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我看到鄭秀玲的投影片有3個版本和一部YouTube影片,

  1. 2013.07.25 版本 13
  2. Youtube 連結
  3. http://www.slideshare.net/showling/ss-27510526, p.3
  4. http://www.slideshare.net/showling/ii-26369323, p.29

3份投影片還有五分鐘的Youtube影片的主綱都來自諾貝爾獎得主(Joseph Stiglitz)對自由貿易協議(FTA)的三個觀點。鄭秀玲的4份文件相當一致。也是她論點的主軸。並不是我吹毛求疵只抓到一個小辮子就批評。舉例而言在第二份投影片跟YouTube影片一開頭,鄭秀玲就提到Joseph Stiglitz對自由貿易協議(FTA)的三個觀點。

Joseph Stiglitz人格跟智慧都是我相當佩服的。在我心中他絕對可以排進前五的大經濟學家。第一次看到這份投影片的時候我就感覺他一定有被鄭秀玲以台灣媒體慣用的手法斷章取義。簡言之,我接下來會提供Joseph Stiglitz的原文以及翻譯,大家都可以拿來客觀比對鄭秀玲的三大提綱。我的結論是鄭秀玲的第一點是大錯,第二是對的,第三點有隱藏重大資訊有誤導之嫌。

我先完全COPY鄭秀玲說什麼。(取自第一份投影片第13頁,YOUTUBE以及其他投影片的順序以及內容有小不同,但是本質一模一樣。)

投影片第13頁,鄭秀玲說

First, any trade agreement has to be symmetrical.

首先,任何貿易協議必須是對等的。

Second, no trade agreement should put commercial interests ahead of broader national interests.

第二,貿易協議不應把商業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上。

Finally, there must be a commitment to transparency.

最後,談判過程必須透明化。

 

接下來我原封不動COPY Joseph Stiglitz 的相關全文四段並在每一段下面附上我的翻譯,該文章直接取自鄭秀玲第一份SLIDES LINK
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editorials/archives/2013/07/10/2003566743

有些文句我會加幾個字以便解釋也許有單字翻譯錯誤。但是任何人都可以判斷我沒有扭曲文義來打擊鄭秀玲。


Joseph Stiglitz的第一段

First, any trade agreement has to be symmetrical. If, as part of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 the US demands that Japan eliminate its rice subsidies, the US should in turn offer to eliminate its production and water subsidies, not just on rice — which is relatively unimportant in the US — but on other agricultural commodities as well.

翻譯:

首先,任何貿易協議必須是對等的。舉例而言,如果在TPP談判中美國要求日本放棄對稻米的補貼,美國也應該放棄對稻米生產成本的補貼與灌溉水的補貼。美國該放棄的補貼不是對稻米的補貼,因為稻米並不是美國的主要出口產品對美國不重要。所以美國也應該放棄對其他農作物的補貼這樣才會對等。

解釋:

懂英文跟懂經濟學的讀者就可以看到作者原意是利益交換的要對等,不是條文直接要對等。作者幾乎明示反對簽條文時傻傻只在乎兩邊條文一模一樣的對等。這是一流經濟大師在警告愚蠢的官僚只在乎條文對等是錯的。

但是鄭秀玲如何使用這一段?

鄭秀玲在他第一份投影片的第15頁開始她一共引伸了四點之多。通通都是她自己的意見。類似的主綱也用在第二份投影片中與她的YOUTUBE中。

2.1輕忽兩岸不對等:協議內容不對等,

2.2輕忽兩岸不對等:經濟規模不對等;

2.3輕忽兩岸不對等:中國企業買遍全世界;

2.4輕忽兩岸不對等:自由環境不對等

這四點都跟Joseph Stiglitz原意不同。第一點甚至直接就是Joseph Stiglitz要批評的條文對等。鐵證如山,任何人都可以自己看鄭秀玲的第一條協議內容不對等就是要求條文要每一條對等。這是明顯的第一大錯誤。至於第二條更好笑,有經濟學常識就會知道這條有錯如果一定要經濟規模對等,美國只能跟歐盟簽FTA?美國已經跟很多國家簽FTA。亞洲四小龍經濟最好的新加坡也跟很多國家(包括巨大的中國)簽了而新加坡簽了經濟只有升沒有跌(可以參見我另一篇的四小龍GDP整理)。第三條也是不合邏輯與經濟學理論,如果有任何學者證明過這一件事情,請鄭秀玲或是她的學生或是支持者請拿出學術文獻來。美國企業是世界上最買遍全世界的大企業了,難道所有國家都不能跟美國簽FTA?第四條也絕對找不到學術理論的支持。如果自由環境不對等也不能簽,美國也不應該跟中南美國家簽(他們之間已經簽了)。基本上只能歐洲美國日本互簽囉? 經濟學上這四條全部是錯誤的更明顯客觀的事實是Joseph Stiglitz沒有說過這四點。

如果要幫鄭秀玲說話,最好的方式就是說這一段的投影片是研究助理做的。

 

Joseph Stiglitz的第二段

Second, no trade agreement should put commercial interests ahead of broader national interests, especially when non-trade-related issues like financial regulation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are at stake. For example, the US’ trade agreement with Chile impedes Chile’s use of capital controls — even though the IMF now recognizes that capital controls can be an important instrument of macro-prudential policy.

Other trade agreements have insisted on financial liberalization and deregulation as well, even though the 2008 crisis should have taught the world that the absence of good regulation can jeopardize economic prosperity. The US’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which wields considerable clout with the 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 (USTR), has succeeded in foisting on other countries an unbalance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egime, which as it is designed to fight generic drugs, puts profit ahead of saving lives. Even the US Supreme Court has now said that the US Patent Office went too far in granting patents on genes.

翻譯:

貿易協議不應把商業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上,尤其是當FTA會影響到金融管制與智慧財產權的情況之下。舉例而言,美國跟智利的FTA禁止智利的資本管制措施。可是IMF認定資本管制措施是總體經濟控管的一種良好的金融政策工具。(美國)其他的FTA也堅持要求對手國開放金融業跟解除管制。可是2008年的金融風暴已經教育我們沒有良好的金融業監管會危害經濟繁榮。美國的製藥業和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聯手成功的壓迫其他國家接受不平衡的智慧財產保護權條款。這些條款會使得對手國一定要跟美國大藥廠買品牌學名藥而不能跟非原廠買非專利仿製藥,也因此會使得藥廠的利益(超高藥價逼使窮人買不起藥)建立於很多人犧牲了因為使用學名藥救命的機會。美國最高法院現在也已經宣布美國專利局對於相關專利的頒布太過寬鬆。

解釋:

我贊成貿易協議不應把商業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上,也不會說鄭秀玲的翻譯有誤因為這段算蠻難翻譯的。但是鄭秀玲他們忽略了 broader這個關鍵字。你如果看完全文,應該會同意Joseph Stiglitz 要表明的原意比較接近商業利益不應該放在廣義的國家利益之上廣義的國家利益包含了金融管制的好處跟人民無價的生命價值。簡單說,我可以接受鄭秀玲引用這部分來支持她的一些論述。起碼Joseph Stiglitz確實是說商業利益不應該凌駕國家利益。


Joseph Stiglitz的第三段

Finally, there must be a commitment to transparency, but those engaging in these trade negotiations should be forewarned: The US is committed to a lack of transparency. The USTR’s office has been reluctant to reveal its negotiating position even to members of the US Congress; on the basis of what has been leaked, one can understand why. The USTR’s office is backtracking on principles — for example, access to generic medicines — that the US Congress had inserted into earlier trade agreements, like that with Peru.

翻譯:

最後,談判過程必須透明化。但是那些(跟美國談判的國家?)需要警覺到 美國的貿易談判是黑箱作業。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甚至拒絕向美國國會透露談判底線(position)。根據已經外洩的訊息,其實不難理解為什麼會這樣。美國談判代表辦公室正在逆轉(改變)美國國會先前在FTA中加入的條款(例如跟秘魯簽的FTA)。那一項條款可以讓秘魯的窮人買到非專利仿製藥(相對應於美國大公司生產的專利品牌藥)。

解釋:

第一句話的意義確實是談判過程必須透明化。全段的意思也確實是在強調過程應該要透明化。但是鄭秀玲隱藏了後面長達六行的重點。Joseph Stiglitz要加這一段就是因為美國政府簽訂FTA的時候也是黑箱。懂英文可以自己看。很多人心中民主最發達最自由的美國簽FTA也是黑箱也沒有什麼逐條審查!!!

這段話有趣的就是可以同時做為支持或是反對服貿黑箱的論點。反服貿黑箱的支持論點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確反黑箱作業。支持服貿黑箱的支持論點是世界上民主最發達的美國簽服貿看起來比台灣還黑箱。其實Joseph Stiglitz文章還有後半段都在批評美國政府的FTA黑箱,把藥廠利益放在窮國人民的生命之上等等。

這段文章可以用來支持馬政府先前談判的流程符合"慣例"。大多數的國家的談判過程都只有一部分是透明的。馬政府做錯的事是跟中國的ECFA實在是政治敏感性太高要特別處理。比方說台灣人民也沒有反"新加坡跟台灣的服貿黑箱"。合約已經簽了可是很多人不知道已經簽了,也幾乎沒有人知道內容也不關心。但是跟中國就引燃大規模示威。所以很明顯的人民反對的根源是跟"中國"簽協議。


總結這三點。

第一點鄭秀玲完全曲解Joseph Stiglitz的意思。她把她自己的四點塞到Joseph Stiglitz的嘴裡。甚至鄭秀玲好歹也是留美博士居然連第一段的意思都看反了誤以為Joseph Stiglitz贊成條文要對等實在是不可思議。

第二點我同意沒意見。但是客觀讀完全文,請注意Joseph Stiglitz在講的FTA是美國跟其他各國,並不是台灣中國間的FTA

第三點鄭秀玲明顯有刻意隱藏資訊。她沒有告訴大家美國政府簽訂FTA的時候也是黑箱所以Joseph Stiglitz才要特別提到反黑箱我不會說鄭秀玲這點有錯,但是她有隱瞞一半的重點吧? 馬政府簽服貿的過程與美國的實務類似,只是馬政府這麼做明顯是一個政治錯誤的決定,或是說民進黨實在是運作民意成功的太厲害了。

看完這三段,你覺得鄭秀玲這樣的人有在客觀分析嗎? 這樣的人有學術道德嗎?

