿報告,其品質水準的確很低落,最嚴重的地方是欠缺最基本的查證,而且充滿了不是educated guess的臆測。我不妨打個比方,鄭秀玲畢業於排名80至110的壬色列理工學院,我可以因此而建立一個很主觀的臆測,「鄭秀玲原先唸的是排名較前的研究所,但因為一再被當,才輾轉到了排名這麼後面的研究所」。我如果將這個臆測寫在究報告裏,別人一定會問我有無查證,如果沒有,那這段臆測無效。很不幸,鄭秀玲的反服貿報告,到處都出現這些最基本的問題,連educated guess都談不上。那不是報告,而是作文。
  • 謝謝支持!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24 回覆

  • 訪客
  • Lazywind: 熊老師何時退休,你要再查證。不過熊老師的事實在與現在的議題無涉,我就此打住。
  • Lazywind
  • 樓上訪客,這點我已盡我所能去查證了,我沒法查到他何時不在台大,但應該不是在2012年。我必須承認這是臆測,但我不會將之寫在研究報告內。:)
  • HAH
  • 說臺大經濟系人事傾軋是公開的秘密吧。現在臺大社科院院長林惠玲也是泛綠,在反旺中和反服貿等一直都跟鄭秀玲在一起,其中之一的副院長是剛剛上任的吳聰敏,是泛綠親日派。吳聰敏1952年出生還在不退不休,熊秉元等年紀較輕的老師卻早早退休?
  • 謝謝支持!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25 回覆

  • 訪客
  • 樓上的 HAH,有政治立場有什麼關係?每個人都有立場,只是你在行使工作職權時,是否把政治立場凌駕專業,將專業扭曲為立場服務。我不同意鄭秀玲在這次事情上的處理和作法,但你提到的林惠玲和吳聰敏,我看不出有何問題。退休的事情,查查年資再說吧。讓我們就事論事,不要牽扯他人,避免人身攻擊,也不要隨便臆測。
  • 我可以講句公道話。這位訪客的言論我也完全同意。我當年只是經濟系的過客外人,修課的老師沒幾位。吳聰敏老師算是跟我有比較多互動的了。簡單說他是位謙謙君子。你若問我個人意見,我當然覺得他比鄭秀玲適任多了。他當年不光熱心幫忙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小助理解答困難的LATEX問題,雖然他有他的政治立場,這麼多年來我沒什印象他在報紙上發表的言論讓我覺得是政治性高過專業性。 相對的有些現任或是前任台大經濟教授發表的意見就讓我覺得那是什麼鬼東西,你在媒體上這樣講那你在課堂上講什麼?

    以我對吳教授的"偏見"來看,我猜他如果擔任系主任不會像鄭秀玲這樣惡搞。他會在還合乎經濟學理論的範圍裡幫泛綠講話。甚至可能用閉嘴來幫泛綠。其實我猜這也是一部分他從未擔任系主任的原因,他不像個不熱心服務的人,但他應該有他的原則來作事。

    其實我已經找到吳聰敏教授跟胡勝正院士對服貿的評論,只是現在我自己工作忙,留言又變多。我也想趕快整理一下貼出來。因為他們的意見跟我散在各篇文章中的看法,其實沒有什麼太大不同。

    在國家這個層級其實服貿的影響一點也不難懂跟預測。難的是每個產業的配套政策跟當"餅變大了"怎麼要分那塊大餅才會使得每個台灣人都更好。當然這是"錢的部分"。如果有其他非金錢的價值觀的牽涉進來,問題又更複雜不一樣。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4:48 回覆

  • YehBingyan
  • 我覺得台灣任何政策上至層級就會無解了,這麼多年媒體的宣傳功不可沒。看看各種辯論基本是雞同鴨講,連兩派學者都不能坐到一起理性探討,何況普通民眾。依我一個外行看,對服貿既沒有支持派講的那麼好,也沒有反對派講的那麼差。台灣目前的問題是領導人根本不懂發展現代產業需要做什麼,且下面的技術官僚能力也很差。從李登輝的 國際營運中心、國際金融中心,陳水扁的 台灣設計大陸製造,馬英九的 簽訂FTA解決一切問題。以後蔡英文的 不要從中國走向世界,要從世界走向中國。看看這些人都在鬼扯什麼?

