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網友在我 "政治干預學術: 台大經濟系主任論文發表慘輸中國清華系主任"
提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我覺得我的回應長到了應該改成一篇文章。所以我就寫了這一篇跟大家分享我的看法。

那位網友提到的看法如下

"分享一下我對文中黑箱的看法。在面對與中國之間的任何交流,只要套上統獨等相關疑慮問題,絕對就會陷入無限迴圈,但不可諱言,我們中國的關係是特別的,引述 姚立明 的話:「簽完服貿,中國將會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但我接下來兩個命題,各位覺得可以相容嗎?第一、中國是政治上最大的敵人。第二、中國是軍事上最大的敵人。(但是服貿簽下去以後)中國成為台灣最大的經濟夥伴,將來不會有問題嗎?」。這句話,難然不完全100%完全對,但至少至少有1%的可能性。哪怕是這麼1%,我們不應該因為是美國的「黑箱審查貿易協定」or國際慣例都是這樣,我們就也要跟黑箱,面對這1%的可能性,難道不該透明、僅慎一點嗎?"

姚立明的原畫面可以在下面網址找到

http://www.ptt.cc/bbs/FuMouDiscuss/M.1396061376.A.132.html

我的回應如下:


第一,"簽完服貿,中國將會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這句話是錯的。"中國+香港"已經是台灣最大貿易夥伴好幾年了。台灣這幾年來跟中共關係沒什麼不好啊? 不好的時候反而是陳水扁執政的八年兩邊互相大小聲。或是換句話說中國當成台灣最大的經濟夥伴不如許多人心中想的可怕,因為這件事情已經一陣子了。證據是政府的統計資料如下。

  • 我國對主要國家(地區)出口金額及年增率 (Excel)
  • 我國自主要國家(地區)進口金額及年增率 (Excel)

從出口來說,從資料表的第一年2003年就是最大貿易夥伴,對香港中國的出口是第二大的美國的兩倍。當然很多出口是中間原料類的產品。從進口來說,中國加香港自從2013年起取代日本成為我們第一大進口來。而且從2005年起中國加香港就一直是我們第二大進口國。甚至可以說不簽ECFA中國都已經是台灣的最大貿易夥伴了。

第二,因為台獨而反服貿的人就老實說,那是你的價值觀,我尊重你的價值觀,我們也不用浪費時間在經濟議題上打轉。反正那些人逢中必反。所以問題不是什麼黑箱也不是什麼產業賺賠或是那條款有問題。這樣有什麼好討論的? 經濟學不是拿來討論價值觀的選擇。經濟學是討論ECFA或是服貿對於經濟成長,產業發展,貧富不均等等的影響。喜不喜歡看到中國人出現在台灣或是支持台獨或是統一等等就像是宗教信仰一樣,是自己個人的價值觀。旁人不容易影響更不是政府政策容易影響的

第三,所以"第一、中國是政治上最大的敵人。"
這兩點對支持台獨的人而言是對的。台灣大概是20%多支持台獨吧? 10%弱支持統一,其他是維持現狀賺錢重要。所以這兩句話對其他七八成的人而言也不太對。對台灣少數支持統一來說的人更是相反大錯的論點。


我們就討論那七成支持維持現狀賺錢重要的人的想法。 "中國是政治上最大的敵人"就變的很奇怪的說法了,馬英九執政八年就是維持現狀加上增加與大陸的交流,"中國是政治上最大的敵人"是鄭秀玲式的危言聳聽。 這七八年來對中國增加的開放對台灣到底有什麼"政治"害處? 中國在政治上是民進黨最大的敵人還蠻說的通的。



基本上我不反對中國軍事威脅這句話本身的意思。 甚至中國幾乎是台灣軍事上唯一的敵人。 中國長期希望統一,所以如果跟中國的目標相反的時候中國有可能動武。 這威脅永遠會存在,不簽服貿也存在。 鎖國不簽服貿等等就能減輕軍事威脅嗎? 中國比台灣大這麼多,不靠美國根本不用比。 美國人很現實自私自利要保護台灣只會在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情狀下。 當台灣越窮越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美國人一定管都不管。 從戰略這方面來想,台灣因為小,唯一的出路似乎是走類似瑞士新加坡的路線。 就是想辦法讓西方列強的有錢人跟政客甚至中國的有錢人跟政客把錢放在台灣,也把企業的資產與總部設在台灣。 只有這種情況下,才會讓中國更不願意對台灣動武,因為那會傷到他們自己高層跟有錢人的財產 同樣的,西方列強才會更加願意保護台灣,不然的話一樣,他們的有錢人跟大企業的資產會化為烏有。 也只有這種情況下他們才可能願意花昂貴的軍費保護台灣。 