Stiglitz.jpg  

 

 

, , , , , , ,
創作者介紹

Wealth of Nations

黃克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留言列表 (41)

發表留言
  • 甩不完
  • 重點在於自ECFA至今的服貿,整個過程皆無法源依據。服貿若通過,那台灣還算法治國家嗎?
  • 我懂經濟學不懂法律。所以我同意把我文章最後關於合法的字眼改掉。我猜其他專家應該會跟您有不同的見解。本文的主旨探討的是鄭秀玲怎麼引用翻譯諾貝爾獎得主的言論。跟ECFA與服貿的合法性沒有直接關係。

    黃克威 於 2014/04/01 11:30 回覆

  • Alan
  • — which is relatively unimportant in the US — but on other agricultural commodities as well.
    "因為美國對稻米的補貼方式不是直接價格補貼。"同時,美國也應該放棄對其他農作物的補貼。

    原文應是說稻米並非美國的重要農作物,應該放棄其他農作物的補貼才對?

  • 感謝指出錯誤,我忽然發現確實原意是指稻米對美國不重要,美國出口玉米小麥黃豆等等,非常感謝!

    黃克威 於 2014/04/01 11:21 回覆

  • BobChao
  • 謝謝提供資訊,第一點看起來錯很大。
    不過第三點我覺得那樣引似乎也不算真的「隱藏資訊」耶?因原文

    "Finally, there must be a commitment to transparency, but those engaging in these trade negotiations should be forewarned..."

    的意思便是

    「最後,(談判)必須透明化。打算簽署(與美國間)貿易協定的國家必須警覺到:...」

    後半段描述美國黑箱的問題,事實上我覺得沒有必要引用 -- 或說不是爭點所以有沒有引用沒有差別。引了的話是「要透明,而米國過程也不透明實在真害」,不引是「要透明」。即使整段引用,似乎也沒辦法作為支持服貿黑箱的論點 -- 支持服貿黑箱完全不該引這句,拿「美國的過程也黑箱」當論點即可(而一定有很多其他事實),引這句反而變成不顧 context 了。

    舉例:若今天某人說 -- 「大家做事要講理,像那個某某某說不過人就出手實在真害」,我們一定不可能引用這個句子來支持出手。

    所以後半句不會是重點吧,即使他把整句放進投影片裡也不太會影響「看了支持」跟「看了不支持」的狀況。

    (討論討論,我支持學運,但這段討論自己倒覺得與該部分立場沒什麼關係)
  • 我同意原文的意思是反黑箱我也這麼說。我想反黑箱變成大約三分之一反服貿的人的主要動機。而很多人會以為別國都很透明只有馬政府硬幹。但是事實是最民主的美國更黑,所以台灣人如果知道美國都這麼黑,我想很多人不會這麼憤怒反服貿了。 也因為這件事情所以我了解了一些相關法律。美國變成FTA黑箱就是因為FTA一項爭議大不容易過關,所以美國有特殊法案不給國會逐條審查。這樣好不好? 真的是利弊各半。

    黃克威 於 2014/04/01 15:29 回覆

  • U Soe Win
  • 中時A14 《熱門話題》電影產業不怕簽服貿 http://ppt.cc/YPUG
  • U Soe Win
  • 這已經不只是學運跟服貿
    而是關係到台人言論自由
    台灣的出版自由到底會不會被服貿摧毀?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32583/
  • U Soe Win
  • 巴克萊:服貿是登陸利基 應把握;歐洲商會:反服貿學運遲遲無法獲解決不利吸引外資
    http://ppt.cc/U6G~
  • jean
  • 台灣的出版自由會不會被服貿摧毀我不知道,但是最近台北每年辦的國際書展幾乎快成動漫展和舊書清倉大拍賣專櫃這事我倒是曉得.
    現在有關人文史地的書籍較具深度的大部分都是大陸學者寫的,不少台灣的教授也買簡體字書來看.有些書的內容批中國政府的言論和力道比台灣人批的還狠.
    意識形態和政治可以把人變成呆子,當唸書唸到可當大學教授的人寫出來的文章竟然只有這種水準,那不是可笑,而是悲哀,因為這種人是負責培育下一代的.
    看完之後我只覺得鄭老師的實務經驗及能力真的需要再加強,理論和現實是有差距的,而鄭老師的文章證明了這點.
    為什麼當我們有了言論自由後,反而發表的言論愈來愈空洞無腦欠思考?塞一堆專有名詞在文章內只是想拿來哄人?內容思想當真不重要?很高興看見版主的文章,至少很實在,不是空話.
  • 謝謝您的誇獎。雖然我沒念過台大經濟系,我跟台大經濟系的很深一直都很了解台大經濟系。老一輩的經濟系學者有好好做學術研究的很少。有一些只過自己的生活,有一些就像政客一般。台大經濟系裏其實有不少不錯的中年跟年輕學者。只是我想他們不方便跟系主任唱反調或是不關心政治。看到這樣的情形,既然我運氣比較好可以在國外工作不用擔心台灣老學者的臉色,就讓我更覺得應該站出來讓一般人知道經濟學到底怎麼看待自由貿易協定或是服貿。其實大方向上是很簡單的,自由貿易協定顧名思義就是兩國在交易做生意,很多理論或是統計研究都證明了一定可以找到互惠的條款使兩方的經濟都得利。通常就是強的產業可以到對方經營賺更多,弱的產業的市場會讓給對方。從國家觀點看會賺更多,但是從公司或是個人觀點看會有人受害。有得有失,不可能只有得或是像鄭秀玲說的一面倒的壞。

    黃克威 於 2014/04/07 00:28 回覆

  • 悄悄話
  • Lu  Alex
  • 寫得不錯,我是剛看了鄭秀玲的那篇服貿資料,覺得有些問題而想查Joseph Stiglitz的論點,有這麼單純嗎?搜尋就看到你這篇,我剛好也想寫關於服貿的一些文章,能否借我引用你對Joseph Stiglitz論點的翻譯與解釋?這樣我可以多花些時間撰寫我想表達的內容上,感謝歐
  • 歡迎引用!! 謝謝!

    黃克威 於 2014/04/07 22:46 回覆

  • SCFtw2
  • 很有收穫,謝謝!

    郝明義鄭秀玲張錦華他們說出版業會因印刷和通路受制而受害,然後失去言論自由,這是謝長廷幾年前的"黑龍江鬼話"的翻版,也跟綠營更早的木馬說(三月十九日呂秀蓮又說了)同其思路。陸資如欲控制,並不需要服貿,而且暗裡動手更方便,這些他們完全不提,非常可恥,完全不是夠格的"學者"。他們又說廣告控制,但撤廣告是金主業主的事,與廣告公司是否受陸資控制完全無關,這部份就是睜眼說瞎話了。
  • 其實如果有人建一個網頁把這些人10年前說的話跟後來發生的事實比較一定很有趣。

    可是她們造謠顯然還蠻有用跟蠻多人信的。

    黃克威 於 2014/04/08 10:16 回覆

  • 全面皆贏還是全盤都輸
  • 很高興看到您的論點, 其實我有用力去讀服貿協議的本文及附件,鄭教授的"大作",連在Taipei Times上Joseph Stiglitz的文章我也努力讀了,與您的看法大致相同. 另外,我有看到Wikipedia上有關Joseph Stiglitz的介紹, 說他是"He is known for his critical view of the management of globalization, free-market economists (whom he calls "free market fundamentalists"(他以他對全球化/自由市場經濟學家的苛評著稱(那些經濟學家他稱之為"自由市場基本教義派")...我的感覺是,他是自由市場的保守派,就算FTA是利大於弊他也期期認為不可,因此懸格甚高,把透明化都當成是必要條件, 請問是否如此呢?
    另外,對於發工作證給大陸高階管理階層及專業人員,我始終沒看到有所謂的600萬可來台灣,只看到附件一中"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係指被其他世界貿易組織會員的法人僱用滿一年...負責人...", 請問究竟在哪裡有看到資格上須具備多少錢的條文呢? 謝謝!
  • 我同意您或是WIKI對Stiglitz的評語。其實我也算是反自由市場派的。我很支持新加坡式的國家經濟主義。這就要談到自由市場的利與弊更細節等等。簡單的說從不管台灣或是新加坡的觀點,我會建議開放FTA然後我們準備配套措施用政府的力量來謀求台灣或是新加坡全體人民的最大福利。

    Stiglitz真的很善良,他的考量常常甚至不是"全體美國人的服址"而是全球人民的服址。如果這樣來看,很多政策,像是美國跟別國的FTA到底該不該簽結果論就不一樣了。

    他提到的TPP跟新加坡也有關。原文提到美國利用FTA欺負窮國圖利金融業或是藥廠。如果新加坡要對付美國的政治壓力,我們可以用政府主權基金去買美國各大銀行跟各大藥廠的股票來減輕對新加坡的不利影響。(新加坡的主權基金一直有投資這兩大類股)。同時可以再新加坡國內提出配套方案。比方說新加坡其實本來就很靠金融業賺錢。藥方面,政府可以補貼幫助窮人取得需要的藥物等等。

    透明化與否又是另外的議題,這牽涉到官員比較會為人民著想還是民代會為人民著想?這真的不一定。而且越依賴國會審查就會使得法案通過變得很慢。這也是為什麼美國會在FTA上限制國會的權利。

    至於六百萬是真的。我有印象在政府的附件中看到20萬美金限制那一條。這門檻也許是低了一些。

    黃克威 於 2014/04/09 22:33 回覆

  • 全面皆贏還是全盤都輸
  • 另外對於經濟部評估"估計將使我國總體實質 GDP 增加 9,700 萬至 1.34 億美元,增加率介於 0.025~0.034%之間。",為什麼服務業增加的4億美元不會反映在GDP上,而且真的只有這麼少嗎? Thanks.
  • 關於1-4億美金這個大小,我沒看到細節很難做專業水準的評論。細節的意思就是他們怎麼估算開放後對每一個產業產值與投資的影響?怎麼估算對就業增加或減少的影響等等?其實學術上現在官員中的管中閔主委在台灣可以算是估計經濟成長的頂級學者了。不過經濟部不歸他管就是了。

    回到這個問題上,其實我看服貿協定的感覺就是不是很多東西本來就像是開放一樣了嗎? 甚至如果在台灣投資某些產業真的很好賺,大陸有錢人或是大陸公司可以在海外設個子公司然後透過子公司就進來投資了。台商去大陸也是一樣。 在商言商,如果不拐彎進來投資,那大概代表投資那一項產業的獲利不大。 如果是這樣,服貿不管好壞應該的影響沒有大家爭吵得那麼大。 也許除了有多少大陸人會借由投資名義來台灣工作這一條吧?

