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想我的以下文章在台灣是非主流。我也相信台灣跟新加坡會繼續在自己的軌道上朝不同方向前進

===

近來新加坡的經濟突飛猛進(參見 亞洲四小龍 2000-2014 的經濟表現),新加坡大學畢業生起薪平均約為72K,而我常被台灣朋友問台灣為什麼比新加坡薪水低這麼多? 大部分的人都會歸因於新加坡政府的廉能和高效率。 我會說兩國極端的民主制度才是更深一層的原因。 因為如果只是政府組織跟政策的不同,台灣可以輕易的抄襲任何一個新加坡的政策。 但由於台灣的政治現實,幾乎每一件新加坡的政策在台灣都很難推動。 在台灣,民主自由似乎被定義成人民的權力甚至凌駕法治之上,沒有人好好反思人民擁有每一種自由對台灣的利弊得失。 本文希望能讓更多讀者明瞭到如果台灣希望有新加坡一般的經濟成就,應做的是減少非專家干預政策的自由。 新加坡的成功是建立於許多台灣與新加坡平民反對的政策,例如都更,開放移民,自由貿易協定,或是開賭場。 新加坡的成功絕不是因為新加坡政府給人民比台灣還多的自由。 台灣如果不嘗試改變現行過度自由的制度,台灣永遠不能擁有新加坡的高品質政府官員與政策。

台灣不成熟民主演變成只要少數夠多人就可以透過媒體放大聲音綁架多數。 台灣人民把"民主"兩字無限上綱到少數人反對的政策就不能推動。 這樣的情形下,就算有跟新加坡一樣優秀的政府官員,也推動不了有爭議性的政策。 優良的民主制度應該要賦予政府官員足夠的權力在任期內去推動政策,任期到了依照表現好壞決定留任與否,這樣才能發揮民主的正面功效。 在新加坡的制度下,民主、媒體自由、政治自由、一般言論自由、人權、財產權是獨立且不一樣的觀念。 這些觀念在台灣被神格化到忽略了這些觀念跟幸福快樂、經濟成長沒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新加坡人就是在上述的權利上做了不同程度的犧牲才換來了世界罕見的高經濟成長跟高財富。 對"民主"最直接的諷刺就是很多新加坡平民也是反對政府的政策,但是與台灣不同的是他們不容易直接干預。

新加坡的政府管理方式可以簡言為"現代化企業管理"。 新加坡公民就像是股東。 他們雖然有所有權但是沒有經營權。新加坡人是有投票自由可以換掉常年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就像股東可以靠投票換掉董事一樣。 有趣的是他們每年的稅單上真的有一項等同"股利"的政府盈餘退稅。 新加坡是世界上極少數國家可以有制度的讓國家萬中選一的菁英進入到政府部門做事 (詳見 新加坡的優勢(一): 廉能政府官員那來的?)。 而且當那些優秀人才在做事的時候,不用應付媒體的斷章取義也不用在國會受到劣質民代的無理質詢跟謾罵。 這些官員就像大公司的員工一般有績效獎金跟考核升遷的壓力來督促他們制定良好的政策。 從管理學的觀點,這樣的體制才是最有效率的治理方式。 也因此新加坡可以迅速推動建造兩座巨型賭場、無數次的都更、與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等爭議性政策。 筆者2007年中到新加坡任職時,兩座巨型賭場都是一片平地。 新加坡政府全部使用外勞趕工在2010年初就建造完成。最民主自由的台灣到今天連賭場地點都還在爭執未定。新加坡在2008年就與中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只花兩年。都更使得新加坡可能是世界上外觀最新的大城市,而且70-80%的新加坡公民都有比台灣一般公寓漂亮但是價格還更便宜國宅可住(詳見 台北與新加坡的房價所得比)。

企業如果用了錯誤的方式去經營,市場競爭會自然淘汰管理不善的企業。 而世界上沒有一個大企業是用天天罵小孩的方式來監督執行長。 世界上也沒有一個執行長簽約或是做重大決策要每一項都向股東或是員工報告。 股東要干預或是批評管理階層只能透過董事會或是年度股東會。 這證明了至少在商場上,代理人加上從上而下的獨裁制度是最有效率的決策模式。 國家間如果經濟競爭輸了,結果會是造成經濟成長減緩與失業率上升,這是台灣的現狀也證明台灣的制度已經輸給其他三小龍的制度。韓國的情形也很有趣,韓國雖很民主但是經濟趨動是三星現代LG等國家級巨型企業為主政府為輔。換言之,新加坡的成功是靠企業化經營政府,韓國像是直接以巨型企業取代政府在商場上的角色。台灣的體制在商場上甚至是一無是處,中小企業在世界上被大企業欺負,政府又被立委媒體牽制無法發揮作用。 台灣近15年的執政成果不好不是藍綠總統的能力問題,根本的原因還是低品質民主與過度自由。不同的讀者可以想想,那台灣還要多久才能選出一個"好的總統"可以推行改革? 總統要改革,反對的媒體人民跟立委又會輕易同意嗎?