回到什麼是對七成民眾好的政策上。所以重點應該是反省三通之後所有的交流對台灣到底是不是有經濟上的好處? 有的話增加開放方向上就是對的。 細節上我相信服貿條款當然有可以批評跟不完美的地方。 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理盲靠直覺不講理談經濟上的影響就是了。

其實有時候就算支持台獨的人也應該想清楚。如果台灣經濟上能一直領先中國,統一就越遙遠。統一最容易發生的情形是中國變的比台灣有錢不少而且生活方式跟台灣差不多。當然這不會在十年內發生。但是因為支持台獨而讓台灣的經濟越來越差反而才是把自己往統一的路上推。

, ,
創作者介紹

Wealth of Nations

黃克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Pininfarina Fans
  • 現在的台灣有點像清末
    洋人是來亡大清國的 政府還是得跟洋人打交道 還是得洋化
    當時中國人想閉關的很多 問題是閉關閉不了 洋人有槍有砲有船有艦
    閉不了 只好罵辦洋務的官員是漢奸
    耍嘴皮子那是一定要的
    清國對外戰爭一敗二敗三連敗連連敗
    北京官場和熱血學子當然也是要罵政府無能的
    問題是:跟不上時代的他們也正是此也敗彼也敗
    敗個沒完的原因之一
    沒啥進步
    唯一有進步的是:台灣媒體用21世紀的科技重演19世紀的嘴皮老秀
    證明麗史課本讀半天 也沒啥用^^
  • 對啊~~ 感謝支持與分享! 謝謝!

    黃克威 於 2014/04/24 11:27 回覆

  • Do
  • 在美國國力衰弱失去老大地位之前,美國不會不管台灣的,因為美國想利用台灣來對付大陸,兩岸鬥的越凶,他越高興。這樣中國才不會搶他的位置。
    維持現在,兩岸互鬥,最符合美國的利益,統一不合美國的利益。
  • 這基本上我同意,
    我那段話的重點是美國只管自己國家利益
    對美國有利的時侯(短期是不可能)
    美國要逼台灣統一也是可能的。

    黃克威 於 2014/04/24 11:28 回覆

  • Do
  • 美国是中共最好的朋友,是民主斗士最大的敌人
    http://jianshu.io/p/501757ccdd30
  • 經濟學上通常假設人是自私的
    人會為了自利來做決策跟選擇
    所以文中很多事都可以這麼解釋
    謝謝分享

    黃克威 於 2014/04/24 11:30 回覆

  • Pininfarina Fans
  • 有明治維新的日本當對照組
    證明大清國政府&人民遠遠跟不上時代
    沒用
    現在的台灣有突飛猛進的韓國當對照組
    照樣沒用

    公共議題不可能理性討論
    要洪秀全之流的神棍猛玩信我者才正確
    除了不會天父天兄上身口吐神諭
    本質原理一點沒變
    台灣人玩民主 竟然玩到倒退兩百年回到19世紀
    竟還洋洋得意呱呱叫這是甚麼公民力量 ^^!!


  • 現在看起來在台灣
    "公共議題不可能理性討論"
    已經成為常態

    所以我才會有感而發寫媒體中立跟民主妨礙經濟那兩篇文章
    除了那兩個方面外似乎是沒有解藥
    台灣只會繼續爛下去

    黃克威 於 2014/04/24 18:12 回覆

  • 訪客
  • 「第四,所以"第一、中國是政治上最大的敵人。第二、中國是軍事上最大的敵人。"
    這兩點對支持台獨的人而言是對的。台灣大概是20%多支持台獨吧? 10%弱支持統一,其他是維持現狀賺錢重要。所以這兩句話對其他七八成的人而言也不太對。對台灣少數支持統一來說的人更是相反大錯的論點。」
    中國是政治/軍事上最大的敵人是客觀的事實 (歷年來臺灣政府在國際政治上受到最大的阻撓就是來自中國,中國用導彈對準臺灣、公開表示不排除武力統一等都是已知的事實),不管支持臺獨支持統一這個事實都不會改變。所謂「最大」,就是跟其它國家比起來最大,不然你能舉出比中國更大的政治或軍事上的敵人出來嗎?所以關於這個討論你的邏輯完全不通。