    最後我是不知道那四億的數字從何而來。如果服務業有增加四億美金,根據我的經濟學知識告訴我那會算入GDP中的消費那一項裡頭。

    黃克威 於 2014/04/09 22:46 回覆

  • 全面都贏還是全盤皆輸
  • ---一位台灣人在中國微軟的看法
    大紀元電子報「透過服貿入台,中共官媒高調承認」 - 這是今天的人氣轉貼。

    首先,這種類似的新聞,我在中國大陸,一天不知道要看多少則。每次我坐大陸國內線,空姐就會奉上「環球時報」,這是立場極為偏左的媒體,連大陸朋友都看不下去。你去關注他們總編胡錫進的微博,就知道這位老兄是什麼貨色。大紀元電子報,背後就是法輪功∼對,就是被中共宣布成邪教的那個法輪功,所以他們恨共產黨是恨的要死,如果你去香港,應該可以在街頭拿到一堆法輪功的宣傳物。所以,這事情就是,一個恨死共產黨的媒體,引用並過度詮釋一個舔菊的媒體的報導,然後,台灣人很當做一回事,拼命轉發。

    你或許會說,為什麼我在大陸,天天看到這些報導,我不生氣?是不是我他媽賣台?是不是我是漢奸?

    首先,我想說的是,如果你今天才知道大陸媒體有這種報導,那你根本不配在這裡談什麼兩岸關係,你該做的,是虛心的學習,弄清楚兩岸關係到今天的來龍去脈。蔣經國時期,李登輝時期,陳水扁時期,直到現在馬英九時期的兩岸關係。你還要找懶人包?那你根本不配談公民責任。

    現在的國際事實就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地球上最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宣布對台灣擁有主權,而受到全球 95% 以上的國家支持 ,包括你覺得是靠山的美國,喜歡台灣的日本,還有來自星星的韓國。

    既然這是國際普遍公認的事實,中共的官方媒體這樣寫,基本上就不能算錯,那有什麼氣好生的?你看的不舒服,是因為台灣的媒體、台灣的政客,沒有肩膀沒有種,把這些事實講出來提醒你。這十年以來,台灣民眾就是受到一遍一遍的催眠,聽著床邊故事集,以為台灣人可以自己決定前途,台灣人可以選擇要或不要跟中國統一,台灣人可以一高興就「走出去」 ….

    很遺憾的,除非付出極為高昂的代價,我要說,極為高昂。如果你受不了昨夜 60 幾位學生掛彩,覺得那「好血腥、好暴力」,如果你覺得,死了一個下士,這麼的難以承受,那麼,你真的接受不了這麼高昂的代價,遠超過你的想像。

    我看到很多朋友說,這是「台灣人要站起來的時刻」,但站起來之前,我只說一句,你對於台灣未來前途的看法,跟你父母一樣嗎?跟你巷口賣早餐的伯伯一樣嗎?

    那些對 22K 心存不滿的年輕人們,如果面子跟肚子,兩種只能選一種,你是要面子,還是要肚子?

    我想大多數人一定同意: 台灣人不願意只要肚子飽飽,而失去主權;台灣人也不願意窮的只剩下主權。

    那這事情可就難辦了:今天最有希望讓你賺的很爽的人,就是最想要剝奪你的主權的人。

    對,我必須讓你很清醒的認識,全球所有的市場,沒有一個比得上中國大陸,可以讓你用相對最少的成本,賺到你感到很滿意的收入。更何況,你的英文又不怎麼樣。

    於是, 許多在大陸工作的台灣人,每天都必須接受「中國台灣」的國籍,每天都看著簡體字,打開電視,看著由八路軍把日本人趕跑的各種抗日神劇,偶爾提到 1949 年以前的「民國時期」 …. 甚至對於未曾到過台灣一遊的人們來說,他們完完全全不知道,原來台灣掛著是中華民國 103 年的月曆。

    這是他們所受的教育,就像是我們小時候看的課本,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只是他們教另外一種版本。當然我們後來的課本改了,但是他們的沒改。所以,現在的大陸民眾,有什麼樣的意識型態,是他們無法改變的,你去抱怨他們,根本不公平。因為他們沒有讀過你讀的課本。

    當然我說意識型態無法改變,其實是不對的。互聯網讓大陸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共產黨政府在這點上的確挺帶種,雖然屏蔽了部分國外的網站,雖然設立了網路監管的各種機制,但你想想,十幾億人口在網路上交換想法、交換各地發生的事情,足以讓共產黨各種想要運用公權力屏蔽事實的努力,顧此失彼。於是,逐漸的,大陸的網路上出現兩種極端的人群,一種叫做「公知」,公共知識分子也。一種叫做「五毛」,起源來自,部分中共宣傳機關聘用網路寫手,回一條微博,五毛人民幣。

    公知,發現並檢討目前中國大陸在體制上的各種缺陷並攻擊之,偶爾引用並傳播美國或台灣的先進典範,例如台灣可以常常上街散步,總統可以直選等等。

    五毛,除了謾罵之外的,其賢者,認為現在的問題都是在改革開放中劇烈進步所不可避免的,需要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才能快刀斬亂麻的解決問題,推動建設,偶爾引用並傳播世界或台灣的糟糕案例,例如台灣選了總統又吵著要罷免,學生進攻行政院等等。

    我在大陸幾年,我微博就玩了幾年。所以我兩邊的關注的對象,關注我的對象,完全是不同的兩群人。常常我覺得我就像個 Router ,在兩個 Subnet 之間翻譯封包,傳遞不同觀念的解讀。這種事情我幹了到今天第六年。

    所以我比較深刻的理解,兩岸的人們,雖然都說中文,雖然都用差不多的字體,但由於教育背景、宗教信仰、生活習慣以致於政治制度,你以為你聽的懂他們在說什麼,事實上,你完全不懂。兩岸的距離,遠遠比你想像中的更遠。

    所以我學到很多很重要的新觀念,其中一個,就是一定要把「中國政府」與「大陸民眾」清楚的切割開來。 中國政府 = 中國共產黨,其實也正在逐漸面臨改革的壓力,包括當前整肅貪官污吏的動作不可謂不大;而大陸民眾,尤其是許多受過良好教育的中上層白領,他們是會思考的,他們對當前的體制也並不是十分滿意,但他們普遍都愛國,希望中國強大。

    其中一部分大陸朋友拜近年來兩岸開放交流之賜,有機會來到台灣,開始了解他們教科書與官媒宣傳之外的台灣,網路上開始了「保護中華民族最後一塊淨土」的呼聲,「公知」的舵手之一,青年作家韓寒,寫了一篇膾炙人口的「太平洋之風」,另一位知名「公知」媒體人李承鵬,為文稱讚台灣的垃圾分類與乾淨街道;許多人開始了解,如果他們不喜歡眼前的日子,為什麼要台灣人民去過跟他們一樣的日子?許多人也同意,改變台灣現況,對中國也不是很有利。許多人更站在傳統文化與習俗的保護角度,認為最好現在別去染指這個保存了中華文化的諾亞方舟。 深化兩岸交流,促進相互理解,這條路是台灣唯一的,可行的,和平的救贖之路。

    有大陸的朋友翻牆看到我 FB 的文章,很驚訝的問我說,這些台灣人都不知道嗎?

    我很誠實的跟他們說,是的, 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知道,現在的中國已經有多強大。台灣媒體一向都沒有全球觀,對於中國在區域影響力的崛起,基本是毫無概念。對於中國與巴基斯坦鐵哥們的關係以牽制印度,對於中國在中亞諸國的拉攏要構建 21 世紀的新絲路,對於中國與俄羅斯背靠背的隱性聯盟與歐盟加美國的勢力抗衡,對於越南的收編以擴大在東亞國協的影響力(而歐巴馬缺席),對於日本的實質性經濟封鎖造成日本整體性經濟衰退,甚至是強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在這個地球上最大的債主 …. 對於這些全球經濟激烈競合的現況,連大學生都沒有自己的想法。現在,在服貿爭議中,我發現,連台灣最高學術殿堂,台大經濟系主任的程度,也不過如此。感覺好黑暗。

    所以,我一點都不奇怪,現在這些抗議的群眾,就像是吵著「反黑箱」,其實根本是之前毫不關心,突然之間,這麼多事實排山倒海的灌進來,無論是用偏頗的或是真實的,肯定讓很多人難以接受,怎麼這個世界變成這樣。

    最基本的,就是抗議服貿的人,連 WTO 也不清楚,連台灣有義務要對大陸開放服務業也不知道,連大陸早已經控制住台灣經濟命脈的這個事實都完完全全沒概念,還在天真的以為說,只要拒絕服貿,就可以拒絕大陸「以商逼政」。

    事實上,大陸早就具備「以商逼政」的所有條件了,一樣都不缺。服貿,只是處理最後也最難的一部分,就是台灣的人心。

    這樣你可以發現,台灣民眾多天真可愛,局勢已經到了如此,竟然他們還想把時鐘撥回去。如果你又要說這是馬英九賣國什麼的,請自行去搜索,陳水扁執政時期,台灣對大陸的貿易數字增長情形。

    不簽服貿,中國大陸根本就一點都不會痛!我必須要說,我還是要說,可愛的台灣朋友們,大陸民眾如果需要高品質的手機,他不必買 HTC ,他可以買三星 Note3 ,現在他們還可以買小米,但總是搶不到,因為聽說台灣人也在搶;他們不一定要喝 85 度 C ,因為他們有 COSTA ;他們不一定要去 7-11 或全家,因為他們有羅森 …. 族繁不及被載。總之我要告訴你的一點,台灣沒有一樣是大陸不可或缺的東西。如果有,別的國家的生意人,會用最快速度跑步上前,奉上更好的替代品,取悅中國市場。

    因為這是一個 GDP 年成長率 7% 的,有著 13 億人口的偉大(又可怕)的市場。

    那麼是不是我們就該投降?就該等著直到掛上五星旗的那一天?