    政治影響經濟,這句話在台灣很適用。今天台灣的問題就是不能正確認識中國大陸,所以對自己的定位出現了問題。想想看,連指導思想都有問題,各種政策措施都有效嗎?臺大管理經濟金融這些學生和學者還以為對岸是世界工廠呢,這種思維怎麼競爭?事實是,台灣不管發展何種產業都要和中國大陸競爭,這是逃不掉的。按照聯合國劃分的幾百項產業分類裏,中國大陸是世界唯一所有產業都具備的國家,看看他們的十二五規劃,如果完成產業升級,台灣的機會就不多了。遺憾的是,台灣領導人沒有眼光和能力對產業發展做規劃。台灣的學者學生民眾早就在日復一日的政治正確的媒體轟炸下失去判斷力。
  • 您說的很好,我只澄清一下,我那個國家層級的意思只是對整個台灣而言會總數會賺比較多錢。台灣底下有很多產業,不同產業狀況不同就開始變複雜。

    至於那些鬼話,我是覺得人民愛聽,所以政治人物愛講。人民健忘,政治人物任期短,所以說說就算了。

    中國是進步很快,我對台灣不樂觀主因為人民只喜歡聽政治人物講中聽的話。 台灣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繼續維持不錯的經濟成長。 只是那些政策與策略不容易被提出討論也不容易被執行。

    黃克威 於 2014/04/27 23:11 回覆

  • Lazywind
  • 吳聰敏我不熟,但人還不錯,這些年他也致力於台灣經濟史的研究,算是很有心的學者。他最近寫›了一篇「從服貿協議的爭議看台灣的困境」,是從提出問題讓大家思考的角度出發寫成,包括他所提出的台灣的三個選項。全文四平八穩,至少要比鄭秀玲的鐵口直斷但又一面倒的胡說八道,要好得太多了。

    我倒是覺得黃兄不妨以該文為基礎,另寫成一篇專文,我也可以參與表達我對該文的意見。

    黃兄可以說是「一戰成名」,部落格人氣旺盛。:) 我覺得這是好事,台灣有一種聲音過於突出,走向極端化,以致於掩蓋了應有的思考,這對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是不好的。
  • 不敢當啦。能多一些人看到真相跟多一些人學會比較理性的判斷跟思考對台灣的經濟等發展應該都有幫助。不過看起來我說服的人有限。但是慢慢來囉。

    我有機會確實打算彙整胡勝正院士的評論跟吳教授的評論。我前文提及的就是那篇。基本上算是蠻中性跟符合經濟學分析的文章。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0:43 回覆

  • lichen1943
  • " 我覺得這是好事,台灣有一種聲音過於突出,走向極端化,以致於掩蓋了應有的思考,這對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是不好的。 "
    說得真好
    感謝了
  • 謝謝分享意見!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0:45 回覆

  • Lazywind
  • 回lichen兄,坦白說,一直到了反服貿運動之前,我對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還抱持著謹慎樂觀的態度,如果再能配合台灣與主要國家(包括中國大陸)簽訂自由貿易等經濟協議,就形成兩個支柱,對台灣在國際政治與國際經貿兩方面會有很大的幫助,就好像一個人有兩腿,缺了其中一條就很難走得順利。。

    但反服貿運動的種種表現,尤其是鄭秀玲一篇反服貿報告這麼容易就讓許多年輕人相信,使我對台灣民主政治的看法打了折扣。
  • 對我而言也真的是類似的想法。台灣會在任何爭議性議題吵來吵去已經是常態。讓我最失望的是自由貿易協定的簽定在經濟學上已經是相對比較有共識的結論。但是鄭秀玲光靠懶人包就可以讓那麼多的學生倒向她那邊,這是我決定要出來寫文章的一大原因。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0:47 回覆

  • SL
  • 台灣的民主政治到目前為止, 最難接受的是中國人吧! 他們會誤以為民主政治造成施政無效率和耗費社會資源, 而懷疑他們因市場開放變有錢, 而慢慢產生的民主自由思維, 只要中國一日不民主化, 就不可能和平統一台灣, 所以不見得是壞事,
    (BTW, Lichen女士是位關心國家社會的女老師喔!)
  • 我了解的中國其實似乎處在一個很特殊的演進中的社會狀態。他們似乎開始有某種底層的民主,就是如果地方政府有些事情沒處理好,他們也會大呼小叫集結抗議。但是他們目前似乎還沒有去要求中高層的民主如直選等等的權力。再來的變化我也不知道。