    「回到什麼是對七成民眾好的政策上。所以重點應該是反省三通之後所有的交流對台灣到底是不是有經濟上的好處? 有的話增加開放方向上就是對的。」
    這裡最大的問題是就算有經濟上的好處,是否好處可以 (某種程度上均分) 到七成民眾身上?如果不行的話,增加開放的方向還是不對。這裡也是一個邏輯上嚴重的錯誤。

    「我猜中國長期當然想統一,短期就未必了。他們的最高領導可能也是希望維持現狀增加交流就好,經濟發展最重要。他們也不會想要給自己添無謂的麻煩。中國已經有香港各式各樣的問題,有自己經濟發展體質的問題,習近平如果真的想打貪污的話那是更難更大的問題。」
    關於這段,政治甚至戰略、權謀完全非你本行,就不要亂猜了。

    我是從你評臺大系主任那篇文章過來的,那篇文章你發文回文都有憑有據,邏輯完整,為何這篇文章邏輯卻如此漏洞百出令人失望?希望你能再好好想想,期待能看到和評臺大系主任文同等水準的回應。
  • 您說的第一點批評有道理,我會更正

    第二點我也同意,我這篇文章原本來自於回應,所以比較不嚴謹不夠完整。這點我不覺得我是犯錯只是偷懶打太短。您如果有空看我其他文章就知道,我說過問題在於怎麼重分配跟補貼損失的產業。邏輯跟學理上如果"台灣的總體的餅變大"政府應該找得到一種重分配的方式使大家都變得更好。

    關於中國短期那部分,不過這也是為什麼我用詞就是用"我猜"。甚至不是"我覺得",或是像我有些時候是更肯定的語氣。而且那段也不是我分析的重點。

    您的邏輯相當不錯,謝謝指教!我現在想想做些改正。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8:02 回覆

  • 訪客
  • 「邏輯跟學理上如果"台灣的總體的餅變大"政府應該找得到一種重分配的方式使大家都變得更好。」
    學理上也許政府應該找得到一種重分配的方法,但邏輯上我看不出來政府找得到的必然性 (我姑且將「應該」視為應當這麼做,且一定能這麼做)。而實務上從各國日益惡化的貧富差距更可看出,政府要不是找不到有效重分配的方法,就是方法存在但政府不願意或無法有效執行。
    因此回到原命題上:「有經濟上的好處,增加開放 (把餅做大) 就是對的方向。」考慮到經濟的好處並不保證一定能均分到大多數人上,除非你能說服別人「把餅做大就算只有少數人得利」在任何情況都優於「不把餅做大」,不然原命題不為真。
  • "台灣的總體的餅變大"政府應該找得到一種重分配的方式使大家都變得更好" 這件事情不是我發明的,在中高級的經濟學中有相關的數學模型證明,也是為什麼開放FTA的理論基礎。邏輯的話就是假設/舉例而言,如果只有金融業一年多賺500億,但是其他10個產業各賠40億。那金融業就應該補貼每一個產業41-49億,這樣就大家都會因為FTA變得更好。現實也沒有離這個超級簡化的例子很遠,這例子也點出了一部分的問題,目前沒有管道來讓金融等賺大錢的產業把錢分給其他損失的產業。所以我同意你說的"政府要不是找不到有效重分配的方法,就是方法存在但政府不願意或無法有效執行"。我在別的文章也有提到這個看法。

    關於您的第二段,把餅做大跟把利益均分也是FTA在經濟課本中常提到。他是兩階段兩件可以分開討論的事情。大部分的經濟學實證研究跟理論都證明餅會變大,分配也會變得比較不均,所以你的問題或是癥結是第二階段的分配不均。換個說法就是,人民該反對的是關於開放後的利益分配而不是反對簽約本身。

    我可以理解你的論點。你像是說分配一定不均所以餅變大也不好。我的意思比較像是說該檢討的是利益分配的部分而不是簽約的那一步。其實我記得胡勝正院士對服貿的批評也類似,就是分配不均的部分。我會整理胡院士吳聰敏教授跟我自己的看法後再跟大家分享。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0:40 回覆

  • objection
  • 我花了一個下午看完您的文章,當初是因為鄭系主任的關係而連結過來的,本來我有點不解為何要以人廢言,但是仔細思考過後又可以理解(例如我本身是醫療人員,若是遇到其他醫療人員從事直銷等等行業時,把自己的專業身分拿出來用會讓我感到非常不恥,因為他的專業會讓民眾更相信他,這樣會造成民眾的誤解),其實即便是鄭女士是個學術成就上非常好的人,說出沒有依據的話誤導民眾仍然該被打屁股!