    我還是希望,兩岸不會走上這種令人不愉快的結局,除非,中國的政治體制,轉變的跟台灣一樣,除非 …. 這也可以列很多項,但都是我們單方面的美好願望。

    我們只能說, 現在的中南海,很好,他並不急於用武力或激進的力量去處理這件事情。於是我們有點時間,可以去改變一些事情,這才是台灣應該要集中全力聚焦的唯一活路。

    如果我們天真的以為打上一仗,就像是八二三砲戰一樣,讓中共的軍事力量止步於台灣海峽。但是,現在連美國最天真的軍事專家,都不會做出這麼樂觀的推測。

    我只想跟你分享,為什麼我這些與你不同的想法,是根基於什麼樣的背景知識,又來自於什麼樣不同的生活體驗。

    於是,我用跟你不同的眼光去看待 ECFA ,去看待服貿協議。

    你以為大陸有錢人蜂擁著要進台灣?對不起,他們真看不上台灣破舊狹小的房子。許多大陸觀光客來到台灣,都下了建國北路交流道,他們還在問「台北到了沒」,因為他們不相信,這個比福州廈門都還不如的地方,是他們憧憬很久的台北;他們首選紐西蘭,加拿大也不錯,不過加拿大前些日子暫停了來自中國的投資移民,有 4 萬 5 千名有錢不得了的人,感到難過。他們急著要把小孩送到台灣念書?對不起,請問台灣大學在全球排第幾?一位微軟的技術愛好者,我們的最有價值專家 MVP ,馮同學,上個月剛剛拿到 9 份美國名校的研究生 Offer ,包括 CMU 、 MIT 、加州柏克萊分校、哥倫比亞大學,然後跟我們討論,他覺得聖地牙哥的風景比較美麗。

    美國名校早就展開了中國優秀學生的競爭,他們希望把最好的人才留在美國。

    微軟中國校園招聘,有來自這些全球名校的 MBA ,他們的起跑點是 Level 61 。我有許多台灣微軟的同事,你們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而這些年輕人才不到 26 歲。

    我希望我的朋友們,是基於一些事實來去看待服貿問題,不是激情,不是衝撞,而是經過思考後的智慧,與無比的彈性。 當這個世界容不得你說「不要」的時候,你該做的,不是躺在地下耍賴,而是必須要思考,應對的策略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答案,但是我在中國大陸工作,我每天都在觀察、學習、思考,讓自己找到生存的路,也希望,如果有可能,影響更多的台灣人,一起找到,我們共同的活路。
  • SayNoToIdiotBall
  • 為什麼支持服務貿易協定,也不該讓他草率通過?
    2014/03/18 埃西亞商會
    http://ethias.blogspot.tw/2014/03/httphomepage.html
  • 我本文的主旨是鄭秀玲不客觀跟她的行為完全不符合她系主任的身分。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過程應該如何制訂是一個複雜的經濟學+政治學+法律的議題。不是這邊討論的完。跟本文有關的是鄭秀玲刻意隱瞞美國的自由貿易審查沒有逐條審查。

    "草率通過"這種詞就是像鄭秀玲的投影片一樣充滿主觀判斷。什麼樣的程度可稱草率? 你覺得草率別人未必同意。那美國簽約的方式叫做草率嗎? 台灣跟非中國簽約的過程算不算草率?

    黃克威 於 2014/04/12 12:54 回覆

  • 攻劍
  • 我看完懶人包第一件事就是逐頁逐條去查條文及背後法源是否真有其事
    因為我去年7月看的服貿條文內容絕對沒有放寬移民
    不過 現在大學生好像都不去看服貿原文了...

    移民疑慮早在幾年前我就關心過了,不過那時是因為身邊一堆外勞都取得台灣國籍了,TMD薪水還比我高!? 當時非常緊張 就去移民署等網站仔細看過了

    呼 只有依親取得台灣國籍會簡單一些,其他都是非常難的方法,不擔心她們大量湧入

    *****以下與懶人包無關 與此次爭議有關****

    今年底前我打算去找家公司 研習研習去大陸當台幹 因為
    我在大陸當工程師的薪水比台灣多30~60%左右 = =+
    當年是因為要照顧父親所以沒去
    她們還沒來搶我們工作 我就先要去搶他們的飯碗了

    *****************************************

    我本身是反學運的 我個人看來 只是一場為了選票的鬧劇罷了
    唯一的好處是
    各陣營人民彼此間看看大家的論點 多溝通溝通

    上面 全面都贏還是全盤皆輸 網友回覆中提到的一些論點 很有意思
    如果不是這幾天 激烈的筆戰,雙方互相引用世界上經濟學研究的論文 數據
    我可能還無法第一時間明白這位網友的各項論述

    *************************

    另外 我認為反對黨拖延服貿 只是要拖到這項協議的效用在2016大選後才發酵,以免目前民調優勢被翻盤...由此可見連反對黨都認為服貿利大於弊

    有此推斷是因為條文細項公佈以來10個月,反對黨連逐條審查要改哪些條文都沒想清楚,或著說--根本沒打算改條文,只是要拖到下次大選再通過
    如果服貿推經濟有用就說是己方的政績,如果經濟倒退就說是另一黨簽的...
  • 非常感謝分享。您的看法與我一致。看到這次服貿事件這麼多人沒有經濟學的常識,容易被煽動跟盲從,所以我才花時間開始寫這些文章。

    您的文間也讓我想到其實大多的台灣人也不知道早年新加坡也有電子業跟有靠電子業賺一些錢。隨著國際貿易競爭,新加坡電子業大多都被台灣南韓給打到倒閉了。可是新加坡仍然可以有低失業率跟高所得並沒有因此受到開放的不利影響。當然新加坡有新加坡的配套措施,台灣的ECFA鬧大了後政府會更小心的做配套。

    我也完全同意民進黨只會惡意拖延根本無意好好審查讓這法案過關。所以我也相信最後結果很可能會拖到選舉前當題材來炒作。

    黃克威 於 2014/04/13 11:39 回覆

  • raylin
  • 好想認識你,一針見血,謝謝你的用心,真希望更多人看到你的文章!
  • 我只是個無名小卒做我覺得對的事情。感謝您的肯定。歡迎轉貼轉寄。

    黃克威 於 2014/04/13 15:14 回覆

  • 訪客
  • 感謝你的公允文章!
  • 謝謝肯定!

    黃克威 於 2014/04/13 16:39 回覆

  • Pininfarina Fans
  • 在台灣用真正的專業角度討論公共議題 是很痛苦的事...
    如果是法律人 聽到現在那些學運人士聒聒叫法律追訴是政治追殺
    那怎樣 法律不辦嗎?
    所以 法律人大概跟隨經濟人的腳步 痛苦也來了

    清末有人硬說自己是耶穌的弟弟 洋人傻眼
    當時梵蒂岡的教宗不知有沒有從椅子上滑下來?
    但....很多中國人深信不疑
    因為他的宗教理論 起乩神諭等等等等....不能不謂專業 另類的專業

    台灣人 可能依然較習慣那位中國人的 專業 手法唄...
    只不過那種專業手法 帶給真正的專業人士是痛苦吧?
    所以說 綠營讓專家恐懼 ^^!!

  • 是啊~ 我完全同意。這一個月來我如果好好寫些解釋經濟學的東西大概都只有幾十個人看。

    看看這邊比較熱門的文章就知道大眾的口味是什麼,大部分的人好像對於真相不是很有興趣。有興趣的是找自己喜歡讀的東西來讀。

    黃克威 於 2014/04/22 01:12 回覆

  • 凡人
  • 如果用反向思考
    反服貌的是最開放的一群
    不反服貌的是最保守的一群
    這種觀點成立嗎?
    台灣與星加坡政府預算的分配請問你有比較過嗎?
    台灣與星加坡的教育請問你有比較過嗎?
    一個人可以賺多少錢是現在的數據,但背後的故事是什麼,更值得我們研究。
  • 你可明說你想說什麼?

    第一你可以說你觀點的支持理由,不然就是你自己主觀判斷
    第二我不知道你要我比台灣跟新加坡預算分配的那一部分?教育我更熟,你要我比什麼? 有機會我本來就會慢慢比教育制度。
    我有一篇"新加坡大學生的平均起薪: 64K vs 22K?"算是有一點觀係

    "一個人可以賺多少錢是現在的數據,但背後的故事是什麼,更值得我們研究。 "
    我不確定你暗示什麼? 這是我心裡想的要解釋關於新加坡經濟發展的背後原因,但是也許我們心裏想的事情是不同。

    黃克威 於 2014/04/25 22:13 回覆

  • IsaacBlogger
  • 我直接問你,你覺得服貿協議在質上有對等?
    光是印刷跟書籍零售通路,
    你覺得兩邊人民享有的言論跟出版自由有對等嗎?
    誠品去年為了大陸市場,在台不願上架中國自由派法學家袁紅冰的新作
    你覺得這有對等?
    你確定台灣的言論出版自由不會受到中資印刷廠跟書籍通路商的影響?
    我不能理解你特地開一個blog攻擊鄭秀玲老師的的動機,
    你可以直接跟鄭老師辯論,相信兩位學者的對談應該很有看頭。

    第二點,你把鄭秀玲教授的跟史迪葛里茲教授的論述重打一次幹嘛?
    你同不同意他們的觀點很重要嗎?
    Who cares?

    至於第三點,史迪葛里茲教授既然也抨擊美國簽署貿易協定過程的黑箱
    那鄭秀玲教授拿來引用有何不對?

    林向愷教授跟鄭教授是同立場,難道你也要特地寫一篇來抨擊林教授的學經歷?
  • 你不能因為要簽服貿就要逼中國跟你有一樣的言論自由。台灣的言論自由過了頭,為什麼別國一定要跟你一樣? 換言之開放言論自由對中國而言是他們不想要的。現在談生意,台灣應該做的是類似說好啊,你不給我賣書,應該多開放點什麼給我吧? 你堅持言論自由一樣就很難談了。

    回到談台灣自己的言論自由會不會受到影響,這比較有道理有意義。樓下訪客幫我回一部分,我關於印刷業與通路業學術派的看法在"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四)"中。我曾想過專文討論,不過我在搜尋時看到一位網友寫很好所以沒寫。有空我去找出來轉貼。

    我只是無名小卒,那麼多人找她辯論她都不肯他怎肯跟我辯? 他有跟支持服冒的人辯過嗎? 我蠻期待的。 我網路上都沒看到。 印象中她被媒體說落跑兩次,是嗎?