    謝謝各位分享有用有趣的資訊!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0:50 回覆

  • 訪客
  • (只對於你對經濟學的認知有意見)

    "經濟學是高度量化只講客觀證據的科學。經濟學與一般大眾理解的社會科學不同。"

    經濟學雖然用到大量的數學 但它絕對不是只是數學..
    數學僅是表達的其中一種方法
    國外又一堆傑出的學者的高級論文根本不用一堆高深的數學

    你所謂的高度量化只講客觀證據的經濟學只是經濟學的一部分而已
    不要把國內學者過度崇尚量化迷戀計量經濟 當成經濟學的世界只有量化不得帶有任何價值判斷

    Marshall在寫給Arthur Lyon Bowley的信裡有寫道:「(1)把數學當作速記語言,而非探討的工具。(2)用這個方法一直到把想法完全記下為止。(3)將之譯為英文。(4)舉例說明為何這些想法在真實生活裡重要。(5)把數學燒掉。(6)如果你做不到(4),就把(3)燒掉。我經常做這最後一點。」
  • 訪客
  • 再來現實世界的經濟學本來就跟政治 社會密不可分得
    經濟學的世界遠比課本來的寬廣
    若現實經濟 只討論"經濟" 那只是知識的潛妄
  • 訪客
  • Marshall那段更貼切的如下

    Alfred Marshall研究經濟時也提出了他的方法論:
    (1)把數學當做是速記的語言,而不是研究的目的。
    (2)一直使用數學直到完成分析。
    (3)把分析的結論用日常語言表達出來。
    (4)再用生活中重要的例子來加以說明。
    (5)然後燒掉數學的部分。
    (6)如果你做不到(4),就把(3)燒掉。而這正是我常做的事。
  • 陳嘉帆
  • 謝謝作者用心撰文,讓台灣大眾可以知道真相。台灣需要更多像您這樣的專家站出來說公道話。不然台灣的言論自由就要淪為謊言與口水戰的無限回圈了(實際上已經是了,哎)。

    學者私底下有政治立場沒關係,人之常情,但是如果藉著自己的專業頭銜(他的投影片第一章就打著臺大經濟系主任)刻意“誤導”一般民眾,那是"政治學者"。最近看到很多高學歷的人也迷信專家讓我感到很心寒,台灣填鴨式教育徹底失敗,應該學習西方開放式問答教育。以懷疑的態度讀文章。我從沒學過經濟學,都覺得鄭秀玲教授的文章有不符合常理之處,其他高學歷的人光唸書,都不會思考嗎
  • 給陳嘉帆
  • 遇到政治信仰,就都不會思考了.
  • 19
  • 是針對反服貿的論述做反駁 ?
    還是執著在學術背景政治立場大做文章?
    這樣客觀?真的此地無銀?


     


  • 訪客
  • 這樣的系主任很爛
  • 現任台大經濟助教
  • 批評的部分我不多說,畢竟大家有各自立場;
    不過可以補充的一點是:鄭秀玲前主任的學術文章,
    是以沒被計入而發在非經濟期刊的為主。
    (她做的產業經濟學並不是 IO 這種導向的,多是土木那一類)

    然後新上任的林明仁主任 (純粹學者) 應該有得跟國外比了⋯⋯
    (從得獎到現在的期刊等級,以年資來說是真正厲害的學術型人才)
  • 訪客
  • 鄭很差,我看過她幾次發言,不敢恭維
  • Cai
  • 這樣比較是有問題, 主任是輪任的, 並非研究水準最好的,
    以歐美來說, 有能力做研究的, 不會去跑去當主任, 院長, 或校長等管理職,
    大部分是研究做不下去了, 只好去擔任管理職, 做些簽名, 蓋章, 或找公司校友募款等行政服務工作.
  • 這我不反對。前面有很多網友評論討論過了。台灣非學術界的人以為社會科學的教授是什麼專家,其實大部分的教授什麼都不會,但是還有人用系主任的頭銜招搖撞騙造謠生事,所以我才寫這篇文章戳破有些系主任有多不入流,而且這篇文章也證明了在亞洲各真正的頂尖大學,系主任還是要有一定的學術成就,這跟美國不全然相同。

    黃克威 於 2016/08/11 19: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