    我自己的父親是台商(而且是國民黨忠實支持者),回家和他談到服貿議題想聽他的意見,他只告訴我他們的確會受益,但是政府應該想辦法從受益者身上拿回一部分的利益回饋到受損害的人。這其實也是我討厭政府不斷說明利大於弊,卻不好好跟人民解釋利給了誰,弊又會在誰身上呢?等到弊發生情形嚴重時的補救措施呢?(那句結婚後不高興還可以離婚的話更是令人暈倒,總統的幕僚都在睡覺嗎?),為什麼一件好事卻要做得零零落落,當人民對政府失去信任後要再找回來就很難了(君不見陳前總統執政後兩年跛腳得如此厲害!)

    雖然我認同服貿利大於弊這件事情,但是有些事情仍然想不通,或許版主可以與我討論?此次服貿開放有兩項最為爭議處:印刷與電信。電信太難懂,我目前沒研究,印刷的部分倒是可以用常理之心來思考,尤其是曾經看過一份報導,內容說讀者文摘本要出版一名作者的小說,內容提及法輪功,於是印刷廠所在地的中國大陸拒絕印刷此書,要他們去昂貴的他國印書,最後讀者文章就沒有出版此書了(http://ppt.cc/rtbT)。

    當然我們清楚知道如果這是哈利波特第七集,出版商就算是高百倍價碼的印刷廠他也願意去印(所以是大家最愛說的競爭力問題囉?可憐的草莓族都被說沒有競爭力哈哈),不過這不是我討論的重點先略過不談了。我們談當開放印刷後可能會發生的情形(當然是我個人的思考猜測):情況一是陸資來台後(雖然有持股50%以下的限制,但是當三方持股時,擁有49%的那個人不就是掌控者嗎?),採取低價措施,不論賺錢賠錢(當然背後有誰撐腰很清楚),久了之後中小型的印刷工廠禁不起低價競爭恐怕都必須關門,屆時能選的印刷廠沒幾間,該印什麼書,書裡的內容那些該印出來那些不該印出來就不是出版者可以決定的了;情況二是聽說台灣市場很小早就飽和,陸資沒事幹嘛來?當然是台灣印刷業者過去設廠,可是在中國大陸印刷業是要領證的,要不要發證照給你由他決定,甚至發了之後等你廠房都蓋了做了兩年,要不要續證也是她決定的(看看google最後也是只能退出中國大陸http://ppt.cc/9azY),如若對方續證的條件就是你在台灣的印刷廠不准再印xxx的書呢?

    我的腦袋或許不夠清楚且背景知識不足,但是怎麼想都覺得似乎有些危險,不知版主是怎麼想這個問題的呢?
  • 您的醫療人員的例子非常好。我就是那樣的感覺。有趣的是綠營學問好的幾位,像我前一篇提及的胡勝正院士,感覺上就嘴巴閉比較緊少評論。可能學術成就跟良心不喜歡撒謊有點正相關吧?

    您的留言比較長所以我反而後回,原來印刷業的討論是這邊開始的~~ ;) 關於印刷業我一部分的說法在下方的回覆中。

    我也簡短提及電信業。我算不太暫成開放的。其實所有民用通訊協定都是很容易突破的。甚至網路的訊號是非常開放的。電影中的駭客有點誇大,但是誇大的部分是他們破解東西的速度。要傾入帳號監聽(網路)等其實是很容易跟有很多辦法。像我印象中前一陣子有一個很聰明的駭客只是在網咖截聽別人登入FB就可以直接拿到那個人的ID帳號(因為FB自己沒設計好)...美國也都不喜歡買任何華為的東西也禁止華為買美國的電信設備公司3COM。 所以除非有WTO法律類的問題,否則如果我是官員這部分基本上是不用討論的因為一點也不想開放。另外就是大部分的電信網路都是特許事業=保障獲利,所以開放在經濟上除非可以換到很多好處,否則我的直覺上是開放給中國好處不明。

    至於您的低價印刷廠的例子。第一是如果用掠奪性定價在大多數國家都是違法的,我不是法律專家,但我相信台灣有這一條,應該在公平交易法之中吧? 第二是我先前說的印刷廠是小本生意(進入障礙低就是說很容易就可以開),綠營連電視台跟報紙都可以辦得有聲有色,又怎麼會搞不出小小的印刷廠? 第三關於中國要領證會限制言論自由等等我相信。首先是我前面舉利的綠營印刷廠就不會去。 很有種的台灣印刷廠也不會去。 一個好例子就是演藝人員囉, 有的人就因為意識形態不會去大陸發展,有的就會把意識形態藏起來還是去大陸賺錢。 綠營要辦活動的時候還是很多演藝圈的去挺 (當然就比較少了,有些為了賺大陸錢的就只敢躲家裡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挺)。 如果中國真要對印刷業動手,結局類似如此吧? 我是覺得不會啦因為印刷真的是小產業不好賺,如果我分析的正確,中共不能靠印刷業封鎖言論自由,就更不會投資印刷業。