    第二點真的顯現你的偏見。諾貝爾獎得主沒說過的話台大經濟系主任可以這樣栽贓啊? 照你這種邏輯,我可以寫一篇說20個諾貝爾獎得主支持服貿嗎?

    第三點的是因為一開始的時候很多學生反服貿就是反黑箱。你可以看清楚我的原文,我沒有說鄭秀玲不對,我說她隱瞞了後半。我只說她第一點有錯。

    林向愷不是系主任囉! 還有啊 林向愷比較狡猾,混政治的嘛! 他沒有在網路上放論文發表狀況。 不然我想過拿陳博志 林向愷 都數數。 我也有比鄭秀玲跟施俊吉啊?
    "論文評比: 鄭秀玲PK施俊吉 鄭秀玲還是輸了"

    你可能不知道學術界的生態,國際上要有什麼互動(請人演講啦人家請你啦 審期刊啦辦會意啦),你碰到不認識的很容易第一步就是去看看他的學經歷才決定要不要邀她或是要不要參加某些事情。這件事本身是沒有政治跟攻擊性的。你做的好別人看到都很羨慕跟尊敬那個學者。就像朱院士一樣。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1:27 回覆

  • 訪客
  • *** 看了上面 Isaac Yang 的留言,實在忍不住要越俎代庖。

    我直接問你,你覺得服貿協議在質上有對等?
    光是印刷跟書籍零售通路,
    你覺得兩邊人民享有的言論跟出版自由有對等嗎?
    誠品去年為了大陸市場,在台不願上架中國自由派法學家袁紅冰的新作
    你覺得這有對等?
    你確定台灣的言論出版自由不會受到中資印刷廠跟書籍通路商的影響?

    *** 台灣的言論自由這麼不堪一擊?因為要大陸的通路,所以臺灣的言論自由就會消失?誠品不上架,我們就沒有言論自由?誠品不賣,就沒有其它地方買?如果台灣的言論自由這麼沒有市場,我們倒是要反省,我們的言論自由到底帶給我們什麼。


    我不能理解你特地開一個blog攻擊鄭秀玲老師的的動機,
    你可以直接跟鄭老師辯論,相信兩位學者的對談應該很有看頭。

    *** 應該是鄭不會願意站出來辯吧!服貿議題一開始發酵,台灣經濟學會就辦研討會,邀雙方人馬參加,但鄭就是不參加,她只關起門自己找同立場的人辦服貿研討會!

    第二點,你把鄭秀玲教授的跟史迪葛里茲教授的論述重打一次幹嘛?
    你同不同意他們的觀點很重要嗎?
    Who cares?

    *** I care! Everyone should care! 因為她的論述是有問題的;利用諾貝爾獎的名氣,卻將內容扭曲、張冠李戴!還讓人以為她講的都是有諾貝爾獎得主的學理背書!

    至於第三點,史迪葛里茲教授既然也抨擊美國簽署貿易協定過程的黑箱
    那鄭秀玲教授拿來引用有何不對?

    *** 這裡的重點在於請她了解,即使是民主模範的美國,要做到完全沒黑箱也是非常困難,因此請不要把「不要黑箱」當作神主牌、當作好像沒做到就罪該萬死!請考慮現實面!學生攻佔國會,多少被她這種黑箱論所煽動。

    林向愷教授跟鄭教授是同立場,難道你也要特地寫一篇來抨擊林教授的學經歷?

    *** 立場有什麼關係?重點不在立場,而在你如何為你的立場辯護!你如果是個台大教授,甚至是系主任,但做出的懶人包卻缺乏嚴謹的專業態度,充滿誤導的言論,濫用社會對「台大系主任」的信任,將「台大系主任」的名器用於服務特定政治意識型態,這就是千不該萬不該了。
  • 非常感謝幫我回了大半我想說的話。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0:57 回覆

  • IsaacBlogger
  • * 台灣的言論自由這麼不堪一擊?因為要大陸的通路,所以臺灣的言論自由就會消失?
    請看旺中案,如果你聽不懂,我也懶得多講

    對了,黃克威你說年代不能看,難道我們要看東森跟中天? 還是中央社?

    *服貿議題一開始發酵,台灣經濟學會就辦研討會,邀雙方人馬參加,但鄭就是不參加,她只關起門自己找同立場的人辦服貿研討會!

    證據提出來,或是您大可以直接找藍媒開記者會對於鄭教授提出訴求
    我相信記者們會讓鄭教授沒有逃避的機會

    第三點
    政府被炮的好像不只是黑箱吼?
    事前不能問,
    事後不能改,
    產業評估報告除了中經院那份外拿不出來
    (那份也就是拿個model出來,設計好數字出來說跟你利大於弊)
    多少教授,業者對於特定產業(文化/醫療/資安....etc)所受到的威脅感到憂心
    政府只用一句會嚴格把關或是中資持股不能超過50%
    (這對讀過財金的人都知道是笑話,要對公司有實質影響力根本不需要控股到51%)
    阿 嚴格把關這個例子 經濟部前幾天才堅持說順豐是港資而非中資
    你真的相信政府能做到嚴格把關?
    阿,反正你是信了。

    而且我看了兩遍還是完全看不出,你說的鄭秀玲教授扭曲在哪
    (我個人覺得這論述法超牽強)
    怎不親筆寫一封信給史迪格里茲教授告訴他
    有學者錯誤引用他的文章並且以政治之名汙染學術,請他站出來
    卻只敢在這裡攻擊鄭秀玲教授

    我不太想再浪費時間跟一個學經歷好一點的唐湘龍辯論
    有種直接開記者會站出來把你的論述當面跟鄭秀玲教授對談,
    而不是只是躲在網路或是E-mail後去攻擊
    有良心的知識份子。


  • 你是鄭秀玲的學生嗎? 鄭秀玲上課教學生辯論要直接栽贓對手沒說的話嗎?
    我沒說過
    "黃克威你說年代不能看"
    也沒說過
    "你真的相信政府能做到嚴格把關?阿,反正你是信了。"
    你去找出來啊!

    我看過新聞她不肯辯論有兩次,一次在這裡
    "出爾反爾 鄭秀玲不辯服貿" 工商時報
    http://ctee.com.tw/LiveNews/Content.aspx?nid=20140324004536-260401&ch=ex
    請注意她連上三立 三立 三立 辯論都不肯喔!

    至於諾貝爾獎得主的話
    如果你是經濟系的學生你應該要好好反省了
    那第一條不叫扭曲啊?
    史迪格里茲沒說過鄭四條,而且他反對你們到今天都還在說的服貿條文要對等。

    沒寫信給史迪格里茲是家醜不要外揚。你真覺得史迪格里茲會同意鄭四條嗎? 有人寫給史迪格里茲難看的一定是鄭秀玲不是我啊! 你清醒一點吧!

    你要跟我辯換像樣一點的論述吧?

    我在網路上不太算躲吧?
    我有名有姓有學經歷跟工作,比起大多網民已經光明正大多了。這邊留言給我的不管支持還是反對我,我都不知道是誰。PTT或是痞客幫上不具本名的文章占大多數,比起來我已經不算躲了吧?

    黃克威 於 2014/04/26 13:35 回覆

  • 訪客
  • Isaac Yang, 你不相信台灣經濟學會找過她談服貿、她不出來?看來你這麼擁護她,是她的學生?若是,妳直接問她有沒有這件事吧。我當然知道有,才這麼說的。唉呀,看來你真的是局外人。

    旺中案,很好的例子啊。你看,該案成立了嗎?如果今天有服貿,難道就會讓該案成立?不會!服貿並沒有條文,讓旺中案因此可以更容易成立。這說明了,台灣自己有能力抵抗我們不喜歡的聲音。那麼我們到底怕服貿再怕什麼?

    再退一步看,即使旺中案成立,我們真的就沒有不一樣的聲音了嗎?旺中的聲音就變成主流了嗎?以國民黨的資產以及以前對媒體的控制,都尚不足以掌控媒體言論,更何況是我們大家緊盯著的親中媒體?我們到底在怕什麼?對我們自己這麼沒信心?
  • 我也同意本來想回類似的意見 現在留言多只能簡短回覆 有機會多交流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5:10 回覆

  • 凡人
  • 你也是經濟學者,建議你可以對Joseph Stiglitz的觀點或自己的觀點整理一份資料。
    讓大家清楚你的論述,不然對於我這種不是很專業的,我看你文章的標題會認為是"鄭秀玲如何誤導民眾(一): 扭曲Joseph Stiglitz 的三條建議 "但鄭秀玲講的還是沒錯只是引證錯誤。

    例如:你認為鄭秀玲第一點是大錯,你的解讀是”質”要對等,你就應該比照她,將她的15頁,用你認為的"質"的對等論述一下,為什麼這些文字的不同會是質的相同。
    (1)跨境交付
    台灣對中國開放承諾:沒有限制
    中國對台灣開放承諾:批發服務不作承諾;零售服務除郵購外,不作承諾。
    (3)商業據點呈現:
    台灣對中國開放承諾:以獨資、合資、合夥及設立分公司等形式
    中國對台灣開放承諾:大陸來台可以獨資,臺灣到大陸服務提供者的出資比例不得超過65%。

    社會就是這樣,政治人物也許是錯但錯的很真,專家也許是對但對的很假。我想這就是,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的原因。
  • 我有想過,但是我不像彭明輝退休了可以整天寫,也不想像鄭秀玲一樣完全用主觀推斷。

    很簡單的說法是中國的市場很大。台灣的市場很小。想像他如果開放一個台灣有優勢的市場/產業 台灣就可以賺12億人口的錢, 台灣只有2350萬人口。對應的我們可以在至少3-5個產業讓利還有賺吧?
    另一例是比方說你也看到我另一篇新文章中有提到金融業可以賺多少錢了? 中國在金融業的開放上跟我們也是一樣條文不對等。但是賺的是台灣,還賺很多。因為台灣金融市場小又過度競爭進來開銀行不好賺。

    他們的經濟學上的理念跟我可能比較一致,就是傾向保護主義+國家管制下的自由市場主義。電子商務上他們成功了,所以他們可以很成功的培植自己的電子商務業而沒有成為美國電子商務公司的"殖民地",中國不太願意開放電子商務相關產業不是針對台灣是他們一貫的經濟政策。台灣可以去討這部分的讓利,多討一項多賺一項大錢當然多多益善。但是你不能說條文沒對等就好像中國在佔台灣便宜。