最後,如果四十歲以上的台灣人都可以好好回想一下,現在的台灣比二三十年前民主自由多了是事實。 台灣的經濟成長低多了也是事實。 台灣人該反省的是這些年來多擁有的每一種權利與自由到底給台灣帶來了什麼好處? 不是每一種自由都帶給台灣正面的好處。 不談錢,台灣人的幸福感跟快樂就增加了嗎?  台灣人常被批評因為封閉所以欠缺國際觀。 有國際觀就會知道世界各國經濟強弱演變。 很多亞洲人一直自我矮化以為歐洲國家比我們民主先進,但是現在除了北歐跟德國之外大多數歐洲國家都因為提供過多社會福利而深陷財政危機。 印度常被拿來跟中國相比。 印度還多了英語為母語還有跟英美列強比較親近的優勢。 但是印度的經濟成長一直比中國慢。 不少印度人都會歸因於他們的政府因為太民主而無效能也因此很多優秀印度人移民他國。 日本曾經強盛到直追美國,但是也已因為不斷更換首相,政府無效率與保護主義造成經濟停滯十多年。 就算在民主最成功的美國,也不多選民真的在選賢與能。 美國北部與都會區死忠支持民主黨,南部與鄉村死忠支持共和黨。 筆者在美國不只一次聽到有博士學位的基督教徒死忠窮兵黷武的小布希前總統,這就跟台灣特定族群還死忠貪污定罪的陳前總統如出一轍。 這樣的選民跟投票模式,如何能有好民代跟好官員? 如果沒有好的民代跟官員又怎麼會有好的政策? 如果台灣選民這麼在乎擁有高度自由,就要了解與坦然接受經濟低度成長的風險與後果。

, , , ,
創作者介紹

Wealth of Nations

黃克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心如石硯
  • 您提到一個"幸福感"的觀念,確實很重要...^^

    不論是自由權,抑或是財產權等等被稱為基本人權的條件,其實最終的目的,
    還不是希望人民可以有著更美好的生活...
    如果有了無限上綱的自由權,但卻沒有了更美滿的幸福感,
    那樣的自由,其實是有待商榷的...
    (最近一個月來,看著台灣幾近24小時都在播報學運的新聞,
    相信很多人還沒認知到服貿的優劣之前,都要先得憂鬱症了吧...>.<)
  • 感謝認同,我也希望有更多台灣人能看清楚不是所有自由都是對台灣是好的。

    財產權其實更是一個有趣跟複雜的經濟學的觀念。我沒有說清楚,其實有空我會專文解釋台灣跟新加坡的差異。新加坡在某部分的財產權保障比台灣還強,例如沒有遺產稅,沒有贈與稅,也沒有股票資本利得稅。但是新加坡人民幾乎沒有土地財產權。新加坡基本上用的是國父主張的土地國有。在新加坡只有少部分土地是私人的。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國有然後把使用權以50-99年的期限租給私人使用。

    黃克威 於 2014/04/13 21:24 回覆

  • 心如石硯
  • 最近還有反服貿的學者認為可以採用台幣貶值5~7%的做法,來抵銷沒有與其他國家簽訂FTA的負面衝擊.此舉又引起正反雙方的議論,大家咸認為那是"理論可行,但實際辦不到"的想法,如果有機會的話,很期待您可以透過專業的角度,分析一下這個意見的利弊得失...^^
  • 我晚上花點時間來討論他們說的對不對。簡單說如果這真的是施前主委的言論的話,那實在是跟鄭秀玲的言論一樣離譜。這句話比陳博志的說法還要差。我一起整理一起PO。謝謝

    黃克威 於 2014/04/14 10:37 回覆

  • Pininfarina Fans
  • 那些人喊民主 好像義和團在念咒
    政府得完美 社會得公平正義百分百才能自由化
    中國從清末開始 就甚麼都不用幹了...
  • 唉~~~對啊~~~我真的就是這麼想。民主跟自由當然有好處。但是不是每一件自由對社會都是好的。民主也要"配套"才能發揮正面的效果。

    黃克威 於 2014/04/15 01:13 回覆

  • Oakley Chen
  • 黃老師:

    您這篇文章寫出很多人的心聲,可以讓我分享給我的朋友看嗎?
  • 非常歡迎,不加網址我名字都沒關係, 對我而言是真心希望台灣能多點理性討論跟思考的時候。謝謝肯定

    黃克威 於 2014/04/25 22:10 回覆

  • caps0612
  • 經過學運那麼激烈的方式後,連反核人士也跟著瘋狂起來。
    學習之,看到今天早上的新聞一些壯年的警察退休朝。
    看到又一個警察往生了,令人很不捨。
    這樣子的自由,是否稱為民主,在學運過後,多少人藉以民主行事。
    但造成原本是要保護我們人民的警察傷害或是死亡。
  • 是啊,最近的時事發展剛好更符合我這篇文章應該反省台灣人民集會遊行的自由度到底該怎麼規範? 怎麼決定才是對台灣是好的? 台灣這10-20年來有很多集會遊行,有些當然有正面意義跟正面效果,但顯然也有不少集會遊行如果回頭反省,其實對台灣一點好處也沒有。最近更誇張的是似乎連原本的集會遊行法都名存實亡。這樣真的是對台灣的民生經濟是好事情嗎? 我看到不少人支持放寬集遊法的言論,但是我還沒有看到過可以說服我:放寬集會遊行自由對台灣的經濟民生有正面意義的論述。

    黃克威 於 2014/05/04 21:58 回覆

  • SayNoToIdiotBall
  • 首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主張的「亞洲價值」在台灣被某些人批評是反民主,但我想亞洲價值反而是對的。請看維基百科介紹亞洲價值:

    美國《外交》季刊1994年3~4月號刊登了李光耀與該刊編輯法里德·扎卡利亞的長篇談話紀錄《文化是決定命運的》,李光耀說:「坦率地說,如果我們不曾以西方的優點作為自己的指導,我們就不可能擺脫落後,我們的經濟和其他各方面迄今會處於落後狀態。但是我們不想要西方的一切。」「人性的某些基本方面是不會改變的。人性中有惡的東西,你必須防止它。西方人相信,只要有一個好的政府制度,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東方人是不相信的。東方人相信,個人離不開家庭,家庭屬於家族,家族又延伸到朋友與社會。政府並不想給一個人以家庭所能給他的東西。在西方,特別是在二次大戰後,政府被認為可以對個人完成過去由家庭完成的義務;這種情況鼓勵了單親家庭的出現,因為政府被認為可以代替父親,這是我這個東亞人所厭惡的。家庭是久經考驗的規範,是建成社會的磚瓦。」
  • 訪客
  • 其實你也犯了一個常見的錯誤認知
    源自於對基本問題的混淆
    民主提供了論述與質疑的期間,選舉期間就是
    選舉的結果是全民共識的結果
    理論上不違反大有為政府
    但現在政治上的問題來自於對政府的不信任
    以至於人民強力的干預
    台灣的問題來自國家國際定位不清楚
    利用定位的模糊地帶看似能獲利但實際上卻讓我們損失更多
    人民就連你這專業人士都無法清楚認識這些基本問題的根源
    無法具有看透問題本質的能力
    更不用說一般的民眾了
    你的意見說是非主流,但是核心問題一樣混淆
    這是我的意見
    我到有個疑問
    到底台灣人看透問題本質的能力是從什麼時候喪失的
    到現在沒見過幾個腦袋夠清楚的
    老以為政治紛擾是影響經濟的唯一問題
    老認為不要吵鬧就可以解決問題
    這並不是解決問題
    把問題丟給下一代不是個負責任的作法
    無論最後結果是選擇了什麼
    面對問題核心吧
    台灣所面對的困境並不只是簡單的經濟問題而已
    遠比其他國家所面對的更辛苦
  • Andrew Chu
  • 根源應該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長遠的問題
    是教育

    教育的體制不修正改變
    養育出來的年輕一代
    在知識素養(專業),民主素養(公平正義道德),判斷邏輯能力等等都不足
    以至於被政治被媒體被輿論等操作
    在操作的浪潮中紛吵
    真正削減台灣實力的是這些素養不足的新一代
    無法在歷史的過往中看見經驗
    無法在未來中開創夢想跟實現

    有好的教育素養的下一代
    將支持經濟的開創
    將協助制度的運作
    將督視政府的作為
    將率領台灣的未來

    眼看著現在一團亂的社會現狀
    整有大刀闊斧的法制跟教育
    才能改正一切
    到底有誰能夠實行這樣的理念來扭轉台灣的未來

    台灣需要個真正的公平正義民主改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