    其實要影響言論自由還是靠影響報紙跟電視新聞比較有效吧? 另外一條我的論點就是好像年輕人真的不太看書了...會認真還去買書的人應該也不容易被封阻他取得知識的管道(有網路等其他管道)。 倒是電視新聞的影響力真的還是蠻大的。

    黃克威 於 2014/04/29 21:28 回覆

  • SL
  • #7
    就敝人實務上對中國印刷業的粗淺了解:
    1. 中國的印刷業多在福建, 以國際貿易形式報價攬客, 在福建最大的原因, 是距海近運送出口方便(故傢俱成衣等接單出口為主行業也在東南沿海一帶)
    2. 美國大出版社Random House等原文高價出版物, 幾乎已交由中國印刷
    3. 交中國工廠生產有在業主不知情下, 超量流出轉賣惡習, 故客戶多有提防, 工廠對可能出問題之商品, 怕內控不佳流出也不敢接單, 怕惹麻煩
    臺灣印刷業的現況:
    1. 政府或民間等大量通常走"最低價"之標案路線
    2. 常要包含基本的設計能力免費設計
    3. 沒有接單歐美精裝書的設備能力
    4. 同等級報價比中國高(規模小, 很多家庭式, 人力成本等費用比中國高)
    如果中國有更好的智慧財產權保護, 有天臺灣設計利用雲端傳到中國生產, 臺灣印刷廠根本沒有存活空間,
    如果法輪功可以因為"錢"而放棄傳達理念, 和西方世界一堆殉道的聖者差遠, 也沒辦法和已經殉道的道友交代, 我認為是其他國廠商不想顯示自己懼怕中國報復, 以非常高的報價和其他嚴格的交貨條件刁難, 漂亮的拒接客戶,
    我覺得檯面上的都不會有大問題, 目前流行網路雲端"免費備份"的服務, 服務者主機位置, 公司股權結構都待查詢, 貪小便宜讓有心人整碗端去的風險不小, 這需要鄭主任的專業教導民眾如何提防,
    也許臺灣苟延殘喘的印刷業, 可以因政治因素靠法輪功的需要而獲得比較多營收, 但是市場太小, 沒國際競爭能力, 一般中國商人的興趣應該不大
  • 我倒是一直都懷疑開放印刷業真會影響言論自由。像我那篇大規模效應的文章有提及,如果不是高階的印刷(那些精裝書),應該是對大公司不利所以才會小印刷廠林立。其實我有一個不熟的姨丈就是經營"規模小的家庭式印刷廠"...其實這種小廠賺很少,毛利低,如果對手到大陸生產再寄過來郵寄也抵掉不少人工便宜的優勢。更重要的是這種小印刷業的"客製化的要求"會使得家庭小廠有優勢,小廠可以配合客戶各式各樣奇怪的要求,小廠可以有彈性的時間交貨(通常都很趕) 小廠跟小客戶通都是老朋友了等等的...

    我關於這方面本來更想作的事情是去看看大陸有沒有在香港買投資印刷廠 香港的印刷廠因為CEPA少了嗎? 大方向上我反而覺得香港這幾年越來越朝台灣的民主路前進而不是朝中國的極權制前進。可惜我最近忙沒空整理資料,不然應該算是一種客觀證據。

    黃克威 於 2014/04/29 20:46 回覆

  • objection
  • 感謝SL的回答,先澄清一下,讀者文摘本來打算出版的書是一名澳洲人寫的小說,小說內容有提到一小段法輪功,但是作者是否為法輪功我不清楚(報導沒提)。

    不過我覺得SL的回答比較偏向於"經濟"的考量,老實說,如果今天跟印尼簽這個協議,然後印尼也用很低的印刷價格來與我國的印刷廠競爭,我並不覺得會有我提出來的那些後續問題,因為印尼的印刷廠除了想賺錢不會有其他"政治上"的考量。或許是我被害妄想症過度解讀,總是擔心言論自由受到影響。這其實不是一個服務貿易協定的問題,而是跟"誰"進行服務貿易協定的問題。