    你說的那些比例我印象中每個產業都不同吧? 我當然同意條文上是不對等,但是重點不在條文的對等。 有機會我多寫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5:20 回覆

  • 流
  • 試著回答凡人
    首先鄭秀玲沒提到的是,台灣和大陸都是WTO會員, 很多項目是本來在一定時限內都要開放的,也就是說很多服貿的項目是在WTO的規章裡面,應該要開放的項目,在這個問題上,台灣是屬於不守法的一方。
    第二Joseph Stiglitz的論述是說,所有的"質"考慮後要對等 如果我這個項目有利多 那在另外一個項目損失一些是可以接受的 只看單一、二項目就說台灣損失 質不對等 這論點不是Joseph Stiglitz的原意 也不是FTA的本質
    很多朋友是反服貿的,他們連鄭秀玲的ptt都不看了,因為立場太偏,立論基礎不是那麼的強。不是掛著台大經濟系主任的title,就代表說論點是經過認證的。
  • 訪客
  • to 凡人:我的看法是,如果她連文獻都能夠曲解、錯誤引用,那麼我對她的學術誠實性及分析能力就要存疑,對她的分析內容,就要保持高度懷疑的態度。

    你提到 Stiglize 的對等:我對他的文章的解讀,是認為他是從道德(而非實務運作)的角度,告訴美國,不要在訂約時欺負其它國家。他舉的例子是:你若要對方國家放棄對XX的補貼,那麼我們美國也要自己放棄對類似性質的XX的補貼,否則我們美國就是佔了其它國家的便宜。注意,這是一種抽象的論述,他要講的是,要禮尚往來,不要不公平地佔人便宜。Stiglize 是個對全球化很有意見的經濟學者,對第三世界國家有很多的同情,甚至因為對國際貿易有不同於 World Bank 的意見,而被World Bank 炒魷魚(一說他自己離職)。所以,他做這種道德呼籲,一點不意外。

    但 Stligliz 的論述,可以只依循字面的意思,將它簡化,變成兩邊的條文都要有相同的映照才是合理的條約嗎?這樣想未免太天真了,我不認為是Stigliz 的本意。貿易協定本來就是一種以物易物,我把我認為不重要的給你,向你交換對我來講重要的東西。我給你A(我們一同開放A市場),但我要你的B(我其實真的想要的是B市場),這才是貿易談判的常態,也因此在談判時,我對於A市場和B市場的著力將不相同。也許我願意在A吃虧一點(因為對我整體影響不大),但我在B就要加強要回。這就是大家說的,有失才有得,不可能好處盡拿。

    好吧,如果你還是要高舉鄭的「對等」說法,那麼以下是政府的官方回應,參考看看。同樣的,盡信不如不信,保持自己的判斷。

    以下摘自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6372

    *************************************

    鄭教授投書內容係主張服貿協議開放「不對等」,故要求重新談判。惟觀察其細節,無非係從我方開放內容逐一點名陸方是否相對開放,若發現有未開放的就認為「不對等」,再者係以中國大陸與其他國家之FTA有重複納入WTO承諾為例,質疑我方在服貿協議中吃虧。

      首先,本部已在10月25日的新聞稿中,說明鄭教授之說法確有部分未基於事實。其次,鄭教授沒說(或者也沒核對過)的一件事是,陸方有多少對我方已開放的內容,我方並未「對等」開放?在服貿協議中,若單以行業論,至少就包括會計審計和簿記、建築設計和集中工程服務、房地產服務及商標代理服務,若以其相對內容論,諸如陸方開放我經營演出場所可持多數股權,而我方僅限制陸資持有少數股權,陸方開放我設立獨資醫院,我方僅開放合資捐助的財團法人醫院且董事席次不得超過1/3,這些又該如何計算?事實上,貿易談判本就有取有給,一味要求大陸對我讓利的思想並不實際,且鄭教授所舉「附帶於礦業之服務」及「郵寄名單編輯」,均係我方已在WTO承諾開放之項目(其中附帶於礦業之服務係現行已開放項目),我方在考量雙方承諾數目不差距太大的情況下納入,確係於雙方均無損之作法。

      鄭教授以中國大陸與他國簽署FTA有納入陸方WTO承諾為例,認為我方簽署的服貿協議不對等,惟鄭教授倘仔細比對,即可發現服貿協議中陸方承諾開放的內容,大多數在這些FTA找不到。事實上,陸方在FTA中重複納入其WTO承諾,說穿了就是一種「美化帳面」的手法,鄭教授未探究事實,一味以自身觀點指責政府,誤導大眾,殊為可惜。」

    *************************************
  • 謝謝分享 有時間我多回應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5:21 回覆

  • SL
  • 真是要謝謝教授開這篇好文, 敝人英文差除非不得不讀, 不然還不認識Joseph Stiglitz是誰到底說什麼,
    他的原文我的解讀是:
    1. 地理上(供給): 利益對等, 每個國家因地理不同而優勢不同, 需要同等交換
    2. 人文上(需求): 國界對等, 每個國家因發展差異造成人民需求不同, 不能犧牲人民利益(這是非常崇高的人權和人道思想)
    3. 國家利益黑箱: 美國政府黑手可以用任何國家安全或利益為由, 迴避民意機關的監督
    請教授指導, 謝謝!
  • 我本來蠻想好好寫一篇討論Stiglitz跟克魯曼為什麼反FTA,但是內容就更接近真經濟學。

    其實貿易的本質就如上面一位網友說的,開放交流後,兩國可以專注生產自己擅長的產業賣到對方的市場。如此一來雙方互惠。 Stiglitz第一條不深奧。根據我上述的說法兩國當然不可以說日本美國完全取消稻米的補貼就叫作對等公平。因為美國又不產稻米美國產小麥黃豆玉米等等。 我猜他提這一點可能有美國利用FTA騙某些比台灣更落後的國家簽類似條款。 比方先前熱門的美牛,美國出口牛肉,他逼買牛肉的國家簽牛肉上的對等條文,被逼的那一國卻沒有對應的去要求美國開放某個市場吧?

    2.3.他的意思很接近你的意思。那3就跟美國政治實務有關。就是說逐條審查會怎樣? 國會議員也可能被大公司遊說後幫公司說話不幫人民想。更糟的是不同的國會議員被不同公司遊說後立場對立就跟台灣一樣吵不完永遠不要簽了。所以美國才有黑箱條款。但是有黑箱條款還是有黑箱的問題。最好的解決方案為何? 我目前也沒有好答案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5:30 回覆

  • SL
  • #20
    既然鄭主任可以拿自己工作和學歷, 還有其他學者的言論, 作為自己自由言論的背書, 版主做了類似的事但卻沒有廣泛曝光上電視, 有何不妥?
    既然擔心自己的言論自由有被侵害的危險, 你的言論有保護他人言論自由的精神嗎?
    民主是互相尊重的高等人權, 版主和唐湘龍有何關聯? 自己激動半天又說別人"害自己"浪費時間, 仍有很多專業網友和你談專業是真的很尊重你,
    既然版主舉證鄭主任引用有誤, 請舉證說明鄭主任沒有引用錯誤, 所以國外學者該怎麼連絡應該由你處理, 這也是鄭主任先把人端出來, 和你支持鄭主任的提議, 如果自己都不做, 別人不是你免費的佣人,
    你開出很多命令, 包括讓學者Joseph Stiglitz站出來, 讓你不要浪費時間嗎? 這是版主和學者的責任?
    和你意見不同就變成"攻擊", 這就是你的言論自由, 只有你有, 反對你觀點的人就算攻擊就不該有,
    請拿出足以服人的經濟專業或法律專業, 這裡有水準的網友多的是不包括在下, 會洗耳恭聽給妳鼓鼓掌,
    不是別人有問題就是證明自己沒問題, 這是你邏輯的大問題, 每個有問題的人或事都不能證明你對, 所以你講這麼多現象和你的專業毫無相關, 不能證明你和你支持的鄭主任能脫離版主專業的評斷,
  • 謝謝分享意見!

    黃克威 於 2014/04/27 15:31 回覆

  • 凡人
  • 感謝版主、流與26訪客的回覆,
    基本上我的看法是
    版主證明了鄭秀玲錯,不代表服貿對
    澄清了Joseph Stiglitz的觀點,也不代表服貿對

    應該是要
    1.澄清Joseph Stiglitz的觀點
    2.證明鄭秀玲錯
    3.證明服貿對

    我很欣賞流說的「台灣和大陸都是WTO會員, 很多項目是本來在一定時限內都要開放的,也就是說很多服貿的項目是在WTO的規章裡面,應該要開放的項目」

    所以希望政府或有人能整理一份報告,說明那些本來就是WTO要開放的項目。然後不在WTO開放項目的條文就要用「事情的決定,必定是當下最佳的選擇」的原則,來逐條的說明,為什麼這些條文是當下最佳選擇,為什麼要做這樣的選擇,這中間的權衡是什麼。這樣就可以慢慢解除大家的疑慮。將所有的討論回歸到以服貿條文為主體來討論,而不必架構在一些學者的文章中討論。

    例如很多條文上都是選擇福建為開放區域,而不是台商聚集的上海蘇州。這些政府都應該要說明,為什麼這是簽訂條約時最佳的選擇。
  • 基本上我同意您的意見。有機會我會整理服貿的好處與我的建議。法律部分就非我所長就暫不評論。

    至於最後部分,我個人猜測那是中國大陸的要求與策略。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中國有福建平潭經濟特區。福建在中國算是落後的省分。所以他們已經開始投資大舉開發福建,當然除了經濟發展外因為福建離台灣近,把福建建設起來作為交流的大口岸所以也符合他們長期統一的目標。對中國而言,只開放福建是一石多鳥,可以藉台灣資金人才之力幫忙開發福建。

    對台灣"經濟上"也未必是不好的因為把一個本來的三線城市省分發展起來你可以想像有多大的商機。假設有一個中台雙方勢均力敵的市場,因為中國超大,所以只開放一個省份換台灣的市場台灣也未必賠(福建就有3700萬人)。當然如果馬政府可以爭取到不只可以在福建做某些生意,對台灣會更好跟多多益善。被限在福建當然比沒限制對台灣來的差。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1:14 回覆

  • strangelady
  • #29
    敝人有些觀點尚請您和版主賜教:
    1. JS學者針對美國以自由貿易談判為由, 形成"表面公平正義"的國際霸凌現象, 來發表自由貿易所應真正傳達, 人類互助共榮精神的看法
    2. 由於JS學者之言論有深刻之人權與人道思想, 此為"科學最終的美好藝術境界",故為鄭主任所引用
    3. 服貿沒有對錯, 只有好不好的問題, 因為"跨國"之間, 所有法律或科學問題都會變成"政治上的感覺"問題,
    敝人對服貿的看法是"不會好",但"不簽會更糟", 這次事件結果應該是"簽不成":
    1. 臺灣的經濟規模過小, 國家又弱, 在國際上"不可能"簽到完全好條件的條約
    2. 臺灣對條約細節若有和他國不同意見, 通常只有"簽和不簽"的選擇
    3. 台灣和大經濟體不簽的下場, 就是"國際霸凌"
    目前美國中國正聯手霸凌日本(日本在中國眼裡永遠是政治感覺最差的國家,所以沒太多互惠利益可談), 美國和歐盟正聯手霸凌俄羅斯, 猜猜中國會如何和其他國聯手?
    敝人閱讀服貿條文後的看法:
    1. 中國奇怪的限制通常和其"在地法令"有關, 比如"思想和資訊管制"等
    2. 照JS學者的言論, 鄭教授的對等根本是台灣獲利, 中國每個省除了海南島外都比台灣大, 照"市場面積"來說台灣早就撈到, 中國也沒有利用"表面公平正義"限制台灣到新疆去,
    3. 服貿對於台灣投資中國沒有意義, 這在20年前中國早就開始讓利給台灣企業, 中國目前經濟成長狀況比20年前好太多, 物價租金人事等"成本暴漲", 現在去設公司的台灣企業為時已晚, 再等服貿過更"不會"是商人思維,
    4. 服貿其實是中國讓利給"台灣上班族", 除了讓辛苦經營的小資企業可以"出售解套"(中國人主要買"台灣註冊登記"的品牌, 最終還是著眼在"自己本家"的大市場), 中國老闆在臺灣也不敢不遵守勞基法, 中國企業在先進國家購併"守法"效果良好, 反觀明碁在臺灣陽奉陰違的法律惡習還敢帶到德國被告很慘
    5. 服貿確實是統戰大術, 臺灣自己走到騎虎難下的地步, 中國法令一改, 旅遊業遊覽車和聚集101大樓一樓廣場的陸客群幾乎銷聲匿跡, 臺灣市場在中國眼裡小到不關痛癢, 唯有政治和戰略因素才會百般配合"美國"
    鄭主任還是不能把理性的經濟科學和感性的政治社會學混為一談, 這很不專業!
    敝人看完服貿條文一直等行業相關人士發表意見, 很難等的重要原因, 可能中國法律算是一種know-how, 國家法律外又有各省法律, 了解法律是商業活動的基本條件, 沒有商人願意好心把花大錢繳的學費, 免費在網路開課分享,
    這些中國政治上控制商業活動的法律, 才是外人不解服貿之謎
  • 您說的就很好有很精闢的見解。有些部分我也有些想法我會再好好回應。不過我讀完您的意見後,真的是大部分都蠻同意的。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1:18 回覆

  • SL
  • (補充#30)
    大概在5年前, 敝人涉獵過中國企業來台設點的參訪活動, 決定不來臺灣的原因:
    1. 買台灣品牌不如買歐洲品牌, 表面上中國消費者特別迷信歐洲品牌, 實際上中國企業高層希望洗錢移民到國外, 所以不可能在國外雇用太多大陸員工起自己的底
    2. 台灣學校不夠好, 北京上海有各國高檔國際學校, 光上海數量就是台灣的至少2倍, 讀臺灣學校回中國則有銜接問題
    3. 臺北房子貴又爛, 居住空間狹小又沒香港國際化和便利
    很多台灣人很有自信, 自以為比中國人高人一等, 談到22K水平卻又悲憤, 台灣人已經發展出自己特有的經濟文化, 這在經濟史上應該可以寫出一個有台灣特色的數學模型
  • 是啊~各位都蠻了解中國的。所以其實改善台灣的一個藥方是想辦法增進人民,大學生甚至更年輕一代的國際觀。像我的新加坡同事都蠻愛看台灣新聞的,因為很有綜藝性跟娛樂性。但是他們也常說看多了台灣新聞就會開始跟國際新聞脫節所以還是要跟新加坡的新聞輪著看.有些反中的情緒是跟不了解中國的發展狀況很有關係的。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1:22 回覆

  • Lazywind
  • 29樓的凡人兄所出的一些問題,我想我可以做些補充:

    1. 關於服貿協議與WTO開放項目的關係,可參考交大科技法律研究所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6194103067045/746966715323111/

    那有一個「GATS_服貿承諾表之比較_交大科法非懶人包_.xlsx 版本紀錄」下載。

    從該表可以看到,台灣其實承諾不少一般所稱的WTO minus(低於WTO待遇標準)的項目予大陸。換句話說,台灣並沒有遵守WTO的規定,如果要根據WTO標準,台灣開放的程度要更大(這也是何以有些大陸人對反服貿運動竊喜的原因),但台灣方面在與大陸談判時加上了不少限制。

    2. 至於有一部分大陸承諾開放地區限於福建方面,我的瞭解是當初兩方會談時,我方要求開放更多的地區,但是大陸方面也在與很多國家談FTA,不希望開放太多,引起其他國家要求比較辦理。不過,兩方也同意在服貿協議實施後,可以在後續協議再繼續談。

  • 謝謝Lazywind兄再次幫忙分享資訊與解答。

    黃克威 於 2014/04/29 01:22 回覆

  • SL
  • #30
    這留言是來打我自己的臉, 因為寫完就發現不夠嚴謹有誤,
    中國人在義大利雇用非常多的非法中國外勞, 原因:
    1. 義大利是外銷服飾大國, 非常多複雜的衣料綴珠等手工成本高昂, 在15年前就有不肖義大利商人雇用中國非法勞工在工廠工作(中國人手工比其他非法外勞細)
    2. 後來中國崛起, 中國人直接殺到義大利買下工廠, 也接收原來就有的中國非法外勞, 做出正港義大利製造, 但義大利人不會買的款, 完全回銷中國,
    3. 中國在義大利的工廠產生群聚效應, 因提供薪資很低, 請不到義大利工人, 幾乎完全是只會說中文的非法外勞, 外勞們因語言不通不敢亂跑, 很安分只想賺錢寄回老家, 因為工廠賺很多錢繳很多稅, 提供義大利政府很多財源來做失業給付等社會救濟, 所以形成義大利人靠中國人繳稅, 養義大利政府的奇妙現象
    反觀在20年前有台灣商人在義大利購買衣服洗標, 送到香港加工縫到大陸貨上, 被義大利政府發現提告, 有台商看到義大利政府公告此台灣商人, 入境義大利要被拘捕法辦,
    這就是中國商人利害的地方, "互利共榮"的生意法則不敗
  • 謝謝分享這些資訊,看起來這跟妳先前的三點好像不矛盾。像我還沒去過義大利,對他們了解有限。看起來這些都很合理,只要有利可圖,商人會想出聰明的方法作貿易(套利)賺錢。

    黃克威 於 2014/04/30 20:30 回覆

  • SL
  • 教授好!
    由於敝人在#30留言覺得中國商人在海外比台灣商人守法, 故舉一個中國商人不守法的特殊例子,
    在下超宅, 多數資訊來自聊天或看書, 如果您需要行業資訊, 可以透過本地或當地"政府的商業部門"或"產業公會",這些資訊才會可靠
  • 這幾天比較忙所以回覆緩慢。謝謝提供資訊。您的意思是可以透過google該國的政府或產業公會取得資訊嗎? 下一次我寫文章會試試這樣找資訊。我的學術研究上也可能會有用。

    黃克威 於 2014/05/04 22:00 回覆

  • 訪客
  • 我沒看到本文以前,也自已找到原文得到相同的看法,鄭教授這种誤導实在想不通,這原文的title就很容知道這文的本意,是鄭教授太不相信大家会看原文,还是連這一点基本學術要求都不能守住,更可憐的是那些被誤導的學子们,原作的本意是批判有三個他理想道德原則,但大家都不会去遵守在国際貿易談判上,所以這是三個都在实际上不能存在的原則,在国际談判的利益現实中,所以服貿談判是符合一個国际現实常態的談判。另外还有一個同級的誤導是黃國昌所提倡的師法美国的TPA來加大立法的審查权在貿易談判上,但事实上,美國对外貿易談判有二个制度,TPA或是所謂fast track在美国都被批評是行政USTR利用來減低国会審查权的一個制度,国会不該去同意去使用,但黃國昌不知道是不懂,还是故意不談,反而大力說明這是美国国会使用審查权的制度,
  • 悄悄話
  • 感謝闢謠
  • 就我認知的黑箱是指,兩岸協議目前臺灣立法院無法源依據可以作最終表決,跟其他國家的FTA不一樣。美國國會是有這種權限的,他們的議員可以最終表決、有否決並退回重簽的權限。這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您在指責別人誤導群眾的時候,自己的文章又有合理化黑箱的誤導文字,這………
    美國議員無法得知簽訂的談判過程,人家就已經很不爽了,臺灣立法院對於服貿完全沒有表決的法源依據,請問這是何解?
  • 戰神是騙人的
  • 一堆人在說服貿沒有法源依據,其實都被戰神呼嚨了,服貿依據的是兩岸關係條例,問題就出在依據的法源不是戰神認定的「應有」的國與國締約條例。可惜的是兩岸關係條例的套在服貿上,有關係過於重大之閒,所以被認為要經國會表決,但真要講法源「兩岸」憲法架構下,「國內事務」要經國會表決才真的沒有法源,所以當初民進黨當權時,才有底氣出台兩岸關係條例草案時,相關條文連進國會備查都不一定需要。所有的死結就卡在兩岸是否為國與國之關係上。那是一個國民黨死命蓋棺認定中華民國在台灣,綠營拼命掀的台獨牌的數十年扯皮大戲。
  • SayNoToIdiotBall
  • 看到Isaac Yang的頭像是[割闌尾計畫]標誌
    我就明白了逢服貿必反者的真面目:
    政治顏色對了,一切都對了!一切攏係為綠色,黑白毋過係雲煙!
    -----------------
    2014.07.07 蔡百銓教授在美麗島電子報留言諷刺新潮流系(http://www.my-formosa.com/article.aspx?cid=5&id=62723):
    新潮流會是統派?匪夷所思!
    當許信良提出「大膽西進」時,綠營人人反對;但是當新潮流提出「強本西進」時,綠營無人反對,因為新潮流擁有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2000年台灣外貿倚賴中國市場程度只有24%,陳水扁採用新潮流「強本西進」政策,2008年民進黨下台時高達40%(2014年馬政府反而降低1%)。
    誰是賣台集團?「口唸台獨經、手摸中國奶」、毫無原則的流氓集團才最可能出賣台灣。他們講的是台獨理論,做的是毀本西進。台灣西進毀本,新潮流西進大賺其錢。
    以前新潮流為什麼鬥爭美麗島系?表面理由是:美麗島系走議會路線、參加選舉,也有人到中國作生意。今天新潮流最熱衷選舉,甚至不惜拉下其他派系同志而讓國民黨當選。而新潮流自己到中國作生意也就算了,扁政府期間居然推動台灣毀本西進,搞得台灣經濟崩盤並讓中國綁架台灣經濟!
  • 許秀連
  • 鄭教授打著台大經濟學教授的旗子,對服貿協議做偏頗的分析,只能代表她個人的看法.但很多人把他的話當真理,我深深不以為然.
    原來鄭教授也在研究法輪功,那立場就太鮮明了.先有立場再論是非,這樣還有是非嗎?典型的教授誤國.偏偏有人就信,信的人好像也是那些先有立場的人,還有就是笨笨好騙的學生,當然有人是有政治意圖的.
  • 許秀連
  • 今周刊調查:全台13位經濟學系主任有12個贊成服貿, 只有鄭秀玲反對.
    而網路上的反服貿懶人包都出自鄭秀玲, 她是台獨團體"台灣教授協會"的一員, 是深綠的教授.請民眾不要被鄭秀玲的言論欺騙.