    父親在大陸的所見所聞還是影響了我許多,畢竟那是一個"人治"高過法治的國家,短期內或許他們會讓我們嚐甜頭,誰知長期的影響為何呢?
  • (不好意思我先回了這條留言才回您長的那篇。所以有些話也許重覆或是順序反過來。)

    真要說言論自由會受到影響,我覺得通路比印刷重要。印刷業並不好賺也不是大產業。"進入障礙"也低。如果只是要印政治性書籍也不需要什麼貴的機器。假設出版業跟通路業都跟現在一樣,但是印刷業真的被中國買走很多間,難道民進黨跟辜寬敏那一類的人不能自己開小印刷廠印嗎? 我真的覺得就算中國想用類似策略來箝制台灣的言論自由,想用壟斷印刷廠是相當不聰明的策略。朝控制通路還好一點。

    而且我另一篇文章也有提及,不管通路尤其印刷業都沒法控制網路言論自由跟電子書的銷售。

    我可以了解很多人恐中或是反中,對於綠營質疑的幾個產業,我個人覺得網路電信業才比較危險,電子書籍通路有可能會輸但是言論自由未必受到影響(小書籍通路網站還是可以存在, 誠品應該還會存在,也會有別的實體書店存在,還有電子書),印刷應該不會受到影響因為印刷業是小廠林立的產業。 美容美髮業會洗頭+洗腦更是大笑話。

    黃克威 於 2014/04/29 21:24 回覆

  • 訪客
  • #9
    (請教授原諒, 貴版變成網友交流園地)
    感謝您的客氣! 在下舉個例子, 如果韓國人以自由貿易為由, 到世界各國廣設所愛之"香肉店", 提供給韓國僑民打牙祭, 誰受得了?世界各國可能比較想逼韓國立法, 嚴格查禁狗肉吧!
    在下會用"經濟"的考量, 是周圍接觸中國的親友都是如此, 比如說最近退休回來的永久榮譽深圳台商會長黃明智, 他是熟人的近親, 在中國30年平安也賺到錢, 多年前唯一被綁架差點沒命, 是因為不肖臺灣員工聯合中國當地人幹的,
    中國有中國的法令, 中國就算實行大家看不順眼的集權, 要到對方的地盤獲利該尊重對方, 實在不解法輪功人士可以到全世界傳教, 為何仍要跑到中國的道理? 想要投資賺錢想要利用他人降低成本, 入境隨俗而已,
    中國很多工廠規模都很大, 投資工廠者通常都是手上握有客戶, 或者自己本身就是客戶, 或者購入自己客戶的股票變大股東, 才到中國和中國官方談設廠條件, 就會有一定官方入股的比例, 在這種情況下, 大印刷廠的股權結構必然不單純, 做生意要熟讀法律, 還要察顏觀色看風向, 賠光投資至少能保命,
    敝人接觸中國次數甚少, 但有接觸過官方背景的人, 台灣人和中國人最大的不同, 就是台灣人非常容易被看穿, 因為常用"本位主義"(自己的人生經驗)想像其他人之故, 中國人通常會觀察一陣子, 再用腦袋裡的資料庫反應,
    有人的地方就有"人治", 法律還給了專門術語"自由心證', 當法律罰則有彈性時, 不同的法官選擇就不見得相同, 只是集權國家更明顯而已, 我們在西方人眼裡也是很人治, 所以西方投資撤掉後, 寧可搬到更便宜的中國, 所以"人治"不會是最重要的考量, 而是實質能拿到的條件和拿多久?
    長遠看來中國人會被我們洗腦, 資本主義本來就是一種迷幻藥, 嘗到自由的空氣通常會回不去, 一定會民主化, 只是說民主的過程中不能被利用泛政治化搞民粹, 很多落後地區民主國家的社會結構, 是我們要小心的,
    當年越南就是南越利用民主貪汙, 北越裝清高扯進和尚, 造成越南後來的南海血淚難民,可怕!
    您舉例的印尼, 其實非常排華, 當年中共利用印尼華僑想要赤化印尼, 最後流血鎮壓結束, 所以接這種政治印刷生意的可能不大,
    臺灣在憲法上依法捍衛宗教和言論自由, 但是要台灣為法輪功犧牲國家利益不簽條約, 這就不是整體國家對國民應有負責任的行為, 在台灣的商業活動, 本來就受台灣法律管轄, 任何"貿易法規", 都無法動到台灣憲法維護言論自由的精神, 如果把中國的影響力過於解讀, 早該武力犯台, 何必冒著開放經濟民主化人民思想的風險, 配合美國用"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問題"的要求呢!

  • 歡迎分享資訊,我也學到不少有趣的新知。我想大致來說,在中國作生意要能跟政府官員打交道特別重要。在美國感覺就還好。

    那些窮國我會解釋成人民可以說是民智未開又開始用民主,所以特別容易被影響利用,選出無能的政府。然後就永遠卡在未開發或是開發中國家無法翻身。

    黃克威 於 2014/04/30 20:35 回覆

  • SL
  • 鄭主任也許是因為有"同情法輪功"的淵源, 才會擔心不知美容院之"中資股權比例"如何下, 把"項上人頭"交給人家料理的風險吧?
    這是鄭主任的服貿重點行業之謎, 教授多次提及, 大家仍不知奧妙所在啊!
  • SL
  • 教授, 中國出版的藝術相關精裝書籍, 很多書的封面就貼上好幾種布, 在歐洲還有貼絨布的, 台灣的出版業沒有特殊上膠整平機器, 也沒有高檔手工書的接案技術和設計能力啊! 在國外一本單書破台幣兩萬元的市場還是有的, 很多書像藝術品啊!
  • 謝謝分享這兩則資訊。只是我沒有看懂這些高端印刷的需求跟言論自由的關係? 歡迎繼續分享與討論~

    黃克威 於 2014/04/30 20:41 回覆

  • SL
  • 對不起, 更正#12筆誤中國出版為"中國印刷"(中國沒出版高檔書的能力, 只能代工)
  • objection
  • 感謝版主回應,的確比我自己胡思亂想的清晰許多囉!電信類的開放問題我可能還得要自己多做功課才行。

    我覺得這個社會有點像爆掉的壓力鍋,失去對政府的信任後,現在對任何事情都會不爽,一不爽就要翻天覆地了。但是必須承認此次學運讓我接觸平常不常接觸的議題,人民的確該學會理性討論,並且監督政府。也覺得政府不該像老派的爸媽,只會說我都是為你好,聽我的就對了,各種政策應該都要詳列優劣,以及應對措施。當然這有點太過理想主義了,只希望若有機會教育下一代,應該教導他們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要被藍綠等意識形態左右(會說下一代是因為這一代大概沒救了哈哈)。
  • 是啊~ 我覺得一個根源確實是人民對政府不信任。如果可以改善政府常務官的素質,我想對臺灣經濟是有很大的幫助。像電信業的條款也似乎一直沒人澄清是誰訂的? 可能真的是商業司那些公務員吧?

    我也覺得獨立思考很重要但是不容易培養。很多人的思考會受父母 教授 跟媒體的影響。這真的要從教育作起。 我也老了一陣子,臺灣教育又一直改,我也很好奇臺灣各級教育在這方面作得如何?

    黃克威 於 2014/04/30 20:46 回覆

  • SL
  • 教授好!
    印刷業歸中央和地方商業法律管轄, 言論自由歸憲法管轄, 憲法限制言論自由, 印刷業才會受影響, 印刷業和言論自由因為憲法才會有商業關連啊!
    中國印刷業因應"低"言論自由的環境, 主要從事高端印刷接單出口, 台灣印刷業主要應付單位和總預算都低, 需求"配合度高"的國內市場, 目前國內暢銷書多為工具書或財經類或言小類, 已知中國和台灣的印刷業型態完全不同, 中國人沒辦法伺候台灣客戶, 台灣客戶的需求也和"敏感政治"沒太多關連, 所以在獲利微薄的小市場, 如何用商業模式來影響言論自由呢?
    總而言之鄭主任的服貿邏輯超越法律管轄權和行業習慣, 在下本來就看不懂, #12敘述只說明市場差異比較前半段, 沒頭沒腦請見諒!
  • 不會沒頭沒腦,您的言論都很有深度,有機會多交流!

    黃克威 於 2014/05/04 22:02 回覆

  • 訪客
  • 保持實質獨立比名目獨立重要多了
    可惜許多台獨份子只會把朋友變敵人...
  • 123
  • 出版自由與通路限制不完全是一回事
    憲法保障人民有出版自由
    反對的人到底清不清楚出版自由?
    至於通路限制
    就如同版主所言
    還有公平交易法啊!
  • SayNoToIdiotBall
  • 北韓與台灣,哪一個是集權國家?谷歌說是美國!
    2014/07/07 王大師論壇