    ----------------

    「抬轎會」丟人現眼!
    2012.04.10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http://taiwangok.blogspot.tw/2012/04/10-shameontaup.html

    台教會昨天舉辦「一國兩區:出賣台灣主權」座談會。從受邀的談話人、座談會的題目及提出的看法,都可看出:台教會已經沒有學術規格,不會講理,只會扶民進爛黨的LP而已,真丟人現眼啊!
    台教會找來座談的人是陳唐山、吳釗燮、張旭成、蔡明憲等民進黨政客,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學者。咦?台教會裡面沒有這方面的人才可以邀請了嗎?張炎憲會長,你怎麼專找這些不學無術的民進黨的投機政客呢?沒當官或沒當過官的台教會成員就沒資格參加座談嗎?你眼中怎麼只有公關、只有權勢,沒有學術呢?又找這些只問藍綠、不顧是非的民進黨投機政客來座談,能談出個屁啊!
    事實上,台教會早就爛了。台教會從林逢慶當會長之後,主體性就慢慢消失,變成民進黨的跟屁蟲,一天到晚跟著民進黨政客團團轉;很多人掛著「教授」的頭銜,當民進黨打手,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比純政客還要投機,沒有一點學術良心;林忠正之流的台教會成員跑去當官以後,就忘了台教會(如退回募款餐券),甚至變成貪官而坐牢。在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下,林山田教授當會長時代那種主導議題逼民進黨跟進的戰鬥力早就不見了。這個會現在只是攀權附勢的「抬轎會」而已,根本沒資格稱為「台教會」。
    陳唐山等這些政客在陳水扁時代當官時,不敢推動統獨公投,也不敢宣佈獨立,也是在奉行一中憲法、一國兩區的政策。台教會很多成員去當官,分到一杯羹,對陳水扁的糟蹋台獨運動的倒行逆施,連一個屁也沒放,只會搖旗高喊「凍蒜」而已。和現在的台南市長賴清德一樣,陳唐山之流也從來不用公家資源去褒揚、去祭拜台獨先烈鄭南榕,讓他還處在涉嫌叛亂、畏罪自殺的污名中。陳唐山當總管府秘書長時,還陪總管陳水扁去忠烈祠祭拜中國的革命先烈,包括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口說台灣主權獨立,身拜「別國」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難道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如果活著,會贊成台灣獨立嗎?你們拜個頭啊!你們這些不要臉的民進黨的政客怎麼有臉罵國民黨啊!
    座談會的題目叫做「一國兩區:出賣台灣主權」。但一國兩區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的規定,而現行「中華民國憲法」是台灣人民選出代表——包括民進黨籍的代表——共同開會所修定;如果「一國兩區出賣台灣主權」,那等於說「台灣人民自己同意出賣台灣主權」;我一向強調台灣人民自決歸屬中國,不就是這個意思嗎?台灣人民自己同意「出賣」台灣主權,且早就「出賣」了,現在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台教會鬼叫什麼馬英九「出賣台灣,矮化主權」呢?
    張旭成、蔡明憲說,馬英九的一國兩區已經涉及叛國犯罪的行為(內亂、外患罪),必須要嚴懲云云。馬英九叛國?叛哪一國啊!背叛「中華民國」嗎?好,請你們去向「中華民國」檢察官舉發馬英九叛國;如果能成立,我請陳水扁在「海角7億」等「建國基金」中撥一些錢犒賞你們。叛國?誰叛國啊!請搞清楚:在「中華民國」檢察官的眼中,想改變一國兩區的現狀、讓台灣法理上從中國脫離出去的台獨人士才是叛國啊!你們自己叛國,怎麼敢去指控別人叛國啊!要被檢察官「嚴懲」的人可能就是你們啊,你們照照鏡子吧!台教會這些人號稱學者,連法政的基本常識都沒有,跟著只會爭權奪利的民進黨政客亂罵,真是爛透了。
    張旭成等人如果堅信馬英九叛國,如果檢察官包庇不辦,就應該起來革命,因為:馬英九是「台灣這個國家」的「總統」,「總統」有公權力,居然叛國,這是何等嚴重的事;不革命來推翻他,怎麼行?難道要眼睜睜看他賣台叛國成功嗎?但參與這個座談會的人,沒有人說要革命;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學客想到的辦法是很斯文、很理性、很溫和的,那就是:把台灣的前途交由兩千三百萬的民眾共同決定,方法是公投云云。這讓我想到1991年民進黨台獨黨綱的「公投尾巴」,它是那個也很斯文、很理性、很溫和的陳水扁提議加上的。很斯文、很理性、很溫和的、堅信「慈悲沒有敵人」的陳水扁現在哀嘆「敵人沒有慈悲」,蹲在牢裡。張旭成等人想用公投來遏止馬總管「叛亂」,就像陳水扁想用公投來「叛亂」(建國)一樣,都是愚癡無明之舉,難成大事也。
    所謂「台灣的前途必須交由兩千三百萬的民眾共同決定」,這是「民主廢話」,了無新意,且推卸責任於民眾,沒有擔當。民進黨頭人如陳水扁、蔡英文之流最愛說這種的不負責任的民主廢話。民眾常被這種冠冕堂皇的空洞話欺騙。台灣前途要怎麼走?外行無知,六神無主的民眾希望你們這個座談的專家學者提供建言、給予答案。怎麼你們座談半天,不提供答案,反而把問題推回兩千三百萬的民眾、要他們去共同決定呢?
    再者,如前所述,台灣民眾不是早就共同作出「出賣台灣」、一中憲法、一國兩區的決定了嗎?還要再作什麼決定?這次選舉,台灣民眾讓你們所謂「賣台」的馬英九連任,這不也是一種決定嗎?還要再作什麼決定?可見:國民黨說一國兩區是順應民意的,不然馬英九怎麼會連任,不然民進黨怎麼不起來革命、弔民伐罪?
    公投?好久沒聽到你們民進黨政客提到這個詞了。要公投什麼?修改一國兩區的一中憲法嗎?你們想改變民意嗎?好啊!試試看啊!這次總管選舉,只要相對多數就贏,你們都選輸人家;需要絕對多數的修憲公投,你們還想贏啊!別夢想了。我告訴你們:台灣民眾只想賺錢、不要名分,安於一國兩區的一中憲法,不願更動啦!平常不宣揚台獨理念,選舉輸掉就「起屁面」耍賴、要公投如何如何,簡直把選民當笨蛋。這種急就章式的公投,辦三千次也通不過。
    進一步言,不要說公投修憲通不過,甚至連舉辦公投都不大可能呢!不要說現在執政的國民黨沒有意願舉辦,即使現在由民進黨執政,民進黨也不願或不敢舉辦這種修改一中憲法的公投。注意!修改一中憲法的公投就是台灣獨立公投啊!陳水扁執政時信誓旦旦說絕不在任內推動統獨公投,你們忘記了嗎?他只敢在2007年辦一個四不像的「入聯公投」。但陳水扁連辦這麼一個四不像的「入聯公投」都受到對岸及美國的極大壓力呢!在對岸及美國再三警告之下,逼得陳水扁必須再信誓旦旦說,即使入聯公投通過,也只是表達民意而已,一切會回到「原點」;你們忘記了嗎?對岸及美國怎麼肯讓台灣辦台灣獨立公投啊!民進黨政客哪一個有卵抗壓硬辦啊?別騙人了!現在的民進黨頭人如蔡英文之流,視「正名」、「制憲」、「公投」、「宣佈獨立」如洪水猛獸,避之危恐不及呢!這次總管選舉時,民進黨沒有公投等台獨的聲音,連一個公投的屁都不敢放;選後你們在這個座談會奢言什麼公投,不是很不要臉嗎?
    民進黨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叫中華民國」,這是政客兩面討好的騙術。你們台教會這些人號稱學者,本於學者求真、監督政客的職責,應拆穿民進黨的騙術,將他們導回台獨的正路,告訴他們「台獨尚未成功,不要再欺騙無知的選民,好好繼續推動台獨運動」才對。但你們沒有這樣做,反而附和民進黨政客亂搞:選前罵馬英九賣台,不被選民所採;選後還在罵馬英九賣台,還說要推動難度更高的公投、並將馬英九以叛國罪嚴懲云云,簡直是胡言亂語。你們這些人真令人瞧不起啊!