    先問各位一個問題:中國是不是集權國家?我想,大家提供的答案應該都是肯定的。再問:美國呢?第三個問題是:身為一個台灣人,我們受誰的統治比較多?中華民國政府,還是臉書?
    我之所以很少批評中國,是因為:你會嘲笑4年級生不懂代數嗎?小學生還沒成熟到需要瞭解代數才能平安渡過日常生活。
    但台灣有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自尊心,又或是被利益集團洗腦『正確獨裁』的定義,會一味的嘲笑對岸活在楚門的世界中,而自己則生長在自由的寶島內。但真是如此嗎?
    網路自由就是一個例子。比方說,中國的萬里防火牆就是活生生的網路集權案例,一個中央獨裁的共產黨控制整個內地的網路資訊。雖然大陸有百度、新浪、人人、優酷、土豆、阿里巴巴等網路軟體,但流量幾乎都受北京政府的監控,所以可化繁為簡、甚至化簡為一。
    反觀自由的燈塔—美國,雖然這個國家沒有一道自由女神防火牆,但有著與老共一模一樣的網路陣容供全球愛好自由的人民享用。對應上述中國的軟體,美國有Google、推特、臉書、YouTube與亞馬遜,可以說幾乎無縫接軌。
    但你會說:美國所有的網路企業都是上市公司,全都是獨立自主經營,僱用獨立董事,擁有全球龐大投資人,與國際投行監控財務。但這論點有個死穴:這些網路企業的資訊流量,全被華盛頓的美國安局(NSA)監控,很多企業的創投資金則由中情局(CIA)包辦。
    至於隱私的部份,美國的《愛國者法案》中有一項硬性規定:一旦有美國政府認為是『恐怖行動』的內容,網路公司就必須提供毫無保留的合作。當然,所謂的『恐怖行動』,全都是由美國情治單位說的算,不然就問問死得無辜的海珊看看。
    所以到最後,美國之所以不需建構一道自由長城,是因為根本不需要。全球幾乎所有的網路與電信流量,都需經過美國的電信骨幹。這些骨幹,全被美國安局、CIA與FBI監控。傻瓜才會建一道長城,將自己與全球不請自來的資訊阻隔。
    這些資訊包括什麼?張忠謀對台積電下一季的營收預估談話、宏碁新一代NB的製程e-mail、王金平與柯建銘對司法關說的私人通話、馬英九與杏仁果的深夜談話、朴槿惠與三星高層的Line訊息、梅克爾與李克強的Skype會議。
    如果這些都是機密資料,誰掌握內線資訊,不就有不公平的商業與戰略優勢嗎?那美國不正是在蓋一個新北韓、或是更新版的1984?能夠建一個生態圈,又定義這生態圈為自由聖地,這才是大聯盟應該搞的。
    再來到最後的問題:誰才是真正控制台灣的黑手?
    請問各位:想要控制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核心是什麼?不就是徹徹底底瞭解你的人民在想什麼嗎?以前的CIA與KGB特務,必須利用刑求的方式逼供,才能辛苦的擠出一些機密。現在不要了。政府如果想要瞭解造反人士在想什麼、或生態圈為何,不就開個臉書、推特、Google+後門就好。老大哥不但可用海量資料(Big Data),精準算出這些革命份子的想法、習慣、組織、地點、活動與領袖為何;甚至可用演算模式,控制這些人的現實認知與情緒起伏。
    這些資訊又在誰的手上呢?台灣的行政院嗎?還是矽谷的實驗室內?所以講到最後,是誰比我們的軍情局還瞭解自己人民在想什麼、怎樣想、弱點為何、以及如何顛覆這些不正確份子?是內政部?還是臉書?
    很多人以為,法西斯的定義是像希特勒、墨索里尼、東條英機這類國家層級的暴力獨裁者;但擔任羅斯福總統副手的華勒斯(Henry Agard Wallace)曾警告,他說:「如果將法西斯的內涵定義在一種『以金錢與權力最大化為終極目標,並不惜利用各種手段達到它』,那美國已有成千上萬個法西斯主義者了。(If we define an American fascist as one who in case of conflict puts money and power ahead of human beings, then there are undoubtedly several million fasci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沒錯,也許華勒斯非常瞭解法西斯主義的內涵;畢竟,歷史學家只要稍微做功課,就會發現:希特勒之所以能奪權,主要是靠歐美企業如IBM、福特、摩根大通、可口可樂、柯達、Hugo Boss、福斯、拜耳、西門子等的贊助,其中甚至包括小布希阿公Prescott Bush的銀行資金;那還是上個世紀的企業規模,如今則更大百倍。也就是說,與主權政府比起來,真正掌控全球權力的,根本就是跨國性企業,且以美國為主。台灣的馬小九或陳阿扁,充其量只是跑腿的小弟:只要聽話,就可平安下台;如有太多自己主見,則牢